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02章 残破剑诀

  修行界关于杀人夺宝的描述中,几乎都是丹药,秘籍……
  就像是开掘宝藏一般。
  路长卿也情不自禁的有着这样的幻想。
  也是因此,在足足耗费了十几个时辰才磨开了神识锁,更因为神识损耗过大而头晕眼花的路长卿在看到储物袋内那几样散碎物事的时候,一句穷比二字,简直是脱口而出。
  丹药,秘籍是一样没有,就连下品灵石都只有十几二十块!
  总而言之,程康浑身上下唯一还勉强能入的了路长卿法眼的,或许也就是那柄符枪了。
  别看之前在程康的操持下,符枪看上去像是威力不凡。
  但事实上,这符枪也只是能够勉强操持,并不附带任何效果,是修士入门级的武器……
  就连和林木常常炫耀的破障锥相比,都不是一个档次的物品,就更别说和从陈金飞处敲诈而来的清风剑相比了……
  但路长卿依旧决定将符枪祭炼,并将之当成自己的常规武器。
  原因自然是非常简单的。
  清风剑虽好,但终究品阶太高。
  若无恰当的剑诀御使,那么时常拿出来招摇,除了惹人窥伺之外,根本别无益处!
  如符枪这种大路货,却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也算是小有收获吧!”
  打定主意的路长卿收好符枪,便开始将程康储物袋里之物转移到自己的储物袋中,准备将因用硬办法磨掉神识锁而报废的程康的储物袋给丢掉……
  然后路长卿便是眼前一亮,因为他发现了一块之前没怎么注意到的玉简。
  之所以没注意到,是因为这块玉简大部残破,散发的灵机极其微弱,若不是拿在手中,可能都觉得其与顽石无异。
  “闪……剑……?”
  神识查探之下,玉简所匿的信息大部残缺,甚至就连名字都只能读到闪剑二字,就更别说是其中内容了。
  不过虽然无法探查内容,但从其内容所载的只言片语之上,路长卿依旧能够感觉出这残破玉简所记载的,当是一套御剑剑诀,而且看起来像是品阶不低的样子。
  “也不知入没入天地玄黄四级……”
  感觉这残破剑诀有很大可能入了四级,即便不是自己的东西……
  毕竟天下之修,虽说各有所长,但剑修攻伐之强当列众修之首,却也是举世公认的。
  入了天地玄黄四级的剑诀之珍稀程度,甚至都要远超同等级的神识法决,就更别说是一般法决了……
  而现在,这剑诀却因为太过残破,无法读取……
  那种叫花子眼瞅着一座金山在眼皮子底下化成水的感觉,直让路长卿心疼的是一抽一抽的。
  “能够读取的信息如此之少,黑月吊坠怕是也很难修弥了!”
  虽然极度担心玉简内的信息残缺过多,就连黑月吊坠也无法修弥,但实在不甘金山化水的路长卿还是决定在安全之后,一定要用黑月吊坠对这玉简推演一番。
  毕竟,万一呢?
  之前还担心清风剑品阶太高,若无剑诀御使,几同神兵庖厨的路长卿咧嘴一笑,心说到时自己手持符枪虚张声势,辅以剑诀御使清风剑突出奇兵……
  再加上灼魂刺这个偷袭利器……
  光是想想,路长卿都觉得自己的安全感是越来越有保障了。
  不过很显然的,不说黑月吊坠的推演需要月华为助,就说如此高等剑诀,缺损又如此之多,所以即便能够推演,估计没有一年半载恐也难有所获……
  因此,路长卿纵使再如何高兴,也很快收拾心情,将残破玉简放好之后,开始慢慢恢复修为的同时,一边对符枪进行祭炼。
  符枪的品阶低清风剑太多,再加上有了祭炼清风剑的经验,因此不过两个时辰,路长卿便已经将符枪祭炼完毕。
  因为修为尚未到凝气三层之故,所以即便符枪已经祭炼完毕,却和之前早已祭炼好的清风剑一样,根本无法御使。
  虽然心里很期待自己以修士手段御使法器的感受,但路长卿却并未因此而焦躁,只是默默的将符枪收起。
  谁都希望自己的命运可以波澜壮阔。
  但相比于波澜壮阔的疾风骤雨刹那芳华,路长卿明显更喜欢吸水长流的蜿蜒不息……
  毕竟,能活的更久啊!
  再一次的日暮时分,路长卿终于驾驭飞舟,抵靠结缘坊。
  初次与林氏结缘,加上去落雁岛在结缘坊中转,路长卿已经来过结缘坊两次,只不过两次都行色匆匆。
  因此,即便是知道这结缘坊乃是刹海门山门所在,知道此地是周边十余万里内少有的繁华之地,路长卿却别说逛过,甚至就连刹海门山门所在的位置在哪里,他都还弄不清楚。
  此时天色已晚,而去往落雁岛的巨舟却要翌日才开。
  但路长卿却丝毫都没有乘着有时间,好好逛一逛结缘坊的心思……
  毕竟他非常清楚,黄粱胆敢冒着违反仙盟规则的风险对自己下手,其所依仗的除了一门三结缘之外,更多的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刹海门内门弟子黄烟!
  所以,即便现在已经远离赤化坊周边,他也半点不敢大意。
  除了准备在赤化坊再购买些攻防符篆以备不时之需外,路长卿决定尽量少和人接触,无论有什么事,都等到了落雁岛再办不迟!
  “老道友要购置符篆?随便看随便看!”
  见路长卿登门,符篆铺伙计先是眼神一闪然后才笑着招呼。
  “好!”
  路长卿点头的同时,眼角的余光敏锐的注意到了那伙计走出柜台,和不远的掌柜低语不已。
  而那掌柜闻言之后,目光也向自己扫来……
  “难道黄氏的能量,已经大到了如此地步?”
  路长卿心头暗惊,表面上却是不为所动,慢条斯理的挑选了五枚攻击符篆和两枚防御符篆之后,还特意挑选了一枚远距离和几枚普通讯符。
  一般来说,辅助性的符篆价格都不会太高。
  就拿普通传讯符来说,其价也不过五十一枚,可传万里区域。
  但远距离传讯符却是个例外。
  就像路长卿现在所购买的能传讯十万里,直抵落雁岛的传讯符,售价足足五百灵,和中品防御符篆的价格几乎相等,简直贵到离谱。
  但路长卿却毫不犹豫的购买了下来。
  毕竟,经历过黑浪海那九死一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一幕后,路长卿现在是太清楚有张在必要时刻向外传递讯息的传音符在身上有多么重要了!
  几张攻防符篆,加上包括远距离传音符在内的几张传音符,共计一千六百灵。
  本来就只剩下三千余灵身家的路长卿口袋里的灵石立即就少了一半……
  “道友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路长卿没有理会那伙计的欢送,大步离开。
  只是在走出伙计的视线之外后,路长卿却立即快步绕了回来,躲在某个不易被发现之处暗中观察。
  铺子门口,掌柜以及伙计二人正在翘首以盼,不过多时却纷纷眼前一亮,连连招手。
  路长卿顺眼望去,便见一名身着刹海门外门弟子服饰之人腿贴神行符,飞步而来!
  “胡前辈,你怎么才来啊!”
  等那刹海门外门弟子站稳脚步,掌柜和伙计齐齐开口道:“你交代要找的那白发低阶老修,刚刚在某家铺子购买符篆,现在已经走了……”
  “你们确定是他?”
  胡姓外门弟子问。
  “当然确定了!”
  二人一边指点方向一边道:“白发年迈,资质地下修为凝气二层,全都对的上——那老修往那边走了,现在追应该还来得及!”
  “很好!”
  胡姓外门道:“若确定是他,你二人便大大有功——回头我向管事知会一声,减你们的租金!”
  “多谢胡前辈,多谢胡前辈!”
  掌柜闻言眉开眼笑,却又提醒道:“不过这老修虽资质不佳修为低下,但看起来怕也是个有靠山的——刚刚他不但购置符篆足足花费近两千灵却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所购之符中,更有一张远距离传讯符……”
  若是没有靠山,花费巨资购买远距离传讯符作甚?
  这种潜台词,胡姓外门弟子自然是一听就明。
  但其并未因此而犹豫,只是微微一笑道:“其即便又靠山那又如何?在下只是顺手帮黄师姐一个忙,盯住这老修的行踪而已,根本不会对其动手——所以放心,无论最终发生些什么,都不会牵连到你我的!”
  “那就好那就好!”
  原本多少还有点担心的掌柜闻言长松口气,而那胡姓外门也不再跟二人啰嗦,一拍神行符再次向着二人所指点的方向飞追而去……
  因没注意到周边有人,所以三人的谈话,并未刻意压低声音。
  再加上修行之后耳聪目明,所以三人的话,却被躲在暗处的路长卿给听了个清清楚楚。
  “会不会牵连到这姓胡的,暂时还不好说!”
  直到胡姓修士去远,路长卿才从躲藏之处冒出头来,看着正因为应承减租而喜笑颜开的掌柜伙计二人满眼阴霾,心说你们,这牵连确是受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