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70章 士可杀不可辱

  因为来过太多次,所以路长卿早已失去了对赤化坊的新鲜感……
  现在再看到赤化坊,于路长卿的感觉,已经跟曾经赶集逛街一样了。
  只不过今日,路长卿并未如往常一般,在林青林密等人嘱咐之后,一溜烟的赶往东市准备收钱——因为他分明感觉,似乎有几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兜了好几个大圈,路长卿确定没人再跟着自己之时,这才去了东市和孙虎儿郑斯有孟之运等汇合。
  在路长卿进入东市不久,几个人影从暗处闪出,眼神阴冷。
  要是路长卿或者林氏之人在此,一定会一眼认出几人——不是之前被林氏赶走的依附之修,程康郭简几人,还能是谁?
  “想不到这老狗,倒是挺谨慎!”
  郭简冲着路长卿的背影啐了一口,这才有些兴奋的对程康道:“其现在已经凝气二层修为,比程大哥你当初所观又有进阶——此等修行速度,相信此老狗所得之机缘,恐是不小!”
  “若非如此,我岂会万里迢迢找你等过来?”
  程康也目光兴奋道:“若是能收拾了他,不但能夺其机缘,更能一报其害的我等几无容身之所一仇,绝对是一举两得——你等以为如何?”
  郭简等人自然同意,却又有些担忧道:“结缘之修,活动范围往往不离家族范围,我等无论是于赤化坊内对其动手,还是于林氏封海内对其动手,恐都难逃各家族以及宗门之联合追杀啊……”
  “这点你们放心,我既然叫你等过来,自然是早有准备!”
  程康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那黄粱,垂涎林雪久矣之事,我想你等也都知道……”
  郭简等人连连点头,听完之后齐齐赞道:“程康大哥当真是妙计无双,我等佩服!”
  “若非害怕坏了规矩,引得宗门家族悬赏追杀,对付此老狗,我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程康摇头,开始有点怀念起之前在混乱之海的日子了——在那地方,是绝对的弱肉强食,如路长卿这等人物,看不顺眼直接杀了便是……
  哪里需要耗费如此周章?
  “确是如此!”
  郭简等人附和,如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听闻程大哥之前于与人结符探宝,不知结果如何?”
  “别提了!”
  提到此事,程康便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脸上那残存的剑痕……
  想到自己冒着被符誓反噬的危险,更是差点给人一剑枭首,最终抢到手的却只是一块根本无法修炼的残破玉简之事,程康便情不自禁的破口大骂,言那远古之修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若非同去的几个蠢货身上多少还有点东西,自己此次,可是亏大了!”程康道。
  郭简几人便安慰恭维道:“一行人等,就数程大哥你修为最低,却能将其余人等玩弄于股掌之间,这等本事,我等万不及也!”
  想到自己凝气四层修为,但最终得到宝物,并活着回来的只有自己……
  虽然所获之物是件废物,但听到几人所言的程康,也情不自禁的有些飘飘然,心说就自己这等谋算,坑死几个凝气六七层之修都是轻而易举,你路长卿能死在我程康手中,那也是你的荣幸了!
  东市内。
  郑斯有和孟之运看到路长卿过来,齐齐眉头一皱,压低声音道:“观路道友神情凝重——可是出了什么状况?”
  “可能是我多虑!”
  路长卿笑笑,自然不会告诉二人,刚刚隐约觉得被人跟踪之事。
  一番寒暄之后,路长卿才看向了孙虎儿。
  “少不了你的那份!”
  孙虎儿抛给路长卿一个储物袋的同时追问道:“新书和册页呢?”
  路长卿便将装着书稿和彩页的储物袋递过,清点灵石一番皱眉道:“只有七百多块?”
  “最近不但盗版众多,更有很多新出来的同行抢生意!”
  孙虎儿脸色阴沉的道:“也就是你的彩页惟妙惟肖,加上文笔出众,要不然怕是咱们的生意都要给人抢光了——现在一个月还有七百灵石,以后怕是别说七百,连五百六百都没有了!”
  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的路长卿便不再多说,收起灵石之后便直接离开。
  看到曾经和和气气一起赚灵石的路长卿和孙虎儿之间搞成这般模样,加上担心生意太差自己二人以后没了外快,跟着路长卿的郑斯有和孟之运二人是一言不发,只是不时叹息……
  “他们是谁?”
  拿着一个储物袋过来的炼器铺伙计看到郑斯有和孟之运,眉头一挑神情警惕道。
  “不用这么紧张!”
  路长卿对伙计介绍二人一番,交付灵石接过储物袋查看的同时道:“万一这东西可用,将来他二人怕是少不得也要多多叨扰前辈……”
  “好说好说……”
  听到郑斯有孟之运可能是潜在的客户,伙计在松了口气的同时换了副脸色,和二人很是寒暄一番,这才离开。
  “这是东西,到底何用?”
  看到路长卿从储物袋中发出的那巨大的,大多凡铁铸就,却又多少镶嵌了些许符文的钟状物,郑斯有孟之运二人满满的都是不明所以。
  “现在还不确定,等我回去实验一番才知!”
  路长卿笑笑,让二人先记住这钟状物的相关构造之后,便和二人分别去了灵果铺。
  修为进阶到凝气二层之后,低阶灵果的辅助之效,便已经大大降低。
  想要保持修炼效果,就必须提升所需服用的灵果品阶,同时还需要以丹药辅助……
  “如路道友你现在的修为,最好服用一阶下品的灵果!”
  王媛一边为路长卿挑选灵果一边告诉了路长一阶下品灵果的价格——十块灵石一枚。
  过去数月,皇书平均每个月能为路长卿带来近千块的灵石。
  再加上洗灵成功之后,已经无需在洗灵丹上耗费大量的灵石,除了灵果笔墨彩粉以及修炼所需的少量灵石之外,剩下的灵石便全都攒了下来。
  八个月的时间,现在路长卿已经攒下了七千块灵石。
  但即便如此,在看到光采购灵果一个月都得消耗三百灵石之时,路长卿依旧心疼的嘴角直抽抽。
  不过很明显的,这和他从丹坊出来,那仿若刚刚被人打劫了一般的表情相比,就完全算不得什么了……
  光是想想一颗缓脉丹就要一百五十灵,而且其效还只能维持二十四个时辰,路长卿就觉得自己的心疼的几如遭受刀割一般……
  毕竟若是想保持修炼效果,那一个月就得十五颗缓脉丹,得两千三百多灵啊!
  当然了,要仅仅是花灵石,路长卿的表情或许还不至于这么难看。
  他的表情如此难看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许源——一边不得不给对方灵石赚,同时又不得不接受对方的冷嘲热讽,那滋味……
  就跟一大姑娘被一猥琐汉子用强不说,对方还在耳边一个劲的逼问够不够享受是不是很爽一样……
  光是想想,都差不多能恶心的让人将胆汁都给吐出来。
  “士可杀,不可辱,你姓许的现在对老夫,可是又杀又辱啊……”
  虽然知道许源此般对待自己,完全就是贵少调戏少女一般,恶作剧的心态要远高于恶意,但路长卿依旧是极度不爽,暗自发誓将来万一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