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1章 你个老东西坏的很啊

  修士之寿元,和本身之修为,息息相关。
  尚未筑基之修,虽说容颜能因修为而维持不朽,但寿元却和一般普通人相差不大,八十之后,气血便急剧衰败……
  近百之时,油尽灯枯。
  也就是说,普通修士年过八十即便不死,还能苟延残喘,也会因为气血衰败而极大的影响修炼效果!
  但只要修至凝气五层,达到灵哺自身的境界……
  虽然寿元不会因此而增加,但可止住气血急速衰败之势,无需担心因气血衰败而影响修炼效果。
  两世为人,加起来才活三十来岁……
  光是想想路长卿就觉着憋屈。
  “筑基之修,便可寿百五之数!”
  路长卿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竭尽所能的筑基!
  不求长生不死,只求能痛痛快快的活一世!
  但显然现在就去考虑筑基是不现实的。
  现在路长卿将所有目标,都集中在争取在年过八十,气血急速衰败之前,先修炼到凝气五层!
  只有先修至凝气五层,才有资格去考虑筑基的问题。
  天赋之修,凝气五层,所耗不过数年。
  即便一般之修修至凝气五层,只要修炼资源足够,一般也就十数年的功夫。
  但如果既无天赋,又没有充足的修炼资源保障,那可就难说了……
  幸运者耗数十年之功,终得突破,而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在凝气五层之下打转,至死都无法突破……
  路长卿当然知道,自己一结缘之修,不但没有天赋同时也全无资源保障,想要在短短十四年的时间内突破到凝气五层,何其难也。
  但相比之前只有八九年的时间用来突破,现在经过自己的努力,等于凭空多争取了六年多的时间……
  路长卿面上的笑意便是更盛,甚至连熬的蟹粥都多吃了两碗。
  至于今天就是上缴捕获之日等事,则完全没被他放在心上。
  毕竟,之前几天的捕获,早已远超该当上缴之需了!
  要不是为了避免让林氏之人对自己的捕获能力早早的产生过高期望,所以在后面两天他刻意的控住了捕获数量的话……
  路长卿敢肯定,自己所上缴的捕获量,会惊掉林氏的下巴……
  接近午间时分,路长卿正在轻舟之上,和一一阶飞砂蟹做进退之搏……
  被困于岩礁夹角死地的飞砂蟹,刀锋般的巨钳不断飞舞,夹向长篙,并不时射出从吸附于蟹壳之上的丸大沙粒。
  每每沙粒射出,破空之声几如子弹出膛,足见其威。
  好在,曾经深受社会主义熏陶的路长卿深谙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之战术,根本不和飞砂蟹硬碰硬,不断的以长篙袭扰消耗……
  随着蟹壳之上的沙粒不断减少,飞砂蟹挥舞的巨钳也逐渐乏力……
  路长卿知道,再一次成功捕获,已经近在眼前了!
  却在这时,一艘飞舟从远远之处激射而来!
  “老家伙莫慌,让本少爷来帮你!”
  林木在飞舟之上大吼的同时,一掌拍出!
  一道雷光轰然在海面炸开,将路长卿连人带舟直接荡到了一边之后,林木便驾驭飞舟直接面对了飞砂蟹!
  飞砂蟹本就精力耗尽,再加上林木之修为已达凝气五层……
  总之是三下五去二,飞砂蟹便已被林木装入玉盒收入囊中。
  “幸好本少爷来得及时!”
  林木一边收起飞砂蟹一边得意洋洋的对路长卿道:“否则的话,我看你个老家伙这条老命,今儿非得交代了不可——你自个儿说说,你该怎么谢我?”
  路长卿瞅着林木。
  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那表情却已经将想说的话全都写在了脸上……
  “看什么看?我说错了吗?”
  林木半点不带脸红的,反而扬着下巴极其嘚瑟的冲着路长卿哼哼道:“我不跟你废话啊,反正这飞砂蟹乃是本少爷抓的,跟你可没半点关系,你可别想将之算在你的捕获之内滥竽充数——现在三天已到,每天两只低阶海妖的捕获你赶紧交上来,要是数量不够,哼哼哼……”
  一般家族对结缘之修定的海捕量,是三天四只。
  路长期的六只,那是之前求着想跟林氏结缘的结果……
  按照林木的想法,路长卿即便是在过去的三天里给累吐了血,那也是不可能凑齐六只的——更何况自己刚刚还截胡了一只!
  “要是交不够,看我怎么收拾你个老东西!”
  想到因为路长卿,最近几天他都被林雪连着暴揍了两回,林木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然后林木就惊呆了!
  因为路长卿足足交上了七只玉盒,比原本该上缴的六只,都还多出了一只来!
  “这怎么可能!”
  林木憋红了脸,甚至不甘心的打开每个玉盒以进行确定。
  但事实摆在眼前,路长卿的确就是在三天之内,捕获了七只一阶海妖!
  “忘了告诉林前辈,在下从小在海边长大!”
  路长卿笑道:“所以这海捕之事,对于一般之修可能难如登天,但对于在下,却是易如反掌……”
  看到路长卿眼里那揶揄之色,林木是牙根子都在痒痒,但表面上却是云淡风轻,一脸君子坦荡荡的表情道:“老家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本少爷是在针对你不成?本少爷是那种人吗?本少爷这可完全是按照结缘符之规办事——你可不要多想!”
  “前辈之胸怀,再下早已心知肚明!”路长卿道。
  明明是一句好话,但落在林木的耳朵里却别提是什么味道了,恼火道:“不要以为这次完成任务是自己多本事,那是你运气好——我告诉你啊,本少爷可不管你这次上缴了多少海妖,以后但凡上缴不足,本少爷都绝不轻饶!”
  说罢,便气咻咻而去!
  “这是憋足了劲的想收拾我啊!”
  想着林木这么早过来,再想着这家伙一上来成功抢了即将捕获的飞砂蟹时那一脸奸笑的模样,路长卿嘴角泛笑,心说就这家伙这心态,貌似很有利用的空间啊……
  林木自然不可能知道路长卿此刻已经开始揪着胡子算计他了。
  他只是想着自己特意的起一个大早,甚至耍赖般的抢了飞砂蟹,都是别足了劲的想收拾路长卿出气……
  结果这气没出了,又被路长卿暗搓搓的损了几把……
  “个老东西坏的很啊,气死我也——不过你个老东西也别得意,咱们走着瞧,就不信我林木还找不到收拾你的机会!”
  林木悻悻不已的嘟囔,紧接着便又诧异的自言自语道:“不对啊,这以前程康等人负责相关海域,平均下来每片海域每三日所获之海妖,甚至平均不到两只——就算群星域乃是家族物产最丰之处,但也不至于相差三倍之多啊!”
  难道程康等众,居然从中贪墨了倍数有余?
  想到这种可能,林木便是脸色铁青。
  然后,林木的脸色就青的都能滴出水来了!
  因为当他看到程康等众上缴海获之处时,程康等众上缴的海获,比之以前又少了不少——平均下来,每片海域甚至都不足两只了!
  “程康,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看到程康等人上缴之海获,林木大怒道:“路长卿负责之群星域,每天平均上缴两只有余,而你等三天上缴都不足两只——你们难道真当我林家都是傻子不成?”
  “我等依附于你林家,又哪敢当你林家是傻子啊!”
  程康怪笑道:“以前平均每片海域两只,那不是将群星域之所获分摊到了每片海域了么?现在群星域都归于那姓路的老家伙捕捞了,咱们这些海域之捕获锐减,乃是情理之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