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21章 妖渔养殖第一人在行动

  PS推荐票好惨淡……求票,谢谢大家。
  …………
  因为海域无边,妖渔无数,只要捕捞便随手可得……
  又因为妖渔不同于普通鱼类,养殖极其困难……
  总之结果就是,此界并无养殖妖渔的先例。
  不过,此界界虽然没有修士养殖妖渔的先例,但妖渔乃是普通鱼虾在机缘巧合之下进阶而来,却是人所共知之事。
  要单凭自己,路长卿可能不敢想养殖妖渔之事,毕竟他可不认为自己比此界之前无数修行前辈都更加聪明……
  但现在,身怀黑月吊坠的路长卿,对此却是满怀希望!
  毕竟,这黑月吊坠的作用只是根据线索进行关键推演,看起来有些鸡肋。
  但用在推演妖渔的养殖上,黑月吊坠却堪称神器——毕竟,妖渔乃是普通海获进阶而来的结果已经确定,而查漏补缺,又恰恰是黑月吊坠之推演的强项!
  只要自己搜集的资料足够,路长卿敢肯定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若真能如此……
  即便天赋再差,但只要有无尽的修行资源堆积……
  路长卿不敢说自己一定能仙道长青,但起码痛痛快快的活一回,还是有把握的。
  将鱼篓内的虾蟹等等分门别类的分别放入几个暗涌塘穴之中,又伸手捞出了之前一天作为饵料放在其中的海藻小鱼小虾之类的残骸,进行仔细观察……
  “七条小鱼剩下三条没了四条,所有海藻却一点没动,看来这赤虾应该是以小鱼小虾为食……”
  “小鱼小虾都没事,一般的海藻也没事,但紫带藻却一点没剩下——沾砂蟹喜食紫带藻!”
  观察完毕,路长卿拿出图册开始记录,同时也将今日准备各自新近投放的藻类小鱼小虾之类记录下来,等到下次观察的时候,便能准确的知道少了什么……
  一切忙完,天色已暗。
  照例以些许灵粮加上一些虾蟹之类炖煮美餐一顿之后,路长卿才飞身跃上吊脚楼,懒懒的躺下稍事休憩。
  等待疲惫尽去心绪平复之后,他才再次盘坐而起,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块已经消耗近半的灵石。
  “第二块灵石了!”
  看着手中的灵石,再回想着这些天修炼所感受到的变化,路长卿相信在这大半灵石被消耗光之前,自己完成引气入体,成为真正的修士……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然后,路长卿就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林木下午离去时那萧瑟的背影,忍不住嗤笑出声,心说你这倒霉孩子啊,咋就碰上我了呢!
  林氏主岛。
  相比于家族子弟刚刚开始海捕,最近两天林氏的捕获量明显增加。
  但家主林青和林密等长老的脸色,却不但没有因此而有半点的好转,反而是怒火中烧……
  这不单是因为现在家族子弟的海捕量,依旧远远不及当初程康等众在贪墨之后上缴的捕获量,更因为他们发现,家族弟子的捕获量如此之少,已经跟他们有没有海捕经验无关了!
  很多家族子弟,根本就是想以这种方式和家族对抗,想要达到让林青收回让他们自操耕渔的命令!
  “前两天你们说没经验捕获不力,我还能接受,可现在呢?”
  林密指着林木对好些又空手而归的家族子弟道:“林木最近几天,每天最少都能捕获一条,今天更是捕获了两条,而你们却一条都捕不到——你们自己说说,你们这像话吗?”
  要是以往,林木被这么一当众夸奖,那怕是早就抖起来了……
  但今日,林木却是意兴阑珊。
  也不理一群家族子弟振振有词的争辩,也懒得去搭理林青少有的对一干族众大发雷霆,表示从现在开始,就要立下规矩,以后家族子弟之月例,都要和耕渔所获挂钩之类……
  默默的交了渔获,林木便转身离开。
  敲门声传来,刚刚回房的林木一开门,便看到了林雪。
  “这几天你做的不错!”
  林雪难得的夸了一句,这才好奇的道:“你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还能怎么?还不是因为那姓路的老东西!
  一想到路长卿,林木心头就有股邪火忍不住蹭蹭的往脑袋顶上蹿……
  但明显的,他是绝不愿意让林雪看出自己又在路长卿的手里吃了哑巴亏,因而只是哼哼一声道:“爹和密叔刚刚所说的,以后要将家族子弟之月例和耕渔所获挂钩这主意,又是你出的吧?”
  “好些子弟出海之后,根本就是在封海里打混闲逛!”
  林雪点头道:“要是不如此,任由他们这么晃荡下去,到时候我林氏不但落了个家族支撑不下去需得家族子弟自操耕渔的臭名,最后还连捕获量也上不去——那咱们林氏,可就真的完了!”
  “你就尽瞎出主意吧!”
  林木不满道:“因为你坚持自操耕渔,族众中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你不满至极,你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怕是将来非得因此而出大事不可!”
  “你以为我想呢?”
  林雪不快道:“家族如今局面,总得有人站出来出主意,爹是老好人,密叔他们又谁都不愿意得罪,我要是不帮忙出主意,那怎么办?难道靠你啊?”
  “行行行,咱们林氏就姐你最聪明最能干,这行了吧?”
  林木一脸好心遭雷劈的不忿道:“我可都是为了你好,不想你将家里的人都得罪光了,要真是这样,将来万一你有什么事,他们谁还会站出来帮你说话?”
  站出来帮我说话?
  想到家族之人的平庸,林雪便忍不住的瘪嘴,心说那跟没人肯站出来帮自己说话,有什么区别么?
  但这话林雪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对林木解释,表示虽然将家族子弟之月例和耕渔之获挂钩的主意,虽然的确是自己提的……
  但自己也充分考虑到了家族子弟的能力,定下的捕获份额根本不高,只要家族子弟稍微用心,达到不难云云……
  “这捕获量,完成倒是的确不难!”
  林木点头之后却又皱起了眉头道:“可按照这数量,怕是家族子弟上缴之获,不会高出程康之流多少;照此下去,最后姐你还是逃不过一委身黄粱保全家族的下场,而我等还平白背上了一个家族子弟被迫自操耕渔的臭名……你说你出这主意,咱们林氏图什么呀?”
  “所以我才来找你!”
  林雪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家族子弟海捕除了跟月例挂钩之外,还有奖励么?只要有人完成了奖励,拿到了家族奖励之灵石,那剩余之人的积极性,不立即就被调动起来了么?”
  “看来不是我没你聪明……”
  听完林雪的话,林木叹道:“是我没有姐你这么阴险啊……要是每个家主都如你这般,那我们这些子弟,可就惨了!”
  “什么阴险?我这都是为了家族!”
  林雪恼火的瞪眼,指示道:“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能每天都上缴两条海获,并于月底拿到家族订下的海捕赏格,为我林氏子弟做个表率!”
  “什么?每天两条?”
  听到这话,林木顿时急了道:“这么多天,我也就今天才捕获了两条而已!”
  “这我不管——要是完不成任务,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林雪示威的扬了扬拳头,看到林木那憋屈的眼神,想了想又一拍储物袋。
  一柄浅青符器,便直接从储物袋内跳出,轻悬于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