一木禾 > 聊斋之炼神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消失

  “好险峻的峡谷!”看着王大牛离开,王琳抚摸了一下自己腰间挂着的法坛淡淡道。
  眼前的青江收缩成了一道宽不足十米的水道,江水收缩、地势升高,落差变大,水流很是急促。冲出峡谷口后直接奔流而去注入莲湖中,水流才变得缓慢起来。
  而峡谷两岸是陡峭异常的山崖峭壁,山崖峭壁上植物生长的也不是高大树冠,主要是单一的一种藤类植物,暗红色的藤类植物密密麻麻的挂在崖壁上,铺满了整个峡谷,这些带着刺针的藤类植物长着一些不知名的红色果实,吸引了大量的飞鸟前来啄食,所以山崖之上飞鸟不少,叽叽喳喳、一群群的在上面盘绕飞旋。
  王琳通过观察发现,一些飞鸟猝不及防之下就被潜藏在藤类植物下面的蛇类咬住,拉入了藤类植物下面。
  王琳身形展开,攀附着峭壁悬崖激射而上,在这种地方施展风云步也是一种挑战,崖壁上刺针密布,紧邻着江水的一些石壁上还很湿滑,不过也正好是王琳修炼风云步,体悟其精髓的好地方。
  聂小萱也已经带着她的妖兽小青进入了蛇盘峡水道中,勾连水道水韵,一点点的朝着前方移动,而王琳也不急,在水道上方的崖壁上修炼身法,和聂小萱同步推进。
  青江水神吃过蛇盘峡那头妖兽的亏,到蛇盘峡就退了回去,当然也没有回他的水府,而是去了莲花湖,在风景秀丽的湖水中悠闲的享福了。看着样子,他似乎近期不打算回他自己的地盘了。
  “嗤嗤嗤!”夜幕降临,王琳盘坐在崖壁一块裸露的石头上打坐,正在此时,窸窸窣窣密密麻麻的声音传了出来,很快,从崖壁缝隙中,从藤类植物的下面钻出无数的毒蛇,朝着王琳围攻而来。
  “公子,交给奴婢了!”潜藏在刺藤中的绿笛发出一道意念道。
  “你先不要动手,让我练练剑法!”王琳回复道。
  一道道剑光急速闪现,一条条毒蛇被斩杀,正是王琳新练成的“云光乍现”,剑光极为迅捷,一闪即逝。
  王琳听风辨位、在崖壁上游走,半个时辰就斩杀了二百余条蛇,蛇群瞬间退去了。而且隐隐地王琳听到一种极为细微的响声,这些蛇是听到这些响声后才撤退的。
  “看来这个妖兽已经发现我们了,让这些蛇群来攻击。小心应对。”王琳通过法坛通知了绿笛和聂小萱道。
  “嗤嗤嗤!”在这群毒蛇退入崖壁缝隙后,时间不大,竟然从崖壁缝隙内冒出了大量的毒雾,毒雾带着一种腥臭的味道,闻起来令人作呕。
  王琳施展龟息食气法,开始闭气。很显然,这一波前来攻击的毒蛇要更强一些,竟然能喷出毒雾,绝对不是一般的毒蛇。
  王琳疾驰而上,立在了最高一处的巨石上,借着山顶风大吹散这些毒雾。
  “公子,交给我了!”绿笛道。
  “好!”王琳点头,毕竟这些毒蛇藏在石壁缝隙中喷吐毒雾,王琳纵然有闭气之法,也不能完全不吞吐气息,虽然真气可以抵挡吸入体内的部分毒雾,但毕竟不利于作战,若是那只妖兽藏在山崖缝隙中偷袭,就会极度危险,不如让绿笛动手。
  “看来这只妖兽果然是异常的狡猾!”王琳沉思。
  而此时,江水之下也开始了一轮搏杀,大量的蛇攀附在崖壁上吞吐毒液,污染江水。但这些毒液对聂小萱和她带的青蛇影响不大。
  聂小萱催动癸水符诏,控制江水激荡卷动,将这些蛇冲击得七零八落,更有很多蛇被水流挤压而死。而紧随着聂小萱的青蛇开始大量的吞噬这些蛇。尤其是吞噬那些品质高的蛇体。
  如今这条青蛇比王琳第一次见它的时候大了数倍,在聂小萱静心润养下,快速的成长起来。这一战它很清楚,自己的机缘到了,若是吞噬了这头潜伏的妖兽,它的修为将激增,所以很是卖力。
  而在崖壁之上,刺藤扭动,犹如活了过来一样钻入崖壁缝隙中,同时刺藤刺针一下子变得更加坚韧,将一头头藏在崖壁缝隙中的蛇刺穿。
  这些刺针在绿笛甲木之气的加持下,变得更加的坚硬。甲木阳刚、乙木柔韧,花草中蕴含更多的乙木之气,但在绿笛的控制下,注入少量的甲木之气集中在刺针上,将刺针改造的更加坚韧,自然是攻击力大增。
  王琳立在崖壁上缓步前行,脑海中浮现着绿笛和聂小萱激战的场景,在初夏的暖风中,看似风平浪静的蛇盘峡正经历着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厮杀。
  两天后,大量的毒蛇被杀死,蛇群倏然消失不见了,似乎这蛇盘峡根本就没有毒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条条毒蛇尸体或在江水中沉浮,或在崖壁缝隙中慢慢腐朽。
  聂小萱带的妖兽小青专拣高品质的蛇体吞噬,要是普通的蛇早就吃得走不动了,但已经初步踏入妖兽行列的小青自然有其血脉中继承的天赋,消化精血快速异常,不断的拔高其修为。
  其实上,王琳、绿笛和聂小萱也发现了,这一群群的蛇中,有一部分绝对不是普通的毒蛇了,其体内血气旺盛,超出普通野兽太多,距离进阶妖兽已经不远了。
  “这蛇盘峡中必然有不同寻常的东西!”王琳沉思着,若非有不同寻常的东西,野兽想进化为妖兽实在是太难。
  王琳站在一处悬崖上遥望着蛇盘峡,这蛇盘峡弯弯曲曲一路向西北,中间裹着一座如同球型一样的山峰,山峰也不算高,但在这片区域还是算高的了。
  究竟哪里藏着玄机,王琳是看不出来的,纵然现在目力、听力极好,但也仅限于此,如此广袤的山体,根本不是靠目力和听力能探查出来的。也只能靠聂小萱和绿笛了。
  聂小萱只要勾连了水韵,水中的一举一动都能通过符诏反射到她的识海中;而绿笛可以通过在刺藤中留下灵念来探查,但探查的范围有限,也只在百米范围内,但要比王琳强,毕竟百米范围内,即便是崖壁缝隙,也能探查清楚。
  “竟然什么都没有!”五天后,百里蛇盘峡水韵已经全部勾连到癸水符诏中了,但竟然没有发现那头水蟒,这就奇怪了,所以聂小萱不由得向王琳禀报道。
  “不急,先向前继续推进,我们有的是时间同它耗!”王琳道。这妖兽不知道癸水符诏的玄妙,青江水神也没有完全炼化水神印,估计这头妖兽还以为聂小萱和水神一样,一旦离开这片水域都发现不了它了,所以只要等它现身再追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