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55章 术法挑选

  “老路你居然已经凝气成功了?”
  “不足四月,就已经凝气成功——天哪……”
  知道路长卿已经凝气成功,别说是普通之林氏一众,就连林青林密等都是大为惊讶。
  只不过和普通林氏一众相比,林青凝气八层之修为,加上丰富的经验,在放出神识细细查探一番之后,立即便察觉出了不少端倪……
  他发现路长卿虽的确引气成功,但气息太过驳杂短促!
  “此明显是大量使用灵石以及灵果辅助修炼,导致丹田经脉不够宽阔所致——长此下去,其修为可能很高,但争斗之力,却要远弱同阶,并且万一真有机会筑基的话……”
  虽然好奇路长卿到底哪儿搞来如此之多的灵石和灵果,但林青并未多问,只是在亲引路长卿去挑选术法之时提醒道:“修行之道,一如建甑筑瓦,必先夯实根基,方才大有可为……
  若一味借助外力追求速度,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根基不稳——如聚沙成塔,空中楼阁,后患无穷啊……”
  不过在注意到路长卿头上又多了不少的白发,那原本就已经开始衰败的气血,似比先前更加多了几分衰败之后,林青便点到即止,开始指点他挑选术法。
  虽然是低阶术法,却不但分攻守以及辅助,而且还分上中下三品。
  品阶高之术法,使用之后,无论是威能或者是辅助之功,都要远超低阶术法。
  “你乃杂灵根,各系术法皆可修习!”
  林青指着一门术法道:“此乃炎爆术,乃是我林氏典藏中唯一之上品术法,本只传我林氏之核心子弟,但考虑到你为我林氏建功不小——若你有意,亦可修习!”
  若是可能,路长卿也想选炎爆术。
  毕竟他也知道自己一味追求修行速度,导致丹田经脉不够宽阔,术法之威能必然大打折扣。
  全都修习高品阶的功法,多少能弥补一些威能不足的问题。
  只可惜他不能。
  原因很简单,因为凝气之修每一层修为都只能修炼一门术法,也就是说他一旦选择了炎爆术,那么还想修习别的术法,就只能等到凝气二层之后了!
  而修士之修炼,修为越低,修为之提升也就越快。
  而随着修为的增加,修炼的难度便也开始成倍增加——到了那时,修士本身资质对于修炼速度的影响,才会逐渐显现!
  就像之前的引气期,路长卿只要肯冒根基不稳的风险,便可通过充足的灵石以及大量的灵果,轻易的提升修行速度。
  但在修为进入凝气一层之后,即便路长卿肯冒同样的风险,同样使用充足的灵石以及大量灵果甚至是丹药,他的修行速度都会因为资质不足而大受影响!
  别说是林木林雪这等双灵根异灵根类的小天才之修,即便是对比资质只比他稍好的四灵根之修……
  没有数倍于四灵根之修的修行资源以及数倍于四灵根之修的努力……
  以他杂灵根之资质,就别想跟上四灵根之修的修炼速度。
  也就是说,别看路长卿从引气入体到成功凝气,只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速度快的惊人。
  但要从凝气一层进阶到凝气二层,即便同样拥有普通之修想都不敢去想的资源去堆砌,路长卿都不知道自己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成功进阶。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个一年半载,是绝对没有任何可能的。
  而先,那灵藻园内培育的灵藻,仅仅是靠着海灵壤勉强存活,要是不能随时以术法助其补充灵气,又无海底灵窍散发之灵气滋养……
  别说是一年半载,怕是要不了两个月,灵藻园内那些自己辛辛苦苦几个月才搜集的灵藻,便全都会因为海灵壤内之灵气耗尽而退化成普通海藻,甚至是直接枯死。
  这种情况,可绝不是路长卿想要看到的。
  所以最终,路长卿并未选择那高阶的炎爆术,而是选择了中阶的灵雨术,以求修习之后,能滋养灵藻。
  “其余家族子弟,想选择炎爆术而不得,你可倒好!”
  看到路长卿之选择,林木摇头的同时也笑道:“不过也好,以你之根基,即便是修习高阶术法,恐也助力不大,还不若选择辅助术法——辅助术法虽不利争斗,却大利谋生!”
  “路长卿,你傻啊!”
  听到路长卿可以选高阶炎爆术不选却选了中阶的灵雨术,别说是林祥林慧等家族子弟,就连闻讯而来的林雪都不住白眼,为路长卿如宝山而空回感到惋惜。
  毕竟,这中阶术法,只要想修习,很容易就能找到。
  可这高阶术法,那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即便找到,那至少也是过千灵石啊!
  路长卿便笑,不会告诉林雪,对于别人来说,这高阶术法功法之类,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
  但对自己来说,得到高阶术法,却并不比普通之修得到低阶中阶术法难上多少。
  所以现在,他更愿意只选对的,不选最好的。
  “随便你吧!”
  眼见路长卿自己都不以为意,大感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林雪没好气的白眼,然后又哼哼道:“不是不要本小姐给的灵果么?就不信没有那些灵果,你之修为还能提升如此神速!”
  路长卿也不辩解,只是说了林青关于一味提升修为,导致根基不稳的话题。
  “根基不稳虽然难办,但只要还在凝气期内,却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对于路长卿之根基不稳,林雪虽有担忧却还是道:“所以当下,你还是先想着如何将修为提升至凝气五层,到时灵哺自身,便可多得十数二十年之命——等到那时,你再考虑根基不稳之类的问题不迟!”
  “在下也是这般认为!”
  原本因为林青的话颇为担忧的路长卿,听完林雪所言长舒一口气回道。
  听到路长卿回答的林雪,心头便有种心意相通之感,欢喜之余道:“我虽未修习灵雨术,但所修之冰露诀却和灵雨术颇有异曲同工之处——你看看有何不解之处,我也好帮你参详!”
  “且让在下自行琢磨!”
  路长卿道:“等真有不解之处,再行求教不迟!”
  “也罢!”
  林雪也不坚持,只是见左右无人,又塞过两颗灵果给路长卿同时道:“以后没人,你我不必如此拘礼——唤我雪儿便可!”
  “不敢僭越!”路长卿忙道。
  “随便你了!”
  林雪一脸真是给你脸了的恼火气哼哼而去,心说真是一个榆木疙瘩!
  看着林雪从不多的资源中为自己节省的灵果,再想到这丫头越来越直白的表示,路长卿挠头不已,心说这天下事还真是,最难不过辜负美人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