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5章 林氏之忧

  林氏栖身之岛,就叫林氏主岛。
  岛上有着一些简单的楼阁建筑,之外还有着简单的防御法阵,不但能抵御风浪以及咸腥海风的侵袭,必要之时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挡敌修之攻击……
  当然了,这阵法更大的作用,其实是屏蔽主岛灵穴所散发之灵气不会溢散,保障林氏族众能拥有相对更好的修炼环境。
  拿出家族令牌开启法阵,飞舟才进入主岛。
  飞舟刚刚落岛,林木便已经嗷嗷直叫的跑远……
  “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也似!”
  林雪看着林木的背影无语不已,却不会告诉路长卿林木如此,完全是因为自己力主招揽了他……
  林木分明是不想跟自己一起,去面对一干族众因此而来的不满。
  林氏族堂,虽不奢华但空间倒是不小。
  此刻,家主林青高座于主位之上,如林密等家族长老七八人分列左右,脸色难看的听着林雪的禀报。
  路长卿候于堂外等待。
  虽听不到堂内的谈话,但眼见林青等众的脸色,还有闻讯而来的林氏孩童对着自己的白发长须指指点点,又岂会不知招揽自己,定然让林氏上下大为不满?
  林雪怕是要因此而遭受颇多指责?
  不过即便如此,路长卿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地方,毕竟现在自己和林氏结缘之事,木已成舟……
  林氏之人即便失望,也无可奈何。
  “雪儿啊,你让我等说你什么是好?”
  听完林雪的禀报,杂事长老林密等是唉声叹气,忍不住就想开口训斥。
  不过想到要不是因为林雪,之前自家林氏根本就不可能从白令海黄氏借出那么多的灵石帮家族渡过难关!
  更别说两年后要是林氏还还不上这笔灵石,他等还得期盼林雪为家族牺牲,与那黄粱结为道侣,帮家族渡过难关!
  再者,那路长卿年纪虽大,但林雪也迫使其在结缘之俸方面都做了让步,对家族也算是少有小补……
  因而最终,林密一众总算没说什么,只是纷纷低语,商量如何给路长卿分派职责……
  “因为在下,让雪儿前辈你为难了!”
  看到林雪出来,路长卿忙歉意道。
  “但望你以后做事能尽心尽力!”
  林雪闻言脸色稍缓,训诫一番之后才拿出一粗劣储物袋交给路长卿。
  储物袋乃是修士所用,一般会被修士施加神识锁,除了修士本人,外人很难轻易打开。
  但现在交于路长卿之储物袋,明显是专为他们这种结缘修士所制,不但不用神识就能打开,取纳之物时,伸手入内便可得。
  储物袋内东西颇多。
  有数本关于海捕,炼材之类的图册,一些低等灵粮,还有一套绣有林家家徽的低阶法衣。
  剩下的,便是用以存放妖鱼妖蚌妖参等等低阶海产的玉匣,加在一起林林总总的一大堆。
  当然了,还有一本家族提供,对于结缘之修最最重要的基础功法。
  “你先去换衣服,然后回来等候!”
  林雪和路长卿交代一声,便急匆匆离开,去通知依附于家族之修的首领程康,商讨给路长卿划分封海之事。
  这些,路长卿虽然能猜到,但也不怎么关心,只是兴奋于林雪交给自己的东西。
  储物袋之奇,在飞舟之上听肖崇介绍,路长卿便已经期待不已。
  现在拿到了储物袋,看到这么多的东西全都收纳于那巴掌大小的布袋之中,路长卿忍不住玩心大起,拿出放入的好生把玩一番……
  直到玩够了,路长卿这才脱下了身上的衣物,换上代表林家结缘散修的浅蓝色家族服饰。
  这种衣裳不可能多好,用料一看就显得粗劣。
  但好歹也是法衣。
  其上所设之低级法阵,不但具有一定的防护力,更具有防潮自洁之效。
  所以刚刚上身,原本因为地处无尽之海,潮气缠身浑身都有些黏糊糊之感的路长卿,顿觉浑身干爽,精气也是为之一清……
  “不愧为修行之物啊!”
  感受到这种变化,路长卿暗暗赞叹,心说这最低阶的法衣,都有此等奇效……
  也不知那些大能之修所有之法器法宝,当是如何神奇?
  穿戴完毕之后,路长卿便依令到殿外等待候命。
  族堂之内,有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显然是在激烈争论……
  只是因为族堂之上明显有某种法阵阻隔,所有的声音模模糊糊,根本听不真切到底在说些什么……
  估计其间的争论还得有些时间才会出现结果,加上又听不清楚,所以路长卿干脆寻显眼之处落座,从储物袋中拿出了那本基础功法翻看以大发时间。
  功法名为水木双养诀,乃是三阶中品基础功法。
  修士所修之基础功法,除要和修士之灵根对应之外,功法品阶越高,修炼之时的效果,自然也就更好。
  路长卿本身资质乃是杂灵根,也就是说几乎所有功法他都能修炼。
  这水木双养诀自然也能,只不过是更针对修炼水木二系而已。
  路长卿相信,林氏赐予自己水木双养诀,定然也有自己的考虑——毕竟林氏之务,主要就是海捕和灵植,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其余产业。
  只要自己成功引气修炼,那么这水木双养诀无论是海捕控水还是灵植亲木……
  对于林氏之务,都能帮的上手,总之就是不会让自己有闲着的功夫。
  这些算盘,路长卿心知肚明,因而忍不住想要吐槽,心说这资本家的剥削本质,真是到了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啊!
  至于林氏提供的水木双养诀只是三阶中品功法,等阶实在太低,可能会极大的拖累自己的修炼速度这等原本结缘之修们最最关心的东西……
  路长卿反倒是没太过在意……
  一方面家族能为他们这些结缘之修提供的基础功法,即便稍好,那也好不到哪儿去,另外一方面则在于,他其实还有杀手锏!
  想到这些,路长卿的手就情不自禁的摸向了心口的黑月吊坠……
  他很清楚,别说是林氏只提供了三阶中品功法,就算自己能和那些能提供二阶下品功法的大家族结缘,那又如何?
  自己的年纪这么大,天赋这么差……
  即便是二阶功法,也绝对远远无法满足自己之所需!
  感受到黑月吊坠于掌心内传来的清凉之意,路长卿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这黑月吊坠,就是他的依仗。
  也是他明明知道自己年岁太高,气血渐衰,却还敢来这修行界拼死一搏的根本所在!
  大力的推门之声,打断了路长卿的遐思。
  明显,林氏族堂内的讨论,现在已经告一段落了。
  一身如铁塔般的汉子气哼哼的推门而出,来到路长卿面前停步,一双牛眼恶狠狠的盯着他道:“你就是路长卿?”
  铁塔汉子毫不掩饰的敌意,看似莫名其妙。
  但两世为人的路长卿,虽然内核并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么衰老,却也绝非什么未经人事的黄口小儿,因而岂会不知此等情况,怕是自己和林氏的结缘,触动了这铁塔汉子的利益所致?
  要是一般人,初到贵境,很可能就息事宁人了……
  但路长卿却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