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18章 法靴

  PS,感谢书友20191008152318636,书友16887两位同学的打赏。
  另,午后时分照例还有两章,同时老鱼拜谢大家的支持!
  …………
  林雪接到自己的书信,会有何等反应……
  路长卿能够想象,甚至也期待林雪的回信。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在信中不但告诫林雪千万不要过来找自己,甚至让林雪暂时都不要回信。
  一切都以安全为要。
  毕竟一旦二人修有所成,到时朝朝暮暮,还有的是时间。
  虽然现在成功的将修为提升到了凝气三层,但因为冲关耗费了太多灵石之故,身上所剩灵石本就不多的路长卿,在又是投递书信又是收取投递付费之后,储物袋里的灵石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五十块……
  都只够在雷击坊客栈住上一晚的了!
  而偏偏,路长卿所想要采购的东西,却还有很多……
  除了相对廉价的,用来组建更多的避雷针阵以防强度更高的雷电所需的凡铁凡铜之外,剩下所需,便全都不是便宜货,却又都是必须品。
  比如灵粮,必须得多多储备。
  他可不想仅仅因为灵粮没有了就冒险出来,然后给人截杀在半途。
  又比如除了避雷针阵吸引雷电对修士形成阻吓之外,他还想购置一些剧毒灵种散布在抱日谷的边缘地带,以期进一步阻止可能的修士进入。
  同时他还想购置几张上品的隐匿符。
  万一有修士进入,而且对方修为太高不能力敌的话,自己也能利用隐匿符进行躲避或者逃遁!
  除了这些增强抱日谷以及洞府的安全所需之外,现今的路长卿已经再次进阶,又多了一次可以修习术法的机会。
  凝气一层之时,他修习的是灵爆术。
  凝气二层之时,他修习的是灼魂刺。
  两种术法,一个辅助一个攻击,都是必用之术。
  现今能修习的第三个术法,路长卿准备修习一个遁术——如果可能,他当然也想先修习剑诀。
  只是那剑诀残破的太过厉害,用黑月吊坠推演起来极度艰难,费力程度是远超当初的灼魂刺。
  路长卿估计,没有个两年,估计那残破剑诀的推演都不可能有太大的结果。
  所以他才想先休修习遁术。
  修为太低,各种先天缺陷太多,暂时稳居同阶最弱……
  所以打不过人,他认。
  但打不过人,还跑不过人的话……
  路长卿觉得万一真遇到这种情况而自己还没为此做过半点准备的话,那自己就算是死了,都死的不冤。
  总之,路长卿盘算一番,发现如剧毒灵种,隐匿符,遁法法决这些东西都购置齐整的话,再考虑到雷击坊的物事,好坏不说,最大的特点就是贵这点……
  没有个四五千灵石,那是根本都下不来!
  除了初踏此界的头几个月,向来习惯了储物袋里大把灵石腰杆梆硬的路长卿,又一次的体会到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汗的滋味。
  雷击坊东,也有一个散修坊市。
  不过别看整个雷击峡连海域带无数峡谷,逾数万里之地,其间之修的数量,也绝不比赤化坊低。
  但这散修坊市的热闹程度,比起赤化坊的东市,那可是差远了!
  原因相当之简单。
  首当其冲的就是在赤化坊东市摆卖,那是免费的,但在这雷击坊东市,无论摆卖还是购物,只要进去,都得先交灵石,而且价格不低,一次三块!
  再者就是无论远程贩售,还是雷击峡周边出产的各种雷电炼材雷电属妖渔,全都由两帮一族把持,散修不得插手,如此一来,散修们所能够交易的货品便被局限在了一些自己用不上可能别人用的上零散所属之上……
  这样的散修坊市,自然是想热闹起来都难。
  交了五块灵石,路长卿进入了散修坊,也如之前东市那些摆卖之修一般,随手从储物袋内拿出半块白布铺在地上,盘坐于上之后,就开始往其上摆东西。
  有价值的东西,路长卿身上是着实不少。
  无论是那些之前购买的符篆,还是清风剑,清心茶这些东西,随便摆出来一样估计都有数千灵石到手。
  只是这些东西,要么是自己当下用得着的,要么就是暂时还不适合曝光的……
  至于如陈金飞抄录给他的神识刺原本这些,价值当然更高,但路长卿别说用其换灵石,甚至连这个念头都不敢起。
  毕竟他敢肯定,只要自己将神识刺法决原本给拿出来,那么无论自己是不是能在这散修坊卖掉……
  只要自己敢离开雷击坊去往野外,怕是半个雷击峡的修士都会冲出来要他的命!
  这种结果,可绝不是路长卿所想要的。
  所以最终,路长卿摆在摊位上的,只能是肖崇所给的舒脉方原本。
  舒脉方原本不具备丹田经脉些微损伤的修复效果,因而其并不扎眼,但其所具有的扫除沉珂,舒缓经脉的效果,却对很多修士又具备一定的价值——同等效果的丹药,那可售价不菲,动辄过百灵石……
  换成舒脉方进行浸浴,效果虽然来的慢,也不是那么显著,但胜在便宜。
  路长卿相信,就凭舒脉方的这些优点,自己不难将其卖出一个好价钱。
  将舒脉方摆上,随笔简单介绍了一下其特点之后,路长卿便瞑目运转水木双养诀,精粹灵力,一脸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架势。
  散修坊的修士虽少,却也不是没有。
  所以在路长卿将舒脉方摆上之后,便不时有修路过,也不乏停留询问之修。
  但在听闻路长卿所言舒脉方的售价,并一脸滚刀横的表示就这个价钱,概莫二价,要买就买,不买就滚的架势之后,很多询价之修也一连滚刀横的姿态离开了……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好几个时辰。
  就在路长卿怀疑自己那五个灵石要白交了的时候,一个横横的声音响起:“道友,这舒脉方作价几何,我要了!”
  “两千!”
  路长卿眼皮子都没抬的竖起两根指头,那一脸爱买买不买滚的滚刀横也依旧如故。
  “身上灵石不足,可否加物作价?”
  横横的声音道。
  本不想搭理,但眼见时辰差不多,再做不成这笔买卖的话那五块灵石真就白交了……
  所以微一犹豫之后,路长卿总算是张开了眼睛,看向了眼前这个声音横横,但其实年纪并不算太大的黑壮少年道:“可——不过得先看你以何物作价再说!”
  黑壮少年便从怀中摸出了几样东西。
  有法器,有法衣,更有术法法决……
  看着几样品阶都不高,而且一看就不该是属于同一人之物的东西,路长卿的面皮便情不自禁的抽了一抽——他可不信这些东西是黑壮少年捡来的或者是别人送给其的!
  “你身上有多少灵石?”
  在确定黑壮少年能拿出一千三百现灵之后,路长卿于几样物事中挑选了一双略带增速效果的法靴。
  虽然相对来说,无论是法衣还是法决,价值都比法靴来的要高。
  之所以挑选法靴,一来是因为他现在有先增加遁速的打算,二来也的确是因为按照他的估算,用这法靴来等价,自己不会吃会,同时也不至于占黑壮少年太大的便宜。
  见路长卿挑选了法靴,而没选法衣法诀等价值更高之物,黑壮少年眼神微闪,神色略诧。
  但最终其也没说什么。
  路长卿自然也不可能说些什么,收拾东西各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