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40章 书想买的好,书名要起好

  在林雪的冷喝声中,几乎连滚带爬的从灵植园出来的路长卿抹着额头的冷汗,暗道好险!
  同时也暗自奇怪,心说自己好歹也两世为人……
  再加上继承了这具身体几十年经历之记忆所带来的历练,按说断然不至于恍然间就色迷心窍才对。
  “难道是因为总创作小黄之故,让自己这把老骨头又起了春心不成?”
  想了半晌,路长卿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不由暗叹这男人还真是,到了啥境况都好老牛嫩草这一口啊……
  为了自己这条老命着想,路长卿觉得,自己以后面对林雪,可要万分小心才是。
  毕竟林木之前被揍的多惨,他可是历历在目的!
  就自己这把老骨头,路长卿敢肯定,那定然架不住林雪的折腾的。
  相较路长卿捡了条命般的后怕,林雪反倒坦然,只是暗自思忖,心说那家伙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双眼之中才会有如此复杂的情绪透露?
  半宿之后,猛然惊醒的林雪吓了一跳,心说自己居然会因他心思烦乱数个时辰?
  难道自己……
  相比林雪的一惊一乍心烦意乱,路长卿倒是依旧老神在在。
  带着老家伙调戏了大小姐还全身而退的额外之喜类似的愉悦,路长卿回到副岛之上该吃饭吃饭该修炼修炼……
  对于灵植园内之事,除了灵植需要配灵壤这些对他有用的东西之外,对于林雪为何放过自己,路长卿根本没去多想。
  毕竟即便他清楚修士只要修至凝气五层,容貌就会逐步回春,修至筑基,更是立即会多出数十年寿命,到时候就真的是身份不是距离,年纪不是问题了……
  但当下,他也绝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真能和林雪有点什么。
  说到底,他早已过了被小姑娘看上一眼就以为对方喜欢自己的年纪了!
  夜半时分,暴风潮汐再次准时袭来。
  只不过这次,路长卿再也没有如初次那般震撼,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握着灵石吐纳修炼。
  早上起来,刚刚打了一套拳活动开筋骨,主岛之上的林氏子弟,便就已经出现了……
  相比前次,这些弟子早起的时间不下半个时辰,而且在修炼之时的态度也极其认真,再无半点敷衍……
  “看来上次黄粱林雪之事,对这帮子弟,的确触动不小啊!”
  注意到这种变化的路长卿嘴角微翘,替林氏感到开心。
  很快,便就到了该要乘坐飞舟去往赤化坊的时间了。
  一叶飞舟,来到副岛之前。
  驭舟者依旧是林雪,白衣飘飘发髻高挽长眉淡扫,美艳不可方物。
  “咦……”
  看到路长卿只是跳上飞舟,再无之前那般猛夸林雪,林木好奇道:“老路,你这平时见到我姐,一张老嘴跟抹了蜜似的,今儿怎的,舌头打结了?”
  咳咳咳……
  感受到一股杀气从林雪的方向袭来,路长卿猛咳两声道:“为何今日只有我等以及家主等去赤化坊?林祥林慧等前辈……”
  “别提了!”
  见路长卿问道这个话题,林木的面色顿时有些黯然,说了前次在赤化坊,林祥林慧等林氏子弟,不但个个都被原本交好之女修抛弃,更是遭受了众多家族子弟的冷嘲热讽……
  所以此次赤化坊,一群人等便都没了再去的心情。
  “不光是祥哥他们,要不是为了将渔获售出,怕是我爹和密叔他们,今日都不愿前往赤化坊了!”
  林木说完,又有些得意的对路长卿道:“毕竟他们不像我这般,生的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即便我林氏现在落难,也照样能让赤化坊一众女修,神魂颠倒……”
  在这点上,路长卿不得不服。
  一路无话。
  抵达赤化坊,因为人数太少,林青林密一众也懒得训诫,直接而去。
  至于林木,则是跑的比林青等人都快,脚一落地,便冲向了坊内那花枝招展女修最多之处,连头都不带回的。
  路长卿本想和林雪说几句话,但看到林雪那冷冷的脸色,明显还在为昨日的冒犯生气……
  加上知道林雪心底肯定还在为今日又得忍受黄粱之骚扰而烦心,所以最后,路长卿只是揖了一揖,便自去东市。
  东市内,孙虎儿早早的就摆开了书摊。
  只不过今日,孙虎儿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全然没有招揽生意的心情,一个劲的伸长脖子,对着东市的入口望眼欲穿。
  一看到路长卿过来,孙虎儿便立即起身招手,催促道:“怎么才来,我可都等你半天了——书呢?先拿出来给我看看……”
  路长卿便一拍储物袋,将装订好的厚厚一摞纸张递给了孙虎儿。
  “欲修春梦?这书名起的好!”
  光是看到封面上的书名,孙虎儿已经是两眼放光,再看到笔名的时候,就更是乐的后牙槽都出来了:“老少二**?老的是你,那少的是……”
  “你我二人,同舟共济!”
  路长卿嘿嘿道:“此等扬名之美事,老朽哪敢忘了小前辈你啊?”
  “算你识相!”
  孙虎儿直乐之后,便急不可耐的道:“你且自去忙活,待我先细细品鉴一番,再与你说话!”
  “好!”
  路长卿,便又开始于东市之内转悠……
  一看到路长卿盯着一头白发过来,不少前次不堪其扰的摊主便面露警惕……
  不过,在路长卿拿出一块灵石购买了十张辟水符之后,诸多摊主立即就热情多了。
  辟水符,自然是为了深潜进海底勘察所备。
  虽然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深潜并未遇到什么危险,但为了以防万一,路长卿又购买了一张破甲符。
  虽然依旧是最低等阶的符篆,但因为其用途不再是辅助而是作为手段,所以破甲符的价格可就比辟水符昂贵多了——足足两块灵石。
  上次于赤化坊回去,路长卿身上还剩下十块灵石。
  加上这个月三块灵石的结缘之俸,以及林木所给的六块灵石,路长卿本来有十九块灵石。
  但这一月的修炼,他又耗费掉了五块灵石。
  因此抵达赤化坊的时候,路长卿身上实际上只有十四块灵石。
  辟水符和破甲符用掉了三块……
  还得购买两块灵石的灵粮,上次的笔墨彩粉之类的也用的差不多了,大概又得用掉两块!
  还得为下月的修炼留下五块灵石……
  想着自己能支配的灵石就只剩下一块,而自己还打算购买几颗灵果以增修为,同时还想去丹市看看……
  路长卿坐在孙虎儿的摊位前,情不自禁的开始揪起了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