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48章 狭路相逢

  PS七章已完。感谢书友161001225007938同学的打赏,更新在白天了。
  …………
  一阶普通妖渔的数量少的原因是因为雷击峡特有的雷电所属妖渔。
  这些雷电所属妖渔,居然专以一阶普通妖渔为食!
  虽然当初在发现一阶普通妖渔的数量少不是其在由普通妖渔进阶中出现了什么问题,而是在已经进阶成功之后出了问题,路长卿便已经有一阶普通妖渔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吃掉的想法……
  但在查明其是被一阶雷电所属妖渔所吃掉的这个过程,却不容易。
  毕竟这边不但一阶普通妖渔的数量少的可怜,就连一阶雷电所属妖渔,也同样少的可怜。
  路长卿将几条进阶完毕的一阶普通妖渔放在灵藻园内当诱饵之后,足足在灵藻园上海面的小舟内飘了足足几十个时辰,才发现一条雷电所属妖渔过来,一看到灵藻园内的妖渔就凶猛无比的发起了攻击,却因为灵藻园的阻隔而干着急的场面……
  发现了这点之后的过程,就简单的多了。
  海捕了一条雷电所属妖渔,然后将其和普通渔类放在一起,雷电所属妖渔连看都不看一眼。
  但将其和普通一阶妖渔放在一起……
  不过片刻,普通妖渔就连渣都没剩下。
  这个结果,充分的证明了雷电所属妖渔是以普通妖渔为食的结论。
  来此界至今,已无限接近三年……
  不但修为到了凝气三层,而且还能使用种种修行手段,甚至已经用修行手段杀过敌修。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路长卿觉得现在自己都算得上是正经八百的修士了。
  可直到现在,他却连妖渔的滋味都没尝过——反倒是这雷电所属妖渔,虽然毫无智慧,却居然非妖渔不食……
  这种结果虽让路长卿非常受伤,觉得自己堂堂修士,活的还不如这雷电属妖渔。
  但他却并未因此而懊恼,反而欣喜若狂……
  因为他发现自己可能找到了大量培育雷电所属妖渔的玄机——虽然雷电属妖渔以普通妖渔为食,但要知道,雷电所属妖渔的价格,那可不普通妖渔贵的多了!
  只是虽然欣喜,路长卿现阶段却依旧无法验证。
  原因自然还是那未知的闯入者的威胁。
  反正,在未能将那无论因为何等原因而闯入抱日谷的修士干掉之前,路长卿做什么都不得不提心吊胆畏首畏尾。
  如此一晃,又过半月。
  在这半个月里,路长卿的日子依旧过的波澜不惊。
  成日该修炼修炼该侍弄灵藻侍弄灵藻该配置妖渔配置妖渔,在确定那闯入者绝无任何可能来抱日谷的时段,他也会利用符篆烧烧水泥放置于储物袋内备用,为以后危机解决之后修建鱼塘做准备。
  某夜,路长卿正于重新开掘的洞府内借着月华推演固本丹之时,发现固本丹的推演就要接近尾声了……
  而时间已经远超当初和崔羞月所约定的半年之期。
  但崔羞月自从之前因生擒亡灵邪修,被仙盟和马氏老祖等一起叫走之后,就再无音讯,更别说催着他履行符约,早些将推演完毕的,提升过丹力的固本丹交给她了……
  “估计还得三天,就可推演完毕!”
  眼见月华收敛,暗自估算了一下固本丹推演还需要的时间之后,路长卿便想起了崔羞月,心说其这么久不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然后路长卿便忍不住干笑,心说自己这哪儿是担心人家的安危啊……
  人家被仙盟叫去,即便可能有差遣,但又怎么可能遇到什么危险?
  自己这分明就是馋人家的身子!
  毕竟虽历三界之事,自己也绝非什么纯情少男,也的确曾左拥右抱软玉温香,但如崔羞月此等骚媚,别具一格的女人……
  路长卿不得不承认,的确罕有,的确有想一尝滋味的心思。
  就在路长卿正如此瞎乐之时,眉头却是猛的一挑,下一秒他便已飞身而起,向着谷内某隐秘之处狂奔而去的同时,往身上拍了一张隐匿符……
  下一瞬,,路长卿的身影便在狂奔之中消失了,如同直接消散于空气中了一般。
  而与此同时,一修的身影正从谷口踏入谷内,神情警惕的看着四周。
  似乎是确定谷内的一切安全之后,其才大大咧咧的坐于一块岩石之上,看起来是想躺下休憩……
  但就在其躺下的瞬间,其的身形却是沿着岩石飞速滑落的同时,伸手一招便射出了一道黑芒!
  黑芒所向,直指路长卿隐匿之处,并在近前轰然爆开!
  无数暗黑锐刺,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猛然爆发……
  周边坚逾钢铁的岩石,在这暗黑锐刺之前,几如豆腐一般柔软,但凡射中,根根没尾,岩石之上只余下点点芝麻大小般的黑点……
  正藏身于隐匿符内,准备施展灼魂刺以奇袭的路长卿见状,哪有机会再施展灼魂刺偷袭?
  低呼声中,路长卿在狂奔躲避的同时,狠狠一拍储物袋!
  一块巴掌大小的龟壳便在这一拍之中晃眼而出,迎风便涨,瞬息间便化为了一面龟甲巨盾,滴溜溜旋转之中将路长卿护了个结结实实……
  密集如骤雨芭蕉般的咄咄之声不断于龟甲巨盾之上响起,刹那间便不下千百之声!
  虽有龟甲护盾所护,那密集的暗黑尖刺全都被其悉数抵挡了下来,但护盾之上的灵光却也因此而消散了不少,显然受创不轻!
  “好生强横的攻击力!”
  注意到龟甲护盾之上的灵光消散,路长卿暗惊不已……
  毕竟这龟甲护盾,可绝非等闲的防御法器,而是从跟崔羞月分赃的黑面煞的赃物中为数不多的防御法器中精心挑选的,已达中品的防御法器!
  即便和上品防护符篆,其防护力都不遑多让!
  可现今,对方仅只一招,就让其上灵光消散,其攻击之强,可见一斑!
  路长卿敢肯定,对方的修为或许无法和风行烈相比,但也绝对超过了凝气七层!
  若仅仅是凝气七层之修,路长卿或许不会如此心惊。
  毕竟他为此人可足足准备了两月有余,而且又是在抱日谷,他的主场之内!
  让路长卿心惊的,是对方不但修为极高,更且狡诈谨慎……
  明明发现了隐匿的自己,却还要放松警惕,然后对自己实施反偷袭!
  仅仅一出手,便让自己精心设置的主场优势化为泡影不说,反倒让敌我之势,从我暗敌明,变成了敌暗我明!
  凶多吉少啊!
  想着这些,自感凶多吉少的路长卿却并未有丝毫退缩逃走的打算。
  一方面因为现今的情况,自己就算要逃也未必逃的掉。
  另外一方面则在于,这抱日谷已经被他视为禁脔,他将誓死捍卫!
  因而,路长卿在狂奔之中,根本不顾龟甲护盾之上的灵光消散,而是想也不想,便有十数张攻击符篆在手……
  他敢肯定,虽然以对方的攻击力,再次出手虽定能击溃龟甲护盾,但未必能将自己当场击杀!
  而自己十几张攻击符篆但凡得手,就绝对能让对方好好的喝上一壶!
  若对方露怯躲避,自己则可顺利夺回主场优势,到时无论是占是逃……
  那可操作的空间就多了!
  狭路相逢,拼的就是命!
  路长卿低吼声声,心说老夫倒要看看,眼前的家伙敢不敢和自己拼命!
  “路老修,住手——你不是我的对手!”
  就在路长卿想要拼死一搏的当口,暗影中的敌人却是在躲避中开口,喊破了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