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38章 灵藻退化

  吃完饭,照例详细记录各种,然后给十几张图纸填色……
  但忙完这一切之后,路长卿没有如之前一般拿出灵果啃——已经吃光了。
  也没立即拿出灵石进行修炼。
  路长卿从脖子上摘下黑月吊坠握在了手中,静静等待。
  月上中天,月华流下。
  路长卿轻握黑月吊坠,双目微瞑。
  那些铭记于脑海中的关于各种鱼虾蚌蟹海藻灵藻等等的资料,便逐渐在脑海中流淌起来……
  随着这些资料的流淌,黑月吊坠之上的金线,在不断的泛起……
  大半个时辰之后,始终无法联结成片的金线,终于直接崩溃!
  路长卿睁眼,微微一声轻叹,心说看来这黑月吊坠终究只能根据足够多的资料进行推演,查漏补缺,而无法做到凭空演缀,万事皆能啊……
  刚才的推演,因为所需的资料差缺太多,而根本无法完成。
  虽说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所以谈不上有多失望,但遗憾明显是无法避免的。
  原本还想顺道根据这些日子所搜集的砂石岩石等等的资料,推演一番炼材矿藏存在的路长卿便也没了强行推演的心情,将黑月吊坠重新挂回了脖子,然后便躺在吊脚楼上仰望星空的同时暗自思忖,心说看来过几天再去赤化坊之时,自己是有必要去丹市看看了……
  虽说丹市之丹药,都是以灵药灵材等等凝结成丹,而且都是为修士准备的。
  但路长卿觉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普通渔获通过各种灵藻之类进阶为妖渔,过程其实和普通人修行进阶为修行者有几分相似。
  灵藻在其中所扮演的作用,也和那些灵药丹药在修士在修行的过程中所扮演的作用类似。
  “如果等通过丹药相关加深对灵藻之于妖渔的理解……”
  路长卿相信,说不定定就能让自己在掌握让普通渔获进阶为妖渔方面,有所突破。
  想通此节,路长卿微微有些郁结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下来,再次开始了修炼。
  “老路……”
  可能眼见又要到暴风暗涌休渔的日子,自己又有机会去赤化坊和那些娇俏小女修勾勾搭搭的缘故,再次过来收取渔获的林木心情大好,甚至都注意到了路长卿情绪不高,调侃道:“咋的,这灵果挥霍完了,修炼速度慢了,就嘚瑟不起来啦?”
  连遭打击的路长卿被林木这么一调侃,顿时嘿嘿一笑道:“家族后天发月例是吧?前辈莫忘了该给我的那六块灵石!”
  林木立即就歪着鼻子走了……
  “小样!”
  看着林木哆哆嗦嗦而去的背影,路长卿几天来积累的沮丧心情是一扫,嘿嘿笑出声来,心说我治了不妖渔,难道还治不了你?
  就你这小样也想刺激老夫?
  找刺激呢!
  开心之下,忙完一切的路长卿是状态大好,在同样的时间内,给画作的填色都多填了好几张。
  不但如此,一夜修炼起来,发现因为没有灵果的辅助,修炼效果比之往日差了一大截的他,心情都没有如昨日一般受到影响而格外低落……
  淡然应对。
  时间一晃,又是几天过去了。
  紫竹灵藻彻底的蜕化成了普通的紫竹藻,普通鱼虾蟹之类在吞噬灵藻之后直接爆体的问题,也依旧没有解决。
  不过路长卿却已经彻底的放平了心态,该渔获渔获,该修炼修炼,该下潜进海底查探就下潜进海底查探……
  有些部分因为海水过深,暂时无法下潜至少底,路长卿便直接略过,准备在赤化坊购置了辟水符之后再说。
  浅海的查探,又发现了几株灵藻。
  但因为之前紫竹灵藻的经验,路长卿除了采集了一些碎屑以投喂观察所用之外,并未如之前一般直接连根拔起,带回于礁石围墙内种植,而是准备想办法多了解一些相关情况再说。
  “老路,好了没有你?”
  看着路长卿在礁石岛上一会儿这里喂鱼一会儿那里瞅虾,等的不耐烦的林木是没好气的道:“你说说你啊,不老老实实的海捕,还可以说你已经超额完成了结缘定额,再想如何别人管不着,可你不好好修炼却瞎忙活这些——你对得起你自己么?”
  “好啦,就完了!”
  路长卿懒得去搭理自从自己没了灵果修为降下来了,就成天在自己面前摆天才以及前辈架子的林木,只是回应一声,便继续忙活。
  “老路啊老路,可不是本少爷说你啊……”
  路长卿这种态度,明显让林木觉得刺中了痛处,所以即便是路长卿已经忙完上了飞舟,林木都还在意犹未尽喋喋不休的道:“你这么大年纪才来求取仙缘,容易吗?现在要是不努力,再过七八年年过八十之后,你想努力都晚啦……”
  路长卿头疼不已,却因为自己必须要乘坐林木的飞舟回副岛躲避暴风暗涌,所以不得不硬着头皮忍耐,等到林木换气的当口赶紧插嘴问:“雪儿前辈,还在照料灵田?”
  “当然!”
  林木点头的同时敲击船舷鼓着两眼道:“本少爷说你,那是为了你好,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耐烦,听本少爷说完——本少爷可是看在你我关系不错的份上,对你良言相劝啊,换别人,求本少爷说本少爷还懒得浪费口水呢!”
  “待会儿还请前辈带我去灵田!”
  路长卿道:“许久不见,在下想向雪儿前辈问个好!”
  “想让本少爷带你去见我姐没问题,但现在你得给我好好听着!”
  林木哼哼有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本少爷可真是为了你好啊老路,所谓年少不努力,老头徒伤悲啊老路……”
  “老路,回来啦!”
  看到路长卿回来,就连林春林密看到路长卿都笑着点头示意,林氏子弟们更是热情的打着招呼。
  有人注意到路长卿神情憔悴,关心道:“知道你急着提升修为,但也需时刻谨记过犹不及的道理!”
  “多谢各位前辈提醒!”
  路长卿点头的同时悻悻的瞅着林木,心说自己这脸色差,哪儿是修炼过度啊……
  被这家伙唐僧念经一般嗡嗡嗡了一路,自己这脸色能好看的起来么!
  相比路长卿的愁眉苦脸,林木表情那叫一个神采飞扬!
  一想到这两个月来,自己在路长卿面前是吃了不知道多少的暗亏,这还是第一次将路长卿说的哑口无言,林木就是浑身舒畅,好比猪八戒吞了人参果……
  一个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