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15章 金大腿上门却不敢抱

  “居然没打起来?”
  在坊内各处转了几圈,发现雷击坊并未有因大能之修在其间大打出手而造成的破坏痕迹,在酒肆坐了一阵,同样没发现有人关于雷击峡两帮一族大打出手的议论……
  路长卿揪着胡子一脸狐疑。
  他绝不会怀疑当初自己的猜测是错的,他只是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苦心经营了如此一盘大棋的马氏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收手!
  猜测可以有很多。
  但身份低微的路长卿,明显没有任何可能去证实这些猜测。
  当然了,他也没有去证实的意愿。
  如他这等修为,一旦被搅合进两帮一族的倾轧当中……
  他敢肯定,自己随时随地,都会如虫子一般的死掉。
  但很明显,如果大人物们看上了一只虫子,那么这只虫子愿意或者不愿意干什么,可全然由不得他!
  就如现在。
  就在路长卿已经放弃猜测马氏为何在最后关头收手,而是纠结于两帮一族依旧保持着三角鼎立的态势,雷击坊的势力格局也因此维持原状,没有丝毫变化……
  自己想乘着格局明朗,抱最粗的那根大腿,凭借对方之力确定自己在抱日谷地位之事已经完全泡汤,自己想要独霸抱日谷,定然要比如此面临更多风险的时候……
  一名中年美妇施施然的走进了酒肆。
  此界之修,但凡修为达到了凝气五层,保持青春靓丽的身段容貌,根本不在话下。
  自然的,这中年美妇的所谓中年,更多的是因为她当前所展现出来的状态,而非她的年纪……
  也是因此,她身上所谓美妇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美,也绝非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竭力挽留的那种美。
  其就像是十七八的姑娘身上却散发着成熟,优雅,雍容,结合了女人所有优点的那种美……
  如熟透了的樱桃。
  这样的女人,对男人而言,有时候甚至比花样年华的姑娘更具有吸引力。
  只是这中年美妇出现之后,之前已经在酒肆中喝的醉眼迷离,已经开始借着酒劲老子天下第一的修士们,却不但没有因此而借酒装疯调戏上一把,反倒是个个立即像是全都没有喝酒一般,不但说话的声音瞬间小了许多,甚至连偷看都不看偷看这美妇一眼。
  这种变化,路长卿也注意到了。
  所以他也开始眼观鼻鼻观心,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只是在心中暗自猜测这美妇的身份。
  不成想,美妇却已经和他同桌坐下,自我介绍道:“我是马氏之人,大家都叫我芳姨!”
  “路长卿见过前辈!”
  路长卿起身见礼道:“不知前辈此来,可是有何指教?”
  “不必拘礼!”
  芳姨挥手便起了隔音障,这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路长卿道:“以凝气二层修为,在绿级雷击风暴到来之前离开了雷击坊,不但能毫发无损的活着回来,而且还突破到了凝气三层——看来如今,当真是不能纯以修为高低论英雄了……”
  “在下资质低劣,年迈体衰,万不敢当英雄二字!”
  路长卿干声道:“一切不过是机缘凑巧,在下一时幸运尔……”
  “是凑巧么?”
  芳姨嫣然一笑,目光灼灼道:“你可别告诉我,在雷击风暴之前冒死离开雷击坊,也是凑巧!”
  若是此时局势已经明朗,而这一看就知道在马氏之内地位不凡的芳姨再这么问自己,路长卿怕是会忙不迭的告诉对方原因,然后趁机抱紧大腿……
  家族之柱石,半步金丹之修进阶金丹不但失败,还身受重伤这种流言都能传的满城风雨,这要说其中没事,估计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金线帮和鹰鹫帮异动频频,受到威胁的马氏却稳坐钓鱼台。
  其中是谁的事,更是不言自明!
  能从这些蛛丝马迹中看出这么多,绝非路长卿比芳姨聪明多少,实在是曾经各种宫斗权谋的电视剧电影看的多了,这种小把戏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不值一提。
  但现在,这些话路长卿却一句都不会对芳姨说。
  他可不想大腿没还没抱稳,就成了金线帮和鹰鹫帮两帮的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死的不明不白……
  也是因此,路长卿咬死一句,自己当时冒死外出,实在是因身上灵石不足,加上修为低下,在平常时分,又根本争抢不过雷击峡内外那些如狼似虎的同道……
  因此便想要乘着雷击风暴,大量雷电炼材在风暴之下新孕,打个时间差多赚取一些灵石,维持修炼而已。
  “以你修为,在雷击风暴之时身处野外,几同寻死无异!”
  芳姨道:“命都不要了你却说你想要多赚灵石维持修炼?你觉得我会信么?”
  “在下句句属实!”
  路长卿言之凿凿,同时苦笑道:“至于说命都不要了却说想多赚灵石……前辈你说,就在下这把年纪这等修为,除了拼了老命想办法提升修为之外,还有逼得办法么?”
  “芳姨你信那老家伙的话?”马成问。
  “那你信吗?”
  芳姨反问。
  想到路长卿的情况,马成道:“若不尽快提升修为,那老家伙怕是没多少年可活,横竖都是死,不如拼死求个机会,倒也说的过去——芳姨你认为呢?”
  芳姨便不回答,只是笑。
  虽然她的感觉和马成的感觉一样,也觉得路长卿说的是真的。
  但正因为觉得路长卿说的是真的,她才觉得路长卿的话,自己一个字都不要信——因为她知道,她自己就能做到将假话说的比真话都要真。
  “既然如此,要不要想办法拉拢他?”马成又问。
  “既然他不愿意说实话,我马氏又何须纡尊降贵?毕竟这天底下的聪明人,可不止他一个!”
  芳姨摆手的同时道:“不过既然我雷击峡有了此等人物,我们也决不能放任不管——让人多多暗中留意吧,毕竟这种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派上用场!”
  要是之前,听到芳姨这般安排,马原可能还会反驳几句,觉得没有必要为这么一老家伙多此一举。
  但现在他不会了。
  毕竟从过去几天收到的风声来看,之前芳姨觉得徐滨公孙二人是准备将计就计的估计是对的。
  因为芳姨,马氏才避过了灭族之祸。
  其此时开口,马成又岂会不听?
  看着芳姨和马成离开的背影,路长卿肉疼不已……
  毕竟送上门的金大腿自己却不敢抱,那种感觉就跟叫花子入宝山而空回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即便是知道只有空手而回才能保命,否则随时都有可能万劫不复……
  也照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