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03章 补个妆先的老修

  天资不凡修为不低的宗门弟子,老子还收拾不了你们两个奸商?
  刚给人赚了大把灵石,转头还被买了的路长卿是暗自发狠,同时他也清楚,现在绝对还不是立即收拾这两个奸商的时候。
  他首先要考虑的,是怎么离开结缘坊!
  现在,就连街边随意选择的一家符篆铺都在帮忙搜索自己的行踪了……
  路长卿敢肯定,明早自己想顺利登上去往落雁岛的巨舟,绝对是妄想——毕竟,巨舟码头,可都是由刹海门外门所控制的。
  “唯一的好消息,可能就是黄烟明显只是利用自己内门弟子的身份,利诱这些外门弟子帮其办事,而不是黄氏真的有实力去控制一部分的刹海门事务……”
  想到这点,路长卿微微一笑,心说刹海门内门弟子……
  我路长卿好像也认识几个!
  不过在行动之前,路长卿觉得自己有必要对自己收拾一下。
  之前那奸商掌柜有言,白发,老修,凝气二层这些标志,是他确认自己身份的特征。
  凝气二层的修为,一时之间路长卿改变不了,但白发,老修这些,却还是可以改变的,甚至都用不着修士所常用的匿迹面具甚至功法——简单的化妆术便可。
  而且在路长卿看来,靠化妆简单的改变一下自己的容貌,效果可能没有修士所用的匿迹面罩或者功法来的好,但却明显更适合当下的自己。
  毕竟,在修士的神识之下,无论是化妆或者是功法,面具,都无所遁形。
  但相比面具功法,没有丝毫灵机波动的化妆,反倒是不太容易引起那些暗中查探自己踪迹修士的注意——毕竟神识虽有诸多妙用,但在此界,以神识查探他人,都是一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
  之前在巨舟之上为陈金飞神识所伤,他自己还得认个理亏,就是明证。
  转到某个无人角落,息息索索拾掇一番之后,再次走出来的路长卿头发乌黑,面容上的皱纹也明显光滑了不少,看上去起码年轻了三十岁!
  故意走过几个目光四下搜寻的外门弟子身边,见对方只是向自己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原本心情还微有紧张的路长卿微微一笑,向几名弟子打听宗门的所在……
  “三百里许……”
  听到这个数字,路长卿情不自禁的咧嘴。
  虽说对于修士来说,这绝非一个太远的距离,但也绝对不短!
  光靠两腿,路长卿敢肯定自己抵达刹海门山门所在,恐怕即便最快,也得是后半夜不说,而且还会累个半死。
  于是他便想到了那胡姓外门贴在腿上的神行符。
  修士赶路,除了用于水面的小型飞舟,瞬息万里的巨型巨舟之外,更有各种飞行法器,或者是御器飞行。
  御器飞行,不但非筑基之修不可,而且无法持久。
  所以大多时候,修士赶路还是靠飞舟或者各种飞行法器。
  飞行法器的价格,高昂到令人发指,绝非等闲之修能够负担,而造价低廉的飞舟又无法使用于陆地,能提升速度的神行符,便是最好的选择。
  “好东西啊,而且价格还不贵!”
  购买了两张神行符贴在腿上,速度风驰电掣,路长卿不禁咧嘴直乐,心说这速度怕是绝对顶的上小汽车跑高速了……
  唯一让他有些不爽的,可能就是因为速度太快又没挡风玻璃,自身的修为又暂时还无法做到全程御器支撑护罩……
  因而不但劲风扑面,就连脸上的粉都给吹掉了不少!
  刹海门之山门,直插云雾间。
  山门之下有一长阶蜿蜒其中,绵延不知多远,高大牌楼之上,刹海门三字苍劲有力,自带震慑之意,隔着老远都让路长卿不敢直视……
  虽山门有法阵阻隔,但山门之下却依旧有外门弟子把持,显然是为了预防有什么急事,让这些弟子内外通传。
  路长卿赶到之时,天色已暗。
  但他却并未立即上前,而是躲到一旁补了个妆先……
  看到一年纪老大不小的老修往脸上扑粉,两名值守的外门弟子那脸色……
  不过好在,二人并未因此而放出神识直探路长卿的真面目——毕竟路长卿修为虽低,但能来山门的,谁知道其和门内谁谁有关?
  这些值守弟子无一不是八面玲珑之辈,自不会犯下这等低级错误。
  “两位前辈!”
  到了近前,路长卿也不管两名弟子的脸色,揖首一礼之后才道:“在下有事,想求见陈金飞前辈,不知可否代为通传?”
  “陈师兄外出未归!”
  “那杜焕亭前辈呢?”
  “杜师兄正在闭关,任何人等,不得打扰!”
  听到二人居然一个不在一个闭关,路长卿很是郁闷。
  毕竟在他看来,他所认识的刹海门内门三人之中,软柿子以陈金飞为首,而杜焕亭次之,而崔羞月……
  别看其只是个女人,而且看起来是又骚又媚,似乎是个男人都能让其宽衣解带岔腿相迎……
  但事实上,其绝对是三人之中最难缠的一个!
  如果没有必要,路长卿在现阶段,当真是一点都不想跟这个女人扯上关系……
  可事到如今,路长卿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问道:“那崔羞月前辈可在?可有闭关?若是没有,可否代为通传?”
  “崔师姐最近的确在山门内,也未闭关……”
  见路长卿所提之人,无一不是门中内门弟子中的风云人物,两名值守弟子的神色极其恭敬,小心翼翼道:“通传自可,只是不知道友和崔师姐是何关系?宗门规矩,无事打扰内门弟子清修,罪责不轻,还望道友体谅……”
  “在下与崔前辈……”
  路长卿欲言又止,微露怀缅之色,然后才自信满满的笑道:“二位只需转告崔前辈,就说之前巨舟相遇,一别数月,甚是思念便可……相信崔师姐得到传讯,定然会尽快过来,绝不会为难二位前辈!”
  那怀缅之色,还有那欲语还休的话语,再想到关于崔羞月的那无数风流韵事……
  两个值守弟子心中的八卦之火是熊熊燃烧,却也不敢怠慢,立即传讯。
  刹海门深处的某个洞府之内,灵气如雾。
  在这如雾般的灵气中,崔羞月却并未修炼,而是懒懒的躺在玉床之上一脸意兴阑珊的模样。
  要是等闲之修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情不自禁的暗骂崔羞月暴殄天物!
  毕竟能在如此灵气充盈的环境下修炼,对于多少修士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谁会舍得如此浪费光景空耗时间?
  但崔羞月明显是不会在乎的。
  毕竟自从她晋升为刹海门内门弟子以来,她已经足足在这洞府内修炼生活了过二十年,普通人做梦都不敢奢求的修炼环境,对于她来说却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常,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
  更何况此刻无心修炼,根本不是她想空耗光景,实在是即便强行修行,也修之无用!
  早在年许之前,她便已经是筑基大圆满修为。
  只有成功筑基,她的修为才能继续精进,否则即便再如何苦修,修为都不可能再有寸进。
  对她们这些内门弟子,宗门虽会提供筑基丹,却因为筑基丹实在太过珍贵,所以宗门仅会提供一颗……
  一旦筑基失败,再需筑基丹进行筑基的话,就得靠她们自己去完成宗门任务来换取,而这些任务,又无一不是九死一生,艰难至极的任务。
  也是因此,崔羞月这两年来是想尽办法,想要提升自己的筑基成功率。
  之前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了可以提升一丝筑基成功率的固本丹并凑足了灵药,想要去往落雁宗丹房请丹师帮忙炼制……
  可谁知道因为和路长卿小小的过节,她们是请丹师炼丹不成不说,还被落雁宗直接给赶了出来!
  现在,落雁宗丹房所有丹师,都不敢接替她炼丹的活,而找其余的小丹师,要么就是要价太高要么就是成功率不够,让她下不定决心……
  “那该死的老家伙……”
  一想到因为路长卿,不但让自己花了好大力气,好不容易才将其拴于裙下的陈金飞远离了自己,同时更是让自己炼制固本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崔羞月就是忍不住的咬牙切齿,心说如果可能,自己定要将那老家伙满头的白毛一根根的拔下来泄愤……
  正咬牙切齿之间,阵阵灵机波动从洞府法阵之上传来。
  “这么晚了,还会是谁?”
  想到可能是已经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杜焕亭的传讯,想到这家伙也是凝气大圆满修为,说不定将来就在自己前头筑基,原本不想搭理的崔羞月不得不强打精神,挥手破开法阵,放传音符入内。
  “……之前于巨舟之上,与仙子一见如故,数月不见,甚是思念……”
  看到这话,简直无一句不是在暗示和自己有什么暧昧之事,本就心情不好的崔羞月是勃然大怒,心说不知是哪个大胆狂徒,居然胆敢跑到我刹海门山门调戏自己……
  简直是活的不赖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