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90章 神识法门的传说

  传说,之所以但凡神识法门,无论品阶高低,修士们一旦获得,都定然会将其当成家传秘宝,轻易绝不示人的关键……
  是除了神识功法无形无相,攻击足够出其不意,极难防备之外,还有那么一点强大神识的功效。
  之所以说这种流言是个传说,原因当然是因为等闲之修,根本没可能接触到神识类法门,因此就只能片面的,根据那些但凡修炼了神识类法门的修士,往往其神识也比一般修士来的更强大而得出的一种猜测,根本没办法验证。
  在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说之时,路长卿就已经心心念念!
  毕竟他非常非常清楚自己的弱点在哪儿了!
  资质太差,根基不稳,年纪太老……
  这些东西带给路长卿的后果,可不仅仅是丹田经脉开拓不够这些——同阶最弱的意思就是,那差距将是全方位的……
  当然也就包括了神识!
  就拿现在来说。
  现在路长卿是凝气二层修为,神识覆盖范围五丈出头。
  按说五丈左右的神识覆盖范围似乎也不算太小——毕竟随着修为的增长,神识覆盖也会随之增长嘛!
  但如果要是知道,同为凝气二层的普通修士,他们神识覆盖范围一般都在八丈以上……
  而那些天赋超凡者的神识覆盖范围,达到十丈甚至十二丈都不足为奇的时候,那差距可就无法现象了!
  毕竟修士之神识,除了等同于他们的另外一双无形的眼睛之外,修士所有的一切,几乎都跟神识有关!
  就比如拿御使法器施展术法来说。
  路长卿的神识范围只能覆盖五丈,那么他在御使法器施展之时,威力所及便也就只能在这五丈的范围内,而别人的神识八丈十丈的话,那么他们能御使法器术法的范围,便也能达到八丈或者十丈!
  万一两相交手,后果如何,简直是不问可知。
  也是因此,在第一次听到神识法门可能还具有强大神识这个效果的时候,路长卿就在想,万一这传说是真的,那么自己即便是拼了老命,也要弄上一套神识法门来修炼修炼——不为别的,就为神识法门中这能强大神识的效果,就值得自己拼一回命了!
  而现在,灼魂诀已经到手,并且根基已成……
  那传说中的神识法门附带一点强大神识效果的传言,到底是臆测还是真的,等修炼过后,就能自见分晓了——想到这点,路长卿就是忍不住的激动。
  初阳逐渐升高,温度也在飞速提升。
  又将两丝初阳之息洗炼入体之后,感受到阳光中透出的暴虐灼烧气息的路长卿知道,要是再强行吸纳的话,不但无助于自己温养灼魂刺,反倒是自己有可能被灼伤神魂,因而便散了功法,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始查验自己的神识是否出现了什么变化。
  一番查验之下,路长卿根本没发现自己的神识有什么变化——神识内视,哪怕最细微的变化都清清楚楚,所以根本没有看错的可能。
  “说不定是要法门修炼有成之后,其强大神识的效果才会显现出来!”
  不愿意相信那传说是用来骗人的路长卿自我安慰着,然后开始盘算自己需要多久,才能将灼魂诀第一层练成。
  今日初次修炼灼魂诀,他便已经成功洗炼了三丝初阳之息。
  在熟练之后,路长卿相信每日洗炼四丝应该不存在什么难度。
  至于五丝……
  路长卿觉得,自己得用黑月吊坠推演一番之后才可以确定——万一能每日洗炼五丝初阳之息的话……
  灼魂刺分为五层,所需成功洗炼的初阳之息数量也都堪称恐怖。
  但修炼成灼魂刺的第一层,却只需要洗炼够两百丝初阳之息!
  “如果每天能洗炼五丝初阳之息,我便有机会于两个月之内,将灼魂刺修至一层!”
  想到自己能和那陈金飞一样,两眼一瞪便伤人于无形,让人防不胜防,绝对是偷袭夺宝,以弱胜强的必备,简直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路长卿便是乐的眉开眼笑,白发乱颤,甚至连对神识法门有可能无法强大神识的担忧,都因此被冲淡了不少。
  时间,便在这么继续匆匆的流逝着。
  路长卿白天海捕,傍晚利用催发的灵藻芽孢等等将普通渔获点化为半进阶的妖渔,观察,或者利用其中的半进阶红蛟鱼制作清心茶……
  入夜之后泡上一杯清心茶服下,然后去海底钟形空间全力修炼,清晨上浮,就着初阳修炼灼魂刺。
  一切都有条不紊。
  他的修为也在这个过程中稳步上升,无限的向着突破凝气二层,进入凝气三层稳步前进着。
  而在这同时,林氏也在为一个多月以后即将到来的宗门上俸,以及清偿黄氏之积欠,做着最后的挣扎……
  “林家主,不是我们杜氏不帮你,实在是不能啊!”
  一名儒裳汉子看到前来的林青林密等,不等几人开口便一脸为难的道:“黄氏已经发话,谁敢帮助你林氏,就是跟他们黄氏作对——不说黄氏乃是周边首屈一指的家族,家族老祖乃是筑基后期之修随时都有可能踏入金丹,想踩死咱们这些小家族简直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就说那黄莺乃是刹海门之内门弟子……
  她要是因为我们帮你林氏,向罗管事挑拨几句……”
  儒裳汉子苦笑道:“林家主林长老你们自己说,到时这周边海域,还能有我杜氏的活路吗?”
  “有求于我林氏之时,一群人等是嘴巴跟抹了蜜一样,现在我林氏有难,这帮家伙却一个比一个溜的更快……”
  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杜氏给轰将出来,林密等悲愤不已道:“这分明就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林氏死啊他们——居心何其歹毒!”
  “我林氏今日,怨不得旁人,要怨就怨我等无能,方才导致了如今这墙倒众人推的局面!”林青悲叹道。
  “家主,到了这个时候,你就别再跟我等说些要体谅他人,他们也都不易之类的空话了!”
  知道林青性格的林密等人不等其将话说完便插嘴道:“现在能求的咱们都求了个遍,家族能动员的也都动员的差不多了,却还是无法凑足积欠之数——现在距离清偿之日已经不过月许,你还是想想到底该怎么办吧!再想不到办法,咱们林氏上下二十余口,可就真要沦为孤魂野鬼般的散修了……”
  又特么让我想办法?
  林青两眼一鼓,心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就是想说现在确实没有办法了,让林雪为了家族牺牲一下么?
  你们特么说的倒是轻巧——真当林雪不是你们闺女还是咋的?
  可这些话,林青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只能闷声道:“先回主岛,到时候我跟雪儿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