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50章 老牛嫩草

  林氏主岛的鸡飞狗跳,路长卿都不知道。
  当然了,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可能去管。
  几个月来,虽然帮了林氏不少,但路长卿绝不会以为如此林氏就该对自己如何……
  因此他依旧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
  也是因此,虽然很多时候他都知道林氏的问题,也很确定要是自己为林氏之家主,该当如何等等……
  但林氏之事,除非林雪林木主动问起,自己顺手推舟一下之外,别的路长卿根本就不会管,很多时候都处于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绝不会觉得自己有本事,或者觉得自己已经是林氏的一份子,然后什么事情都要掺和一下的想法。
  这不是他的性格。
  因此,路长卿在副岛之上,还是按部就班。
  吃饭,为几张彩页填色……
  唯一的区别就是,之前用来修炼的时间,现在全都被他用来消磨因为露芽藻而入侵经脉的那一丝暴虐灵机了……
  早起,活动筋骨……
  吃过些东西之后,路长卿便在副岛码头静候以待。
  十几二十艘飞舟,满载林氏各色人等整装待发,场面又似乎回到了路长卿初次跟林氏去赤化坊的时候。
  “老路!”
  “老路,精神不错啊!”
  路过的舟上一众,如林祥林慧等,纷纷热情的和路长卿打招呼。
  那份热情,就连路长卿都有点受宠若惊。
  路过的林青林密等众也点头示意之时,只是那微皱眉头中暗藏的怪异,让路长卿在回应之时,也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林雪御舟而来,依旧是白衣胜雪青丝高挽,既有着如花女子的青春貌美,更有着小小年纪被迫承担的英武坚韧,无比耀眼夺目。
  看到对方看向自己之时目光中的心痛之色……
  都差点想要开口询问林雪为何如此的路长卿,在注意到坐在舟上的林木那满脸的淤青之后,果断闭口不言……
  外界,暴风潮涌依旧是惊涛骇浪……
  舟内三人,除了呼吸声便安静至极。
  但事实上,舟内却远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比如林雪盯着林木时随时都有可能火山喷发的杀气,林木梗着脖子又怂又不肯认输的倔强……
  路长卿即便是瞑目养神,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眼见林雪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林木再不投降十之八九会被当场摁倒暴揍之时,路长卿不得不干咳睁眼道:“雪儿小姐,林木前辈已经是大了,别动不动就打……”
  “用不着你老路在这儿装好人!”
  林木委屈巴巴的的叫道。
  “你说!”
  大怒之下的林雪一丢长蒿,指着林木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跟不跟老路道歉?”
  “有话好说!”
  路长卿不得不挡在林木身前道:“雪儿小姐让林木前辈向在下道歉——可是因为林木前辈笑话在下修为停滞之事?
  若真是因此,当真大可不必!
  且不说林木前辈只是戏言,就说在下这修为停滞之事……”
  路长卿笑道:“不过就是误尝灵藻导致暴虐灵机入侵经脉,估计再有三五天消磨化解,便已能祛除无碍了!”
  “当真?”
  林雪闻言面色一喜道。
  “自然是真!”
  路长卿伸手笑道:“若是雪儿小姐不信,大可以神识探知!”
  林雪也不客套,抬手便握住了路长卿的脉门,感知一番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嗔怪道:“你也真是,明知灵藻之性难测,你却偏偏成天白龙——当真是觉得命长活够了不成?”
  路长卿便笑,不做解释。
  林木却咬牙切齿的盯着路长卿道:“老路,你故意的是不是?”
  “什么?”
  路长卿问。
  “还什么!”
  想到要不是昨日自己笑话路长卿,路长卿分明给自己气的直出长气,自己回到主岛就断然不至于那么嘚瑟,要不那么嘚瑟,就绝不会招来这一顿暴打,并被林氏千夫所指……
  林木便气的浑身直哆嗦道:“既然你明明知道自己的修为停滞,不过是灵藻之暴虐灵机所致,几日消磨便可复原——若非故意,那为何本少爷昨日笑话于你,你居然一味忍气吞声,故作急怒攻心之状,让本少爷以为你之修为当真停滞,并因而得意忘形……”
  “我有么?”
  路长卿表示自己昨日真没有忍气吞声,自己当时只是有些累了,不想说话而已。
  “你还敢狡辩!”
  林木悲愤欲绝道:“老路啊老路,你害苦本少爷了你!”
  “不要将所有问题都怨在别人头上!”
  心情大好的林雪鄙视道:“你要是不那么得意忘形,人家纵使真有心害你,你也不至于斯——说到底,若是你真要怨,还是得怨自己蠢……”
  “我蠢?”
  林木闻言如遭奇耻大辱道:“本少爷之修行资质,乃是林氏公认之第一天才,修行速度也是自先祖以来林氏首屈一指之存在——你居然骂我蠢?”
  “要是不蠢,为何还会在人家手里吃了一次又一次的亏,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当却还不长记性?”
  林雪挖苦道:“明知道自己玩心计不是人家的对手,却还次次送上们去自取其辱——你自己说,你这不是蠢是什么?”
  “……”
  林木气的直抓狂,跳脚悲愤道:“姐,你凭什么这么胳膊肘向外拐,总帮着他老路说话——他是你什么人啊他!”
  “我是帮你不帮亲!”
  林雪冷哼,但其的脸色,却在这话之下,羞的连脖子都红了,赶紧转身假装驭舟……
  林木还在抓狂的团团转,压根没注意到这点。
  但路长卿却敏锐的注意到了。
  再联想到林青林密等人早上时看自己的眼神,还有林木不过因为笑话了自己几句便揍成这般惨状……
  年过七旬之长工得主家千金小姐之芳心……
  这种桥段真发生在自己身上,路长卿除了暗叹修士男女感情,还当真无法以常理论之外,虽有窃喜,但更多的,却是心头惴惴!
  虽说老牛都喜欢啃嫩草,路长卿本身也的确有着一颗老牛嫩草的心……
  林雪无论是身段容貌还是修行资质,都算得上是嫩草中的极品,他不可能完全对这种情况无动于衷。
  但路长卿更清楚,老牛所喜欢啃的嫩草,是那种不啃白不啃,啃了也白啃,不需要负责的嫩草!
  像林雪这种只要啃了就会惹上一身麻烦,而且人家修为还高,想甩都甩不了的嫩草……
  无论是从他现在一心只想着修行增寿,不想平添麻烦的角度来说,还是从不愿辜负姑娘的一腔情义来说……
  路长都是绝不愿意去招惹的。
  但很明显,在当下这种情况中,无论他心里怎么想,却也只能纠结,根本没有快刀斩乱麻的机会……
  便是在这种纠结之中,飞舟便到了赤化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