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65章 跪下,叫前辈

  PS感谢EricWSC同学的打赏!
  ……
  “真的是术法!”
  见到这一幕,章兆鸣柳田非邢慧生等人目瞪口呆,尖叫道:“以你之资质,不过八月,你怎么可能不但早已引气入体,还能成功凝气——这不可能的……即便是天才之修,怕是都极难做到!”
  可惜,事实摆在眼前!
  “老夫是如何做到的,你们不必知道!”
  路长卿脸色微寒,冷哼道:“给我叫前辈,立刻——否则就别怪老夫用术法小惩大诫,让你等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实力为尊!”
  灵爆术,虽是极其难得的低阶高品功法,但其之作用,却只是辅助,根本无法用于攻击。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路长卿操控灵爆术引而不发的情况下,章兆鸣柳田非等不过刚刚引气,甚至都还未引气的家伙,又哪里知道这是攻击术法还是辅助术法?
  “路前辈,是我等有眼无珠,冒犯之处,还望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包涵!”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章兆鸣柳田非邢慧生等人,表情那叫一个悲愤欲绝,再听到路长卿一句这就乖啦之后,个个几欲羞煞于地,掉头便想跑。
  “站住!”
  孟之运却在此时出声。
  “孟道友,你又有何见教?”
  章兆鸣柳田非盯着孟之运咬牙切齿的道:“莫不是你二人,以为有路前辈撑腰,也想逼迫我等叫你一声前辈不成?”
  “不敢不敢……”
  孟之运摆手怪笑,指着邢慧生道:“不过你的一声前辈,我姓孟的倒是还担当得起!”
  “凭什么?”
  邢慧生尖叫道。
  “就凭我姓孟的,现在也已经引气入体!”孟之运道。
  “老夫可以作证!”
  路长卿嘿嘿一笑道:“不但是孟道友,就连郑道友,都也已经引气入体,所以除了章道友柳道友之外,其余之人,也都该唤孟道友与郑道友一声前辈!”
  “知道为什么我非得让你叫声前辈么?”
  在邢慧生不得不叫自己前辈之后,孟之运冷笑道:“屁本事没有,只知道狗仗人势也就算了,结果还没半点眼色都不知道挑个好主子,只会跟在两个废物屁股后头汪汪叫——吃屎都赶不上口热乎的,你自己说你贱不贱啊你!”
  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还不能反驳,邢慧生那表情,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路道友,老孟……”
  看着一群人灰头土脸而去的背影,郑斯有摇头道:“虽说他等过分招摇目中无人,但说到底,我等终是同舟而来的,多少有些香火情分——惩戒一番不无不可,但如此这般,有些过了……”
  “老郑,我知道你是老好人,处处顾念,关键是人家跟你不一样啊,人家可不顾念!”
  孟之运调侃郑斯有几句才道:“其实要是他们对我老孟如此这般,其实我都不会跟他等一般见识——但老路对我二人大恩,他等居然对老路不敬……我老孟岂能不帮老路出出这口恶气!”
  在这点上,路长卿倒是比较同意孟之运的看法,笑着对郑斯有道:“此乃修行界,早已非我等前来的那片江湖,有时候我等想要与人为善,别人也未必领情——再者说来,今日我与老孟展金刚怒目手段,若是能让他等往后行事收敛……说不定其实是帮了他等!”
  郑斯有闻言忍俊不禁,孟之运则是哈哈大笑道:“这就是我喜欢老路的地方,即便是收拾他人都能讲出让人心服口服的道理来……”
  辞别二人,路长卿分别购置了彩粉灵果等等,最终才来到了丹市之前,好一番咬牙切齿之后,才走将进去。
  远远的,便看到了穿着丹铺伙计衣裳的许源,在丹市中翘首以盼……
  一看到路长卿,许源立即满脸是笑道:“看来道友又失败了?恭喜恭喜……”
  路长卿便磨着后牙槽道:“许前辈,打人不打脸啊!”
  “道友说笑,我许氏子弟,岂会如街头痞混之辈般,故意言他人之短?”
  许岩呵呵道:“某所言之恭喜,乃是因为道友洗灵失败,我许氏之铺又能大赚灵石——作为许氏弟子,自当恭喜自己……道友难道觉得有何不妥之处么?”
  以洗灵丹洗涤灵根三回,就失败了六次,白白浪费一千三百余灵石不说,而且三次分别于不同丹铺购买洗灵丹,居然都是许氏的铺子……
  再被许源这么一番嘲讽,路长卿当真有种一泡屎憋了千里,最终还拉在仇人家土地里的憋屈……
  看到路长卿的模样,许源便乐不可支道:“要不要某告之与你,此坊哪些丹市,非我许氏所有?如若不然,我怕道友耗光灵石,恐也无法于此坊购得非我许氏出产之丹……”
  “用不着你可怜!”
  路长卿冷哼中,干脆走进了之前已经确定乃许氏所有的丹铺,拍出灵石求购洗灵丹的同时暗自腹诽,心说让你许氏赚——赚去买药吃!
  “此修不过是结缘老修,少爷你又何必与他斗气?”
  路长卿购完丹药走后,掌柜出门,冲着正得意洋洋的冲着路长卿招手,欢迎其洗灵失败再来光顾许氏丹铺照顾生意的许岩道。
  “谁跟他斗气了——我不就觉是得好玩么!”
  许源白眼道:“不过犯了点小错,就被发配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要不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那本少爷不得给憋疯掉啊……”
  “也是……”
  掌柜讨好一笑又安慰道:“不过三年尔,现在时已近半,少爷再多忍忍,一年半载,相信很快就过去了……”
  “被发配的不是你,你说的倒是轻松!”
  许源腹诽,口中却道“也不知道这老修是何家结缘,居然有此财力,购买丹药几如糖豆一般——倒是有些意思!”
  “少爷要是有意,在下吩咐人去查?”
  掌柜道:“其身上家族之家徽生僻,当属小型家族,但有心要查的话,相信知晓不难!”
  “不过随口一语!”
  许源示意不用。
  毕竟和路长卿之间的矛盾,其实也就是路长卿想不开而已,他自己倒是真没当回事——一个豪门子弟,会真的在意一稍有余财之老修觉得被小瞧了,所以仗着有两块灵石要在自己面前不蒸馒头也要蒸口气的的意气之举么?
  显然不会。
  要是路长卿知道掌柜和许源之间的对话,怕是会吓出一口凉气——毕竟他肯定不想因为小小赌气,而得罪如许源这等人物……
  但路长卿同样不知道的是,虽然许源不会因为小小赌气找他的麻烦,但有人,却是因为莫名的怨气,而早已盯上了他!
  “这不是路长卿那老狗?”
  程康远远望着路长卿的背影,满眼震惊,心说这老狗不但年逾七旬,且是杂灵根的资质……
  “居然能于短短半年许的时间内修炼至凝气……”
  程康敢肯定,若非路长卿得到了什么了不得之机缘,修行速度,绝不可能如此之快!
  想到听闻林氏宁肯自操耕渔也要将自己等人驱逐,全都是因为路长卿之献计……
  再想到从林氏出来,自己等人因为声名狼藉,现在居然没有任何家族愿意与自己等人结依附之约,逼的自己等人为了生存甚至不得不去往那混乱之海讨生活……
  摸着脸颊上那道长长剑痕,想到之前于那上古之修洞府内的经历,程康便恨咬牙切齿,心说我程康之所以有今日,可全都是拜你所赐!
  我九死一生却只得了一块毫无用处的残破玉简,可你倒好,将我害至如斯却得了机缘,于短短半年修至凝气……
  “看来,你这老狗,才是我程康的机缘啊!”
  程康望着路长的背影,狞笑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