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炼神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得山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会穿,王琳这话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又表明了自己和司马朗的渊源,然后停顿下来,看看司马朗有什么反应。
  足足等了五六分钟时间,王琳感到心已经坠入低谷了,此时脑海中陡然收到了神像的隆隆话音:“可是作‘正气歌、明月几时有’的王琳?”
  王琳顿时一怔,想不到千方百计的拉关系,对方竟然不提白轩,不提画作之事,倒是提起了自己的诗词。
  “正是小生!”王琳客气道。
  “哈哈,想不到你竟然还是一个修仙者。”司马朗道。
  “修为低下,算不上真正的修仙者。司马公赎罪,昨日经过孤月峰,斩杀了一个害人的鼠妖,他说自己乃是昆吾山敕封的护山神将,在司马公这里有神籍备案,小生特意来告罪。”王琳道。
  “嗯,那头鼠妖确实是在我这里备案过神籍,可是这孽畜所作所为我也略有所闻,你杀死他也算是除害,何罪之有。正所谓因果报应不爽,这是它的命数。”司马朗道。
  王琳一怔,想不到司马朗如此说,似乎还有暗含了欣喜之意,随即王琳接着道:“司马公,孤月峰景色优美,小生厌倦了科举官场之路,想在此地结芦静修,不知可否?”
  “昆吾山并不反对修真者寄居,你虽然是中三境炼气士,只要不在凡俗间肆意施展术法杀戮,就不违反神道律法。去哪里静修,我无权管制,在我这里备案即可。哈哈,说不得今后老夫还可以找你探讨一下诗词。”司马朗道。
  “司马公,不仅仅是我来此静修,随我的还有一护法灵体,不知道可否?”王琳道。
  “嗯!”司马朗沉吟一下接着道:“你的护法灵体,是否为鬼魅邪祟。一些山鬼精怪最喜欢骗你这样的书生,要当心。”
  “并非邪祟,乃是一个好鬼修炼有成。”王琳道。
  山神收取鬼物似乎并不算违规,这是王琳知道的。比如,白轩就收了四个山鬼做侍女,还让他们守山、巡山。
  “若如此,我就将方圆三百里孤月峰护山神将的职位交给你的护法灵体守护。要履行神将值守,确保山神香火不受邪祟侵害。”司马朗神像手掌中一道光晕升腾,庙宇外面一截木头陡然飞落其掌心,木屑飞舞,很快被雕刻成了一个木牌。
  “将这个木牌拿走,让你的灵体注入灵念,就成了。”司马朗道。
  “多谢司马公!”王琳躬身行礼道。
  “看在白轩的面子上,老夫有一言相赠,如今天规混乱,昆吾山神界也并非一片净土;你能否守住这个孤月峰,还要看护山神将的修为,在老夫这里备案,只能给一个身份,但并非护身金牌。好自为之。”王琳走出山神庙,一道声音缓缓的在脑海中响起道。
  王琳品着这句话,似乎恍然有所悟,司马朗肯定和白轩通过话确定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似乎和白轩关系不错。
  后面这句话的意思,王琳品着好似是说,这孤月峰其实就是无主之山,有能者就可以居之,在他那里备案也只是履行一个程序罢了。因此,司马朗才如此爽快。
  那个鼠妖是什么跟脚,因何会成为这里的护山神将。有能者居之,无能者将被淘汰,这里似乎也并不是善地。
  “可是,那里又是善地呢?”王琳一笑,随即就不再纠结了。有了司马朗给的神牌,起码名正言顺,至于能否守住孤月峰,那就看本事了,王琳觉得自己可以,而且也必须可以,因为这里不但是个好地方,自己喜欢的好地方,而且也是青江上游,必须守住。
  因为要到昆吾山山神庙,聂小萱和绿笛并不适合靠近,王琳甚至也没有带法坛,毕竟山岳大神修为不可测,不敢贸然行事。所以,王琳将法坛留在了一公里外,和聂小萱、绿笛在一起,这个距离王琳能和法坛沟通上。
  她们两个也很担心,一旦王琳遇到危险,她们准备随时听候王琳的命令出击。
  “公子,怎么样?”聂小萱和绿笛同时发出灵念询问道,显然对这个地方也是极为喜欢。
  王琳点点头,将刚才的情况详细的讲述一下。
  “这就好,我探查过了,孤月峰山脉地气极好,适合种植。到时候我在里面培植翠玉竹、灵桃树,研究布置下阵法,任谁来了也不怕。”绿笛兴奋道。
  “公子,这个险值得冒,毕竟这是青江上游。而且,从其话语中分析,这些大神估计修为也有限,昨日发生的战斗他们毫无所查,并非我们想的那样事事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聂小萱道。
  “回山!”王琳身影飘动朝着峡谷飘飞而去,如今有了自己的地盘,心情自然是好。
  “十三人恶贯满盈,已经被我处决。其余山贼遣散回乡,其中有一个马倌不愿意走,留下来要见你。”走入孤月寨,关梨花带着一个斗笠,全身裹着一个黑色皮甲,腰间挎着一个朴刀,来到王琳身边道。
  作为一个真灵巅峰的存在,白天带着斗笠行动完全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不过,王琳感到这个关梨花还当真是个女汉子,率直,恩怨分明,王琳倒是很喜欢她这种性格。
  此时,王琳也发现了,在孤月寨寨门口,十三个人头落地,关梨花正指挥着其余的匪徒抬走尸体,打扫血迹。除去被点名埋葬尸体的匪徒,其它的匪徒开始仓皇的逃离了孤月寨。而聂小萱和绿笛不愿意在这些凡人面前显露法身,这些人自然是看不到两个。
  “带他来见我,我想听听他要留下来的理由?”王琳倒是蛮感兴趣道。
  随即,王琳走入了孤月寨,来到了大寨内山贼的聚义厅中,走在了寨主座位上坐下。随后,关梨花将那个马倌带了进来。
  王琳观察一下,这个马倌其实上还是一个孩子,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似乎是营养不良,但个头不低,但略显瘦弱。此时,进来后就跪倒在王琳面前一言不发了。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留在这里?”王琳道。
  “小人刘子瑜,乃是刘家镇人士,三年前那一夜,这群山贼抢夺了我们镇,父母亲人都被杀了,我侥幸逃过一劫,一年前混入山寨当马倌就是为了报仇。我父亲是秀才,我从小读书识字,深知要知恩图报。如今你们替我报了仇,我当牛做马要报答你。”此人倒是声音清脆、口齿伶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