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26章 有种别跑!

  PS晚了晚了,不过还有……订阅好差啊,万望喜欢的朋友,都正版订阅支持。
  …………
  如果哀求就能活命的话,面对黑衫客这等强大敌人,路长卿绝不介意求饶活命。
  只可惜黑衫修明显不是那种心慈手软,只谋财不害命的家伙。
  这点,从昨夜他对女子几修动手之时的果决狠辣,毫不迟疑,就能清楚看出。
  也是因此,在感受到那被虎狼盯上的凶狠目光,在看到那阴冷的身影出现的瞬间,路长卿便动了!
  不过却不是逃走,而是旋身向着黑衫修猛扑而去!
  一不过凝气三层之修在面对自己却不逃走,而是一脸凶狠的扑过来和自己拼命……
  这种情况明显让黑衫修略微意外,不过其也并未因此就如何紧张。
  毕竟他可是在这雷击峡让无数之修闻名丧胆的黑面煞,死在他手上的修士没有一千也绝对有八百,如路长卿这般垂死挣扎之修……
  虽然极少,却也不是没有!
  因此,黑衫修虽略显意外,却也并未怎么将路长卿放在心上,只是手掌一招,一柄黑刀便已出现于手中!
  黑刀随意一挥,便有长达二十余丈的刀芒,向着路长卿劈了过去……
  不等刀芒落下,黑衫修便已准备转身离开……
  毕竟,他绝不认为一凝气三层之白发老修会需要自己出第二刀!
  然后他便是轻咦一声!
  因为他发现即便他这一刀已经将路长卿所有的路线都已经封死,路长卿应该在这一刀之下必死无疑……
  可偏偏路长卿在间不容发之间,那本已快无可更快的速度居然又提升了那么一点!
  虽然仅仅是一点,甚至不足五尺的距离,却足以让路长卿避开狂暴刀芒的攻击核心!
  至于刀芒余波……
  在路长卿险之又险的避开刀芒攻击中心的瞬间,他的身上亮起了防御符篆的光芒。
  虽然中品防御符篆的防护力,别说不足以抵挡刀芒,甚至在刀芒余波面前,都如气泡般直接破灭……
  但明显的,这忽亮即灭的中品防御符篆,还是帮了路长卿的大忙,不但让他不至于被刀芒的余波重创,甚至让他他向着黑衫修迫近的路线,都没有因为刀芒而有太大的改变……
  依旧在径直向着黑衫修飞速迫近!
  看到这一幕的黑衫修两眼微亮!
  因为他分明感觉,眼前这白发老修像是专门研究过自己一般,不但对自己的所有细节都了如指掌,甚至在自己未出手之前,便已经想好了应对措施!
  否则的话,黑衫修敢肯定,路长卿绝不可能那么险之又险的躲过自己的煞刀攻击,并又恰到好处的抵消掉自己的刀芒余波……
  就在黑袍修想着这些的时候,路长卿已经逼进到了距离他的二十丈之内!
  去!
  狂奔之中路长卿厉吼出声!
  一柄符枪带着凌厉的破空之声,急速从十数丈之外直刺黑袍修!
  黑袍修闷哼之中,伸手一握!
  那几如炮弹一般的符枪便被其握在掌中,并持枪横扫!
  哐当的金铁交鸣之中,划出长长弧线从侧方斩至的清风剑,被生生嗑飞!
  路长卿几如遭重锤击,闷哼声中哇的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狂奔的脚步也随之变的踉跄了起来,只是依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才未直接倒地!
  “凝气三层,居然能御使双器,你这老修,有点意思——不过,也就这样了!”
  黑衫修的声音从将全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黑袍之下传出,同时再次擎刀。
  别说是路长卿这不过凝气三层的白发老修……
  就算是同阶,甚至是初攀凝气九层之修,他也有绝对的把握,将之一刀两断!
  面对即将挥落的黑刀,路长卿却并未害怕,而是一抹嘴角的鲜血看着黑袍修,嘴角带笑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反派死于话多?”
  嗯?
  正要挥刀的黑袍修嗯的一声,下一秒便凄厉的惨嚎出声……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是被忽然泼进了一瓢滚油,疼的他别说继续对路长卿挥出致命的一刀,甚至就连体内暴走的修为都无法控制,差点没直接走火入魔!
  神识攻击!
  确定了这点的黑袍修看着路长卿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心说此老修,怎么可能会神识攻击?
  再想到自己现在只不过在大意之下中了一记神识攻击,便已无法控制体内修为,全身功力恐怕无法发挥出三成……
  若再中一记神识刺,又或者这老修还有什么别的底牌……
  那横行于雷击峡野外多年的自己,今儿怕是想不阴沟里翻船都不行了!
  此念刚起,黑袍修再也顾不上路长卿,厉吼一声,转身便逃……
  “有种别走!”
  路长卿放声厉吼,听上去像是要告诉黑袍修,只要对方不跑,自己今儿就非得弄死他不可一般……
  但事实上,路长卿虽然吼的气势汹汹,实际上却在飞快的找回清风剑以及符枪的同时,三两下便席卷了黑袍修故意留下,想引诱躲在暗处没被他发现的贪财之修出来的那些稍具价值之物后,也开始撒丫子狂奔……
  那速度,比黑袍修逃走之时似乎都要更快上数分!
  “听说了么?那黑面煞又出现了!”
  “其前夜于西风口洗劫回程之修,一夜之间截杀了七八批修士,足足有近二十人丧命于其黑刀之下……”
  两天之后,当九死一生的路长卿费尽周折,再次回到雷击坊之时,黑面煞大肆截杀修士,杀人夺宝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雷击坊。
  无论是街边巷口,还是茶馆酒肆,随处可见都有修士在交头接耳,谈论此事。
  “这么大的事,混雷击峡之修,谁人不知?”
  有修一脸你以为就你消息灵通的表情冲着之前神神秘秘发话的修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才愤愤骂道:“这黑面煞不但修为深厚,又有一柄恐是精品法器的黑色魔刀在手,寻常之修遇之简直十死无生……
  却偏偏两帮一族又根本不管不说,其还浑身都罩于黑袍之下,根本无人见过其真面目,即便我等想要合力围剿于其,都找不到人……”
  说到此处,那修一脸悲怆的哀叹道“也不知我等底层散修要被其祸害到几时,方才是个头啊……”
  “还以为你知道多少呢!”
  被白眼之修闻言立即嘚瑟起来道:“你们还不知道吧?别看黑面煞这几年肆无忌惮,但今次,其可真是惹到硬茬了——前夜死于其手之修中,可有一人是鹰鹫帮一香主之亲妹子!”
  说着,其便将那香主因为不放心妹子的安全,特意高价购买了一张寄魂符让其贴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然后,其便死在了黑面煞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