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46章 咱们这交情

  看着眼前一大摞花样百出的彩页,路长卿咧嘴一笑,自感最近自己的思想境界又提高了不少!
  已经有点淫者见淫,佛者见佛的意思了!
  毕竟初画彩页之时,他记得自己多少还有些心摇神旌……
  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是抱着艺术创作的心态去画彩页的,内心造诣毫无波动,满满的都是对艺术的精益求精!
  收起彩页,路长卿手腕一翻,掌心中便出现了一片碎末大小,闪耀着黑色荧光的灵藻碎屑。
  这碎屑,自然就是从之前刚刚种植于灵藻园内的黑莹灵藻之上取下来,为自己用神农尝百草的笨办法来了解灵藻药性所准备的……
  虽说之前的数次尝试,现在他已经大概的掌握了在多大的分量之下,自己不但能比较准确的分辨出灵藻之性,同时又不会被灵藻中的毒性或者是暴虐杂乱的灵气所伤……
  但是想到每一种灵藻之性,都是千变万化,一个不慎就可能让自己万劫不复……
  路长卿看着黑莹灵藻碎屑的眼神中,依旧情不自禁的有着犹豫之色。
  但最终,他还是在狠狠咬牙之后,将碎屑丢进了口中。
  苦辣麻痹之感,迅速从舌头向着身躯蔓延,暴虐的灵机,更是飞快的向着经脉侵蚀……
  但路长卿却并未急着将碎屑吐出,而是仔细的感受着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在吐出一部分的碎屑之后,冒险将剩余的部分全都给吞进了肚子!
  哇哇哇……
  疯狂的呕吐之后,路长卿又足足连续运转了近两个时辰的水木双养诀,才将因为黑莹灵藻侵入体内的毒性和暴虐灵机给全部逼出,老脸之上有着前所未有的惊惧之色……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何此界之修行前辈,会将灵藻所属,全都归咎于无法利用之资源了。
  就拿刚刚这黑莹灵藻来说,他本以为自己都已经足够小心谨慎……
  可谁知道黑莹灵藻入腹之后,其毒性和暴虐之灵机,居然会二次爆发?
  要不是所服的分量,都是在经过黑月吊坠之推演,将可能的危险全都计算其中……
  路长卿有绝对的理由怀疑,今晚即便自己不至于中毒而死,怕是经脉也会被那暴虐的灵机给侵蚀的千疮百孔,从而根基受损!
  “好险好险!”
  感受到黑月吊坠在心口传来的温凉之意,路长卿心有余悸许久,这才拿出图册开始记录黑莹灵藻的特性。
  毒性主麻痹,灵机暴虐……
  会因不知名原因形成毒性与灵机之二次灵爆,防不胜防……
  记录完毕,看着图册之上自己已经发现的七八种灵藻的详细分析,其中有几种似乎有搭配成伍的空间……
  就当前自己的情况,路长卿从来不惧冒险。
  唯一担心的,就是冒险之后,还一无所获。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这可能的搭配成伍之后会产生怎样的效果,但终归不是一无所获……
  路长卿的嘴角便情不自禁的开始上翘,心头无比满足。
  休憩一阵,感觉黑莹灵藻之毒性与灵机,在体内再无半点残余之后,路长卿才翻手拿出了灵石,瞑目修炼了起来……
  与此同时,林氏主岛之内。
  “累死啦……”
  林木睁开了眼睛,使劲的伸了个懒腰之后心说好累,干脆休息了……
  正准备躺下之时,一个白发老家伙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便情不自禁的浮现在了眼前,顿时半点困意皆无……
  “老家伙,本少爷定要让你看看,如我这等天才一旦努力起来,有多么的可怕!”
  咬牙切齿一阵之后,林木便再次运转修为,开始精粹灵力……
  “木哥!”
  早起的林氏子弟等等看到林木居然已经开始各种晨练,一个个的眼神皆如看着太阳打西边出来也似道:“你不是常说如你这等天才,不努力那都是给我们留下点努力的希望,不想伤害我等之信心么?为何如今,居然也这般努力了?”
  “想我林氏,落得如今田地……”
  林木振振有词道:“作为林氏第一天才,我林木是深感责任重大啊,因而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在修炼方面要加倍努力——有我林木在林氏一日,我林氏就一定会为你们支撑起一片天,庇护于你等……”
  “木哥,你好伟大……我们林氏子弟之未来,可就全靠你了!”
  一众林氏子弟嘻嘻哈哈的开口,林祥林慧等人却嘿嘿怪笑道:“前两天我们抽空去了下老路的群星域,发现老路之修为进境,并未因为我等所凑送之灵果耗光而减缓多少,似乎不出三月,便能突破至凝气一层的样子……”
  正陶醉于众人我们可就全靠你了声中的林木闻言,顿时一张脸憋的通红道:“祥哥,慧姐,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不明摆着么?”
  林慧笑道:“木弟你向来懒散,现在却忽然间这么努力……难道你敢说你不是因为老路一杂灵根之修,都要破了你创下的修行记录,因而脸上无光,才会如此努力?”
  “木弟,纸是包不住火的……”
  林祥也调侃道:“所以你就别说什么为了我等了,不过你也没什么好羞愧的——毕竟若是老路他真的两三月内便由引气入体突破至凝气一层,不但破了你的修行记录,同时也将我等之修行记录远远抛在了身后……都是林氏子弟,既然我等都没有羞愧,你又羞愧个啥?”
  本天才,能跟你等一样?
  林木直接炸了,再也没了晨修的心情,拂袖而去……
  下午时分。
  林木又在礁石岛附近翘首以盼,一双眼睛绿的都不成样子了。
  想到自己第一天才的名号可能会毁在路长卿手里,林木其实无所谓……
  可因此被林祥等一众子弟嘲笑,林木就受不了了!
  “就不信他老路杂灵根之修,不借助任何外力,都能在修行速度上远超本少爷这个天才!”
  林木悻悻不已,心说等下,自己一定要从路长卿口中套出他修炼进境如此神速的原因……
  正想着这些,路长卿便已悠然自得的摇晃轻舟而回……
  林木忙将心头的不忿压下,露出一个自信能迷死万千小女修的阳光笑脸招呼道:“老路,为了我林氏,难为你啦……”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路长卿心头吐槽,将几个装有妖渔的玉盒递给林木的同时道:“林木前辈有话但请直说,用不着这般惺惺作态……”
  “老路,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
  林木一脸咱们什么交情的嗔怪道:“你我虽名分少爷以及结缘之修,但你老路扪心自问,我林木何尝有在你跟前自持少爷之身份,对你吆五喝六的时候?咱们这交情,名为主仆,但实际上却是亲如……”
  然后就亲如不下去了。
  毕竟路长卿的年纪,这说是亲如兄弟肯定不对,但亲如爷孙又吃亏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