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49章 露芽藻功效

  晨光亮起。
  旭阳如金。
  磨炼了一夜暴虐灵机,自感至少需要十余日功夫才有可能将那一线灵机彻底消磨的路长卿,不但没有因此会被耽误修行,十余日功夫将会因此被虚耗而懊恼,反而他的眼中,有着一抹难掩的兴奋!
  因为他发现,昨夜所尝之灵藻中,除了那会侵蚀经脉的爆虐灵机之外,还有一种奇特灵性,是他在昨夜没有发现的——那灵藻,居然还有清明神魂之效!
  是修士在修炼之时,很容易便会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一旦神魂不够清明,轻则影响修炼效果,重则遭至邪祟入侵,走火入魔。
  虽说修士因神魂不够清明,而遭邪祟入侵走火入魔的情况并不常见,但修炼效果因此而大受影响的情况,却是经常发生。
  之前数月,路长卿就经常遭遇这种情况,甚至因为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避免这种情况,还特意向林木请教过。
  林木对此的解释是,但凡修士,无论其天赋多高,几乎都难免会出现这种情况。
  同时这家伙还一脸促狭的说要是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可以去购买镇定神魂的丹药嘛——只要你老路买得起!
  虽然林木的态度,让路长卿非常不喜。
  但经过打听之后,路长卿也知道林木并未说假话。
  在此界,针对修行之时神魂不稳情况之物不少,不但有丹药,符阵,还有专为此而炼制的玉佩等宝物……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几乎都是路长卿连相都不敢想的天价!
  只要贴身佩戴,便长久具有清心凝神之效的各种宝物,或者同样能够长久使用的符阵就不说了……
  单说具有相关之效的丹药……
  众所周知,丹药之效,绝无法持久,丹效一过,效果便自然消失。
  但即便如此,所有具有清醒神魂之效的丹药,价格依旧极其高昂——就拿相关功效最的凝神丹来说,其价也超过百灵!
  要知道,凝神丹之效,还只能维持一夜之修炼所需而已!
  也是因此,虽然所有人都知道神魂不定,对修炼效果所产生的影响,却没有几人胆敢成日购买相关丹药辅助修炼——即便是那些一流家族之精锐,甚至是宗门之内门弟子,都绝对负担不起如此消耗!
  当时在听到林木这话之时,路长卿不得不打消了想要找到具有此类清心凝神之效之物来稍稍增强自己修炼效果的念头,不敢再做白日梦……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才不过过了月余,自己居然就发现了稍具此类功效之灵藻!
  “要是能想办法去除此露芽藻内之暴虐灵机以及其毒性,只保留其清明神魂之效……”
  路长卿乐的是嘴巴都裂到了耳根子,心说即便是最后所剩下的相关功效,比之丹药十不足一……
  自己的修为蹭蹭往上窜,同时还大发特发,绝不是梦想!
  只是很明显的,发财这种事,哪儿有那么简单?
  不说露芽藻内的毒性以及那暴虐之灵机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祛除,就光说这露芽藻……
  开始寻找灵藻近月,其余各种灵藻路长卿都各有发现,但这露芽藻,却是他第一次发现!
  而且其不似别的灵藻,一但发现就是不小的一丛——他发现的这露芽藻,就只有两三株露珠那么大小的一点!
  要不是因为其散发出的灵机波动,光靠肉眼,怕是就在脚边,都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看到!
  因此,暂时之间的路长卿连尝试着去祛除露芽藻之中的毒性和灵机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先想办法尽可能的发现更多的露芽藻,等到积攒的露芽藻够多之时,才有再去想祛除其内的毒性以及暴虐灵机的机会……
  也是因此,接下来的日子,路长卿的生活就又归于了平淡。
  海捕,潜入海底寻找包括露芽藻在内的各种灵藻,各种观察,以及耗费大量时间去消磨露芽藻滞留于经脉内的那一丝暴虐灵机。
  路长卿的日子过的平淡了……
  林木的日子,立即就生机盎然了起来。
  之前差点因为路长卿的修为持续暴涨而给逼疯的林木,接连七八天发现路长卿的修为没有半点增长……
  虽然可能是顾及路长卿的心情,又或者因为之前上过恶当吃过大亏的缘故,林木并未如曾经一般对路长卿大肆嘲讽或者是各种挖苦……
  但那一脸的就你个杂灵根也想破本少爷双灵根之修的修行记录,你老路是妄想的洋洋得意和趾高气昂,可把路长卿给郁闷的不轻……
  毕竟,要是林木直接嘲讽或者挖苦,他还能反唇相讥一下。
  可林木现在就光洋洋得意趾高气昂,啥都没说,他就气不顺的直接去挑林木的刺——别说林木到底是林氏少爷,就算是个普通人,路长卿觉得自己要是这么干,都有点师出无名……
  也是因此,最近些天,路长卿对林木,除了交渔获等这类必要的接触之外,他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免得看到林木的表情犯恶心。
  又一次暴风暗涌来袭前夕,路长卿踏上飞舟跟随林木回林氏。
  不等路长卿在飞舟之上站稳,林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了:“老路啊,怎么感觉你最近总躲着本少爷啊!”
  “有吗?”
  路长卿道。
  “老路啊,你就不要不承认了!”
  林木慢悠悠的驾驭着飞舟一边道:“不就是最近这修为增进停滞了么?有啥不好意思的?本少爷不是那等见人好就咬牙切齿,见人愁就笑呵呵的奸诈小人……本少爷是不会笑你的,哈哈哈……”
  这次回林氏主岛,林木驾驭飞舟的速度,前所未有的慢。
  一路回来,林木喋喋不休了一路。
  路长卿则一路老僧入定,几乎一言不发。
  但林木还是敏锐的注意到,其间路长卿深呼吸了好几次,到了副岛之时更是如获大赦。
  “还是古话说的好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古人真不欺我也!”
  看着路长卿的背影,再想着自己曾经无数次被路长卿给气的几欲呕血的往事,林木是哈哈大笑,身心舒畅,连走路都带着风……
  林木是身心舒畅了,林雪就不舒畅了。
  原本以为路长卿回来,定然会到灵植园向自己问候的林雪一直等到天黑,却连路长卿的影子都没见到……
  那种前一秒还被捧在手心里一口一个小亲亲,下一秒就是牛夫人的待遇,让从灵植园出来的林雪憋了一肚子的火,然后她就看到了如沐春风的林木。
  “今儿怎么这么高兴呢?”林雪压抑着怒气问。
  高兴过头的林木半点没察觉到林雪的异常,眉飞色舞的道:“姐你是知道的,从老路来我林氏,我在他手里吃了多少亏——今儿总算是大仇得报了!”
  嗯?
  听到这话的林雪眉头一挑,让林木细细说来。
  林木便将路长卿之前修为暴涨,最近却修为停滞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说到这一路回来,自己将路长卿说的哑口无言只能出长气的时候,更是开心的忍不住仰天长啸道:“最近这老天爷,可终于开眼啦……”
  然后,林木就被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有些套路了。
  莫非就是林木在前狼奔豕突鬼哭狼嚎,林雪于其后穷追不舍。
  原本林氏之众是不打算管的,毕竟这一幕在林氏主岛发生的次数太多了……
  但今晚林氏一众却不得不管了,因为他们发现,再不管怕是真得出人命不可。
  “雪儿,你这到底是怎么啦?”
  林青林密等护住鼻青脸肿的林木道:“有什么话你不能好好说?你这是干啥啊?”
  “是啊小雪!”
  林祥林慧等人道:“虽说小木有时候是有点欠揍,但你揍一顿也就行了,怎么也不能往死里揍啊——到底咋回事?”
  林雪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林木却是爆发了,指着自己已经不成样子的脸咆哮道:“姐你也太过分了你——我不就因为老路的修为停滞挖苦了他一顿么?你至于把我打成这样么?”
  “不说老路帮我林氏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就说人家那么大的年纪,本就时日无多……”
  “他这个年纪,修为停滞,几同等死——你居然还挖苦人家,根本就是在人伤口上撒盐!”
  “打的好,该打!”
  林木话音未落,林祥林慧等林氏子弟,不但没人再拦着林雪,反而是喊打之声一片……
  唯有林青林密等稍稍看出些端倪者,看看林雪,相互对望之中,眼底满是忧色,心说千万得自己等想错了才好……
  这万一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