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08章 雷击风暴下的暗流

  PS等下还有,稍安勿躁。
  ……
  因雷击峡周边,雷电无处不在,因而辟雷相关的法器法宝,是多不胜数……
  不过和客栈一样,这些相关法器法宝,照样都有着一个让人心里堵的发慌的价格……
  当然最让路长卿生气的,还是那些掌柜伙计见他不买之后纷纷露出一个你个穷鬼,买不起你看个屁的嘴脸。
  住客栈不但被坑了大把的灵石还得受气,路长卿可以忍。
  毕竟他必须寻找一个落脚之处,将修为先提升到凝气三层……
  但这些出售霹雷物事的的铺子也都是这样一幅嘴脸的话,路长卿就忍不了了!
  “也就是老夫现在不想跟尔等刁民一般见识,否则老夫一怒之下,分分钟都能让你等这买卖全都干不下去!”
  确定此界虽是用修士手段避雷,但原理其实想通的路长卿很是在心头腹诽一番,然后才走进了别的铺子,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置了大量凡铁,皮革等物,然后便回到了客栈的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路长卿不是在房间里鼓捣这些皮革,凡铁,就是在修炼,或者借着从窗户内透入的初阳或者月华,凝练灼魂刺第二层,又或者推演残破剑诀……
  除了偶尔出门吃些灵食,探听些周边风声之外,路长卿基本都不出门。
  但最近两天,路长卿出门去不远酒肆久坐的频率,却是明显增加!
  “前阵子,紫霄角有一株雷击莲应紫雷而孕,近百之修大打出手,陨落者不下数十!”
  “前阵子,有一修独得两寸千年蕴电木,卖出了近万灵的高价……”
  对于这些流言消息,路长卿并不是太过上心,他更关心的还是马氏老祖的消息。
  控制雷击坊的,是两帮一族。
  两帮,是为金线帮和鹰鹫帮,一族就是马氏。
  长久以来,两帮分别控制雷击峡所有的修士物品交易以及各种雷电炼材的贩售,而马氏则控制着雷击坊的酒肆客栈等等营生,原本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但就在最近这些天,却有风声传出,说是马氏筑基后期的老祖冲击金丹失败,根基大损,随时都有即将陨落之相!
  这种神仙般人物的生死,按说和路长卿等这等不过在雷击峡讨生活的底层人物毫不相关……
  但路长卿却并不这么认为。
  因为他分明发现,自从这消息传出之后,金线帮和鹰鹫帮异动频频,甚至就连被认为是整个雷击峡最安全之地的雷击坊,现今都暗流涌动!
  万一这消息确定是真的,那么两帮一族一起控制雷击坊的平衡,就将立即被打破……
  那么到时,原本该是整个雷击峡最安全之地的雷击坊,到时候就可能变成整个雷击峡最为危险的区域!
  也是因此,路长卿自从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是格外关注,为此甚至不得不特意的改变了作息,增加了去往酒肆多呆的时间……
  在酒肆坐了足足近个时辰,却并未听到和马氏相关消息的路长卿再次回到了客栈,却并未如往常一般借着灵酒中的些许灵气打磨灵力,而是在第一时间进行了皮革等等的制作,神情中甚至隐又焦躁之色!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明明前两天相关消息是满天飞,而今日却根本没听到相关消息……
  路长卿怀疑,这根本就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也是因此,他才想要抓紧防电套装避雷针等的相关制作,并且已经下定决心,只要这些东西准备好,自己就要在第一时间离开雷击坊,一刻都不多呆!
  虽说修为不到凝气三层离开雷击坊和送死无异,但相比于留在这神仙打架的雷击坊,路长卿宁可去往野外送死……
  毕竟一个是九死一生,一个是十死无生,怎么选根本不用问。
  就在路长卿刚刚将防电套装和避雷针等等制作完成之时,雷击风暴即将抵达的时候,却也快要到了……
  雷击风暴,可能是雷击坊独有的现象,其和普通海域的暴风潮涌有些类似,也都受到无垠之海深处封禁长城的影响,却又不如暴风潮涌那般规律特定。
  简单的来说就是,暴风潮涌抵达的时期是相对可控的,什么时候抵达,强度多少,周边修士都心中有数,并都早早的做好了防护措施,并且在防护措施做好之后,很多年的时间内几乎都用不着调整。
  但雷击风暴却不一样。
  雷击风暴的抵达时间只是大概的,其强度也是不可控的……
  雷击风暴的强度,总共分为橙赤红蓝绿黄紫七级,橙赤红级的雷击风暴,普通修士配备的霹雷装备,都勉强可以抵挡,但到了蓝绿二级,就必须要用专业霹雷符阵,才有可能勉强抵挡了!
  而一旦达到了黄级,则整个雷击峡谷唯一的安全之地,就是雷击坊!
  只有雷击坊利用灵脉之力支撑而布置的大阵,才有可能抵挡的住黄级雷击风暴的狂轰滥炸……
  至于传说中的紫级,则不提也罢。
  因为雷击风暴的强度太不可控,再加上有时候即便是如橙赤红等级的雷击风暴中,都会夹杂着局部的绿黄等级的高强度风暴……
  所以但凡不是对自己的修为有信心到了极点,对自己的运气有信心到了极点的修士,即便平时他们会露宿野外,但在雷击风暴临近之时,其基本都会提早赶回雷击坊避祸。
  今日就是如此。
  大量平时潜藏雷击峡各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修士,都如老鼠一般从洞穴里爬了出来,带着各自的收获乌泱泱的向着雷击坊蔓延而回……
  路长卿却在这所有人都赶回雷击坊避祸的当口,逆向而行,身上贴着几张最简单的霹雷符,独自一人于这雷击风暴来临之前的时分,向着结缘坊之外的野外而去……
  “这时候出去,而且浑身还只有两张霹雷符——简直找死!”
  “居然还是凝气二层,估计是活的不赖烦了吧?”
  无数神识肆无忌惮的袭来,不知道多少修士看着路长卿的背影,面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唯有在雷击坊东坊的马氏大宅高高的望楼之上,一名中年美妇,望着路长卿的目光中,满含深意,久久都不愿挪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