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79章 神识攻击

  “当是神识攻击!”
  想到陈金飞无形无相,神鬼莫测的攻击手段,路长卿暗自揣测。
  同时暗想自己不但修为差,而且根基不稳,最怕的就是与人动手,要是自己也有机会修上一门神识功法,紧要关头用以偷袭,倒不失为一门保命的手段。
  如此这般想着的同时,他的脑袋也跟着愈发昏沉起来。
  “怕是因之一记神识攻击,受创不轻啊!”
  路长卿心说,目光暗恨的偷望陈金飞崔羞月三人一眼,然后便开始全心瞑目养神,以弥伤势。
  巨舟之速,可谓风驰电掣。
  但即便如此,从结缘坊到落雁岛,也足足飞驰了足足两个昼夜。
  岛,大多很小。
  但落雁岛明显不在小之一列,于高空望下,几如一片大陆,其上山川河流,平原城镇,应有尽有,只是相比周边无穷大之无垠之海来说,显得格外渺小而已……
  因为神识受创,一路昏昏沉沉的路长卿直到巨舟停下之时,才感觉稍好,于舟上一众全都下了巨舟之后,自己才跟着走下。
  巨舟停靠之所,正好于落雁宗宗门左近。
  若非如此,路长卿想要打听肖崇,并顺利的将之找到,怕是绝非易事。
  “肖主事?哪位肖主事?”
  两名身着落雁宗服饰之弟子听到路长卿询问皱眉道。
  “肖崇肖主事,之前负责来往修俗二界,负责接引结缘之修的肖主事!”
  想到落雁宗辖数十万里之地,仅仅宗门之口便逾百万之多,有几个同名同姓的执事恐怕再常见不可,因此见二弟子狐疑,路长卿便干脆将肖崇在巨舟之上的自我介绍一股脑儿的说了一遍……
  “原来是他啊……”
  二位弟子闻言恍然,接着才道:“不过老道友有所不知,现在肖主事早已高升,现在你应该称之为肖执事才对——否则我二人,也不至于一头雾水!”
  “肖主事高升了?什么时候的事?”
  听到肖崇是半年前高升为执事的,路长卿开心笑道:“想不到我这此来,误打误撞之下居然赶上恭贺执事高升……不知是否能劳烦二位前辈,通传一番?”
  “你和肖执事是何等关系?”
  得知路长卿不过是得肖崇接引到此界的结缘之修,两名弟子一脸为难道:“非是我二人不愿相帮,实在是肖执事现在负责丹房事宜,乃是我落雁宗大红人之一,成日前来求之帮忙者不知凡几……老道友你与执事不过一面之缘,怕是……”
  “负责丹房之事?”
  想到之前伤自己的陈金飞崔羞月杜焕亭,以及回回都将自己气到吐血的许源,都和丹道相关,路长卿心说好巧……
  但显然的,这些事路长卿自不会对二位弟子宣诸于口,只是摸出提前换好的两块中品灵石塞将过去,表示只要二人愿意帮忙通传便好……
  至于肖崇见不见自己,由肖崇自己决定,无论结果如何,都不怨二人。
  虽然一块中品灵石相当于一百块下品灵石,对于普通之修来说,那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但对落雁宗弟子来说,却也不过尔尔。
  但路长卿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等于各自白捡一块中品灵石,二位弟子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落雁宗丹房,说是丹房,但事实上却是一座占地极广,建筑密布人来人往的小城。
  二位弟子驾驭云状飞行法器,足足带着路长卿飞驰了近半个时辰,才来到了丹房执事殿外,让路长卿在外等候,二人自己则进去寻人……
  虽然不过两年不见,但此刻要是路长卿见到肖崇,怕是无法将之和巨舟之上的那个肖崇联系在一起……
  其不但衣饰华贵,神色间更是多了不少上位者特有的气度,和巨舟之上平易近人的肖崇,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肖崇端坐于执事殿之上翻看着各种册页,虽面上古井无波,但站立于殿前等候的几人,却是因此而大气不敢出,生怕被其发现了什么纰漏……
  毕竟这些站立之人都很清楚,自己等人是付出了多少努力,走了多大的运道,才有机会进入丹房占据这等肥缺!
  要是因为什么纰漏丢了职司,一群人等怕是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好在最终,肖崇并未说些什么,只是训诫一番,安排接下来将要进行的事务,便吩咐众人散去。
  直到众人离开,整个执事殿内只剩下了自己,肖崇的脸上才浮现出了浓浓的笑意……
  之前那些人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熬了多久才能站在这里,但肖崇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想到自己修过三百年,从落雁宗一外门弟子做起,足足花了近两百年的时间才坐上这执事之位,肖崇是感慨万千,心说近两百年啊,自己足足花了近两百年的时间,现在总算是熬出头了……
  只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修为已经卡在金丹中期已经近百年,如无意外,此生自己的修为,怕是就要止步金丹……
  金丹之修,寿仅四百。
  虽然也安慰自己,曾经和自己同期之修,有多少天赋比自己高,气运比自己强……
  但最终这些人,要不是早早陨落,要不就是进阶不力寿元耗尽……
  唯独自己,能修至金丹,能坐上宗门丹房执事之位,算起来,自己已经算是得天之眷了!
  但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子,但这位高权重的日子却只能享受个几十年,肖崇的内心里,却也情不自禁的充满着不甘……
  正想着这些之时,却有敲门之声响起。
  见到来人是两名陌生的外门弟子,肖崇眉头微皱道:“你二人何事?”
  两名弟子忙见礼一番,说明来由,可能是怕肖崇因此事而责怪自己的关系,二人撇清道:“我二人其实已经告诫过那老修,言执事现在贵人事忙,只是念在其万里迢迢而来殊为不易,所以才来通报——若是执事不得空闲,我二人现在就去打发他走!”
  对于路长卿,肖崇可是印象深刻。
  这其中不但有路长卿是他负责接引近百年来,年纪最老的一个的原因,更有路长卿问答得体,自有几分处变不惊的气度的关系……
  但若仅仅是印象深刻,肖崇可不会因此就见路长卿——正如二位弟子所说,他现在可是贵人事忙。
  什么人上门都见上一见,那怕是是成天都只能忙着迎来送往,别的什么都不用干了。
  之所以决定要见见路长卿的根本原因在于,负责接引结缘之修几十年来,经他之手引进此界以求仙缘之人,其数不下数十万之多……
  而路长卿,却还是第一个过来看望于他之人!
  想到此节,肖崇吩咐二位弟子带路长卿进来,同时心说即便此老修不是专程来看望自己,而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想要请自己出手帮忙——冲其有心的份上,只要不是什么太过麻烦之事,自己帮之一帮,倒也未尝不可。
  正想间,两名外门弟子则已经将路长卿领到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