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2章 无耻之徒

  “以前没有对比,还以为他们纵使贪墨,也不过是十之一二……”
  听完收缴捕获而回的林木的汇报,林密等一众家族长老愤怒不已道:“现在看来,怕是他等贪墨之数,绝不低于半半之数——实在是岂有此理!”
  “如果仅仅是贪墨也就罢了,可他等现在,分明就是想要骑在我林氏的脖子之上,拉屎撒尿!”
  想到之前程康等人面对自己的质疑,肆无忌惮的嘴脸,林木在火冒三丈之下可不会忘了火上浇油,对林青添油加醋道:“爹,此事你可决不能再和之前一般随便训斥几句就算了,必须严惩!”
  家族搞到如此境地,林青一直充满了自责,一直觉得是自己这个家主能力不够,性子又太过优柔所致……
  但现在见到林木的禀报,林青发现,家族沦落道如今这般地步,貌似自己好像责任不太大——程康等一众之肆意妄为,才是根源所在!
  “这还用你说!”
  因此,在听到林木的话之后,林青是少有的怒形于色,厉声喝道:“简直岂有此理——给我传程康,我倒要看看这事实摆在眼前,他还有何话说!”
  “家主,天地良心啊!”
  过来的程康等人不但没有认错,反而悲愤不已道:“你林氏海域贫瘠,我等捕获不力,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家主你等居然无故污蔑我等从中贪墨,这分明是居心叵测,想要败坏我等的名声!”
  “什么?”
  听到这话,林氏一众包括林青都气乐了,冷笑道:“事实摆在面前,难道你还想狡辩吗?”
  “什么狡辩?”
  程康振振有词道:“或许那姓路的老家伙这几日之捕获的确远超寻常,但这海捕之事可不等同于米缸之米,都有定数——说不定他这几日捕获多,是他运气好呢?”
  “运气好是吧?”
  林木气急败坏道:“那这运气总不能一直这么好下去吧?万一以后一直,路长卿都能如数上缴捕获——你怎么说?”
  “那就说明那姓路的老家伙运气真的很好啊!”
  程康丝毫不惧,嬉皮笑脸道:“他运气好能一直捕获多,我们运气不好捕获一直都少——这也是很正常,很合理的嘛……”
  “你这,你这还说的是人话吗你!”
  “简直是岂有此理,无赖至极!”
  听到这话,林木林密等一众是气的肺都炸了,纷纷对林青道:“原本还想小惩大诫,但现在看来,此等之辈完全是无可救药,多留一日,我林氏就得多遭受一份损失——还望家主下令,解除和程康一众的依附关系,将之一众驱逐出我林氏封海……”
  “用不着你们驱逐,我们自己走!”
  不等林青开口,程康却已经高声叫道:“封海贫瘠却怪我等捕获不力,简直就是拉不出屎来怪茅房——如你等这般无良家族,我等现在还不伺候了!”
  说罢,率领一群人是拂袖而去!
  “走啊走啊,以为没有了你等,我林氏就找不到依附之修干活了不成!”
  眼见事实摆在眼前,程康一众不但不肯认错,反而是倒打一耙,林木等林氏之人对程康一众算是彻底死心,纷纷对林青道,现在既然已经闹成这般,干脆趁此机会,釜底抽薪,将这帮人彻底替换,一个不留!
  “我觉得此事,还是该从长计议为妙!”
  倒是一直冷眼旁观的林雪看到程康一众人等离去之时的表情,分明是有恃无恐,忍不住开口相劝……
  “雪儿!”
  林青不悦的瞪眼道:“平日之事,你也算是颇有决断,今日程康等众分明是想以依附之修的身份凌驾于我林氏之上,你居然还帮他们说话——你今儿是怎么了?”
  “是啊姐!”
  林木也道:“现在程康一众,我林氏是绝不能留——就他们那贪墨之数,我们完全可以开出双倍依附之例招揽依附之修,根本就不愁找不到散修愿意依附!”
  “不错!”
  林密等一众长老也是纷纷点头,对林青道:“家主,事不宜迟,我看我等应该分头行事,尽快赶往周边之散修坊寻找依附之修,以免耕渔之事平平耽搁太久……”
  “该是如此!”
  林青点头,便安排一众人等分头行事。
  “我这次就不去了!”
  见事不可为,林雪只能是叹息拒绝了出马招揽依附之修的事情,便不再开口。
  林雪不愿意出面,林木就只能接受派遣,离开之前将令牌交于林雪,让之代为执行收缴捕获的杂务。
  这些事,路长卿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还是按照他的生活节奏,白天各种海捕同时搜集各种相关登记在册,尽可能的完善所有的资料,为进行养殖和探矿一点一滴的进行积累……
  夜幕之后,他便运转经过推演改造的水木双养诀,去感受天地间那些散溢之灵气,尝试感气,尝试引起入体……
  一眨眼,三天再到。
  本以为今日又是林木过来收集海获,不成想来的居然是林雪!
  “怎么不是林木前辈前来?”
  路长卿微微诧异,心说难道林木已经放弃找自己的麻烦了么?
  “难道我过来你很失望?”林雪皱眉问。
  我都盘算好了要怎么坑他一把,他这不来,那我不白忙活了?
  但注意到林雪眼中的警惕之意,路长卿忙将这份心思压进心底,干笑几声,交上所获的同时道:“哪里哪里,其实能见到雪儿小姐此等美丽女修,光是能看到,便是让人心神爽利——在下高兴还来不及,岂有失望之说?”
  “年纪一把,居然还如此油嘴滑舌,简直是为老不尊!”
  林雪白眼,不过却没计较——毕竟路长卿的话虽然稍显轻浮,但终究是夸她漂亮。
  “之前上缴明明有七只妖获,如何今次就只有六只了?”
  清点一番发现只有六只捕获,林雪不满道。
  “运气不好……”
  路长卿一笑道:“不过还是侥幸完成了任务……”
  “你!”
  林雪闻言一噎,却又说不出什么不妥来……
  毕竟结缘之时已经有规定,只要能完成任务,家族就没有理由平白对路长卿要求更多……
  倒是路长卿看到林雪的表情,心生怜香惜玉之情,安慰道:“若有可能,在下以后尽可能的多多捕猎,定不枉雪儿小姐于在下之一场恩遇!”
  “这还像话!”
  听到这话,林雪的表情总算是好看了不少,第一次有意的打量起路长卿来……
  路长卿年过七旬,但那白发长须之下的五官,倒还算的上是有几分英武之气!
  “这家伙年轻的时候,想来倒也能当得起美男子之名,而且性情果决之余,也算知情识趣……”
  林雪心说,要是这家伙不是结缘之修,而且年纪相仿,自己说不定会对之动心——心念一动,她的脸便腾的一下红了……
  “该当如此!”
  路长卿倒是没注意到林雪的心思,随口应和的同时又好奇的问道:“之前几天,在群星域边缘还能看到程康等依附之修进行海捕作业,但最近几日却是一个没看到,莫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做好你的事,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林雪冷哼呵斥以掩饰自己的慌张,自讨没趣的路长卿便只能干笑。
  看到路长卿那尴尬的模样,林雪不禁莞尔……
  其父虽是家主,但处事优柔,林木又是少年心性,家族之人也全都难堪大用……
  自己这几日因为程康等人的事而心神不宁,却根本无人诉说!
  此刻和路长卿闲聊几句,心头之郁结倒是为之一松……
  再想到路长卿虽天赋平平且年岁颇高,但往日言语间往往有枭雄之语,所以林雪最终还是忍不住,将家族日前与程康一众之间的摩擦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