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32章 欺人太甚

  PS还有两章。
  ……
  在路长卿上次离开雷击坊不久,就有一个在雷击峡也算小有名气的,名为风行烈的修士,带着一具尸体回到了雷击坊。
  风行烈表示其本也没把握击杀黑面煞,但当时狭路相逢,不得不拼死一搏。
  好在经过一番生死搏杀,其最终还是将黑面煞斩于剑下,现带其尸首回来领取赏格……
  此事,立即惊动了整个雷击坊,当然也包括了两帮一族。
  因风行烈带回来的只是一具尸首,谁也不敢仅凭其一面之词,就断定这尸体就真是黑面煞。
  两帮一族不得不广征线索,以确定死的就是黑面煞。
  一时间人头涌动,最终还是几名曾侥幸从黑面煞手下逃脱之修,一致从尸首身上的那袭黑色法袍,还有还诡异黑刀之上确定,这尸首一定就是黑面煞本人!
  不但如此,风行烈也拿出了黑面煞的储物袋,想以其内被黑面煞掠劫之物请惨死其手之修的亲友辨认,以求进一步证明尸首的身份。
  很多修士,都从储物袋中找到了属于其亲友之物,就连鹰鹫帮香主卫炎都在其中发现了其亲妹子所使用的法器。
  原本至此,只要两帮一族兑现了赏格,黑面煞在雷击峡所引起的风波,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只可惜风云突变!
  因为众修不但从那储物袋中发现了诸多之物证明了尸首就是黑面煞,更从其中发现了不少证据,证明其之所以蛰伏数年现今又再次出山四处为祸,根本就是受人指使!
  意在刺激鹰鹫帮和金线帮向马氏动手,让马氏找到借口将两帮铲除,从而达到一统雷击峡的目的!
  马氏自然是竭力否认。
  但在如此铁证面前,谁会信马氏?
  虽马氏其间也有请仙盟之人来雷击坊彻查此事。
  只可惜因黑面煞已死,就连仙盟特使也无法确定此事是否真就和马氏无关……
  最终,仙盟特使也只能训诫两帮一族一番,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仙盟特使的训诫,表面上虽能让鹰鹫帮和金线帮将此事揭过,表示不会因此而跟马氏冲突……
  但在内心之中,被马氏欺压多年的公孙,徐滨又岂会放过如此大好机会?
  虽然他们无法明目张胆的亲自出手,却可以利用当前雷击峡众修的群情汹涌!
  也是因此,最近别说在野外,不时有和马氏相关人等遇袭身亡的消息,就连在寻常相对安全的坊内,都经常传出马氏人员产业,被不明身份人等袭击,破坏的事情发生!
  总之在当前的情况下,雷击坊内各方的气氛,就如那满是油料的油库,只要有一丁点的火星,都有可能被直接引爆……
  想到关于黑面煞的赏格被人捷足先登不说,自己还在这个时候回到雷击坊,路长卿就懊悔不跌,暗自决定除了购买灵种等等和去邮驿查看崔羞月是否有回信之后,自己一定要立即恨不得立即离开,越快越好……
  在邮驿之内,路长卿并未等到崔羞月的回信。
  “难道这女人还真就不怕我在固本丹中搞鬼不成?”
  暗自狐疑的路长卿揪着胡子一脸纳闷,心说以崔羞月的狡猾,即便不来帮忙,至少也该来封信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才对……
  但如现在这般,人不出现,信也不回,这算怎么回事?
  可不等他想通其中关窍,就已经是白眉一皱,因为他看到了几个老熟人。
  就是之前他卖掉舒脉方购买麻痹刺种子之时,足足花了好几个时辰才将之甩掉的那几修!
  “该死的老东西,哥儿几个可找你好久了!”
  想到上次被路长卿跟遛狗一般的耍了数个时辰,几修是咬牙切齿,在第一时间便盯上了路长卿,心说只要你个老东西今儿敢出雷击坊,哥儿几个就一定让你没机会再看到明天的太阳!
  该死的!
  一直保持警惕的路长卿在发现被几人盯上的瞬间,就知道自己有麻烦了。
  虽说现今,他自认自己已经不再是那种人见人欺的软柿子,但眼前几修,除了一个凝气四层之外,其余几个都是凝气五层,那一看就是偷偷的光头壮汉,更是凝气六层之修!
  这些人若是放单,甚至是两三个一起,路长卿自问就算打不过,那也能逃掉。
  但对方六个一起……
  路长卿知道,自己绝无胜算!
  本想故技重施,将几个家伙遛到疲惫不堪,再乘机将之甩掉。
  但上过一次当的光头壮汉几人,又哪里会再给他这种机会?
  足足好几个时辰,眼见还是无法甩掉几人不说,天色倒是先暗下来……
  最近几天是事事不顺的路长卿再也按奈不住心头的火气,干脆也不再遮掩,闷哼回头直面光头壮汉几修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几位前辈如此咄咄逼人,难道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过分?哈哈哈!”
  光头壮汉几修狂笑,斜乜着眼角道:“谁让你个老东西修为低呢?”
  “这么说,几位前辈是打定主意,不会放过路某了?”路长卿不怒反笑道。
  “除非你离开雷击峡,否则只要离开雷击坊,你个老东西就死定了!”光头壮汉恶狠狠的道。
  “简直欺人太甚!”
  望着在客栈门口盯着的光头壮汉几人,坊内的路长卿是咬牙切齿,心说既然如此,你们可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就在路长卿和光头壮汉等几人较劲的当口,坊内针对马氏的冲突,还在不时的发生着。
  “老祖,家主……”
  马氏大宅内,一年轻子弟飞奔回报道:“就在刚刚,我马氏于北街的赤花楼遭人放火,偏房三爷更在其间遭人暗算重伤……”
  “什么?”
  听到这话,马成睚眦欲裂道:“凶手抓住了吗?”
  弟子摇头脸色难看的道:“本来可以抓住,可谁知鹰鹫帮金线帮的弟子横加干涉,所以……”
  “什么横加干涉,我看那些凶手,根本就是他金线帮和鹰鹫帮的弟子所假扮!”
  马成气急败坏道:“告诉马鑫他们,立即召集人手准备跟我去鹰鹫帮堂口——今儿我马成要不跟他公孙,徐滨好好说道说道,怕是他二人还真以为我马氏是泥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