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炼神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激战

  “山君老爷,我不知道他们如何来的,真不关我的事啊!”赵泗此时并不惧怕王琳,反而对着鼠妖惊惧不安道。
  “吱吱吱,这个血食更好。本山君当真是福缘到了。你滚蛋,别在这里妨碍本山君进食。”鼠妖妖异的眼眸盯着王琳道。
  赵泗听闻后立马连滚打爬的从崎岖小路上冲下了山峰。
  王琳和绿笛根本是没有阻止他,因为眼前之敌太过强悍了,不敢有一丝分心。
  刚才一瞬间的交手,王琳发现,这个妖兽比黄皮子强太多,恐怕已经踏入了先天妖兽境界,估计修为堪比上三境炼气期修仙者了。
  其全身笼罩着一股护体罡气,而且速度快的惊人,王琳的飞云剑锐利异常,在灌注真气的情况下,剑芒更是锋利无匹,但竟然无法刺破它的爪子。而且其力道大的惊人,直接将王琳反弹了回来。
  此时,绿笛也意识到此兽的危险了,翠玉竹本就坚韧似钢铁,经过绿笛甲、乙木之气改造加持后,坚韧、坚硬度又提升了一筹,但一番碰撞下竟然直接裂开了,可见这个妖兽的身体是多么坚硬。
  所以,绿笛直接从翠玉竹中遁了出来,将桃木剑召唤了出来,毕竟桃木剑乃是真器,在充入甲木之气后,其坚硬、锐利度要比翠玉竹、飞云剑强。
  “吱吱吱,一个中三境炼气期修士,一个真灵神祇,比梨花镇那个半神半鬼的存在还奇怪。这组合真是让本山君惊讶,不过,不管你们是什么,敢来我孤月峰撒野,就将命留下来吧。”鼠妖操着尖细的声音道。
  王琳默默的通过法坛给聂小萱发了一道指令,又看了一眼仍然昏迷不醒的王大牛,全身真气鼓荡,准备死战了。
  “公子,一会退往下方竹林!”绿笛提醒道。
  “好!”王琳点头。
  剧烈的交战一瞬间展开,王琳只能用两招最强的剑招“云卷云舒”、“云光乍现”,此时王琳自然也将魂力注入了血气中,加持真气。
  念诵佛经对这样的妖物根本没有用,毕竟它并非鬼物,从全身气息上看,妖气弥漫,是以气血熔炼灵气演化出来的妖气,王琳也看不很分明,毕竟对妖了解不深。
  绿笛也是拼命了,将甲木之气灌注在桃木剑中,施展了天盘剑法,剑芒幻化出一道道残影围绕着鼠妖拼死缠斗,生怕王琳被击中,毕竟王琳是血肉之躯,一旦被击中那就异常的危险了。
  “嗤!”青江之上,一道水雾化作旋风在夕阳下沿着青江江面滚动,即便是普通人若仔细观察也能看到一团水雾快速移动,不过在他们看来,恐怕更多的认为是一道旋风刮起了水雾。
  聂小萱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只可惜的是,这片青江水域她还没有完全炼化,若是完全炼化,借助符诏之力,她可以瞬息间抵达被炼化的水域,如今只能是在江面上疾驰,这是速度最快的办法。
  “何处妖邪,敢来我梨花镇撒野!”聂小萱正在江面上疾驰,经过一处渡口的时候,陡然从渡口土地中冲出一个灵体,踏波挡住了聂小萱的去路,手中浮现一杆气体汇聚而成的长枪。
  此灵体异常的诡异,周身气场半是鬼气、半是香火愿力,似乎斑驳杂乱的汇聚在一起。其气息虽然杂乱,且是个女子,但幻化出来的身影裹着一身猎户的皮甲,站在那里似乎有睥睨天下的气势,更有死战不退的豪气,可谓是战意高昂,气场颇为厚重,在其战意调动下,竟然锋锐霸道异常。
  “尊神,孤月峰有鼠妖作祟,我家公子召唤我前去猎杀妖兽,还请行个方便。”聂小萱显出法身,露出极度焦急之色客气道。她已经蓄势待发,若是此人不让路,那只有拼命闯过去了。
  与此同时,青江之下一道水波急速而来,正是聂小萱带的青蛇妖兽。
  “孤月寨白玉洞的鼠妖!”此灵体眼睛一缩,瞬间让开了道路。
  聂小萱疾驰而过,沿着青江河道冲入了孤月峰山脉中,此时,青江河上游分叉成了无数道支流,从山脉中流出在这里交汇,但其中最大的一道水流就是来自孤月峰,也就是王琳等和鼠妖交战的那个山谷中,聂小萱迅速定位一下,急速的沿着这条水道疾驰。毕竟,在水道之上,她的速度要比在山林中快不少。
  “你跟着我干什么,若想比斗,等来日我奉陪,今天没时间。”但此时,聂小萱发现,其身后那个灵体竟然紧追不舍,顿时勃然大怒道。
  “比斗,我奉陪。但今天,我去杀妖!”此灵体声音冰寒道。
  聂小萱不再理会她,但也是暗暗警惕,同时通过法坛告知了王琳。
  而此时,王琳和绿笛已经和鼠妖争斗到了白热化程度,王琳身上的长衫几乎破裂成了碎片,精壮的身体显露了出来。毕竟这只是普通的长衫,在这种情况下大战,根本经不起折腾。
  鼠妖挥洒间罡风肆虐,若非绿笛护主心切,拼死向前,王琳恐怕早就被重伤了。鼠妖基本上都是本能的攻击,并没有厉害的招数,但其速度迅捷,周身旋绕着防护气场,绿笛的桃木剑和王琳的飞云剑根本攻不破。
  “本山君也饿了,是该结束了!”鼠妖懒散的用尖利的嗓音说了一句,身体骤然加速朝着王琳吞噬而来,其大口张开,露出了锋利的牙齿,两只前爪舞动,罡风肆虐,将王琳的飞云剑荡开,身体速度快若疾风朝着王琳撕咬,是想将王琳生生撕碎吞噬掉。
  “公子!”绿笛大急,根本不加防护的朝着鼠妖狂轰。但鼠妖只想先解决掉王琳,根本不予理睬,任凭绿笛的桃木剑击在它的后背上,和其气场能量碰撞发出剧烈的轰鸣,但始终是没有攻破。
  此时,王琳已经嗅到了腥臭的味道,正是从鼠妖大口中喷射出来的。
  “嗤!”就是现在,王琳思索着,知道不能不暴露唯一的底牌了。飞剑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朝着鼠妖的大口中刺入。
  “嘎嘣!”鼠妖竟然反应极快,在小飞剑即将刺入它的口中的瞬间,它竟然咬住了飞剑,瞬间门牙被磕掉,嘴中鲜血长流,小飞剑失去冲撞动力,在鼠妖疼痛张口的瞬间急速的撤了出来,环绕着鼠妖疯狂的击杀,可惜的是,飞剑力道有限,竟然也无法破开其防护罡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