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84章 祭炼清风剑

  看到脸色阴沉的黄粱,林青等人直接就是心头咯噔一声,暗道不妙。
  但面上,几人倒也还是从善如流的招呼。
  黄粱连哼都没哼一声,直当一行人等不存在。
  倒是黄氏管事应和着寒暄两句,这才有些尴尬的道:“之前你等提过的关于积欠稍稍宽限之事,家族方面经过商量,已经决定不可再拖,必须按时连本带利足额归还……”
  “不是我林氏不想足额归还,实在是一时之间无法凑足……”
  林青林密等人讨好道:“若是能稍稍宽限,利息方面,其实还可以商量!”
  “我黄氏,是缺那点利息的家族吗?”
  不等黄氏主管开口,黄粱便已在一旁阴恻恻的冷笑开口。
  林青林密等人心头发苦,只是目光乞求的看向黄氏主管。
  “林家主林长老,咱们多年交情,你说要是能帮你等,我会不帮么?关键现在,我说了不算啊!”
  瞥了一眼黄粱的黄氏主管送林青林密等人出来之后才道:“黄少已经说了,积欠必须按时归还,一分一秒都不得多拖,否则的话,他便会立即启动符约,将你林氏之封海纳于黄氏名下!”
  想到一旦如此,林氏先祖拼了老命才打下来的家业就将败落于自己等人手上,数十林氏子弟将因此而是去庇护,沦为无依无靠之散修,林青林密等悲叹道:“但凡有任何可能,我林氏难道还会故意拖欠积欠么?我等现在,都已经将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
  “现在你等跟我说这些,又有何用?”
  黄氏主管犹豫了一下道:“其实黄少心头所想,你等又不是不明白——将林雪允与黄少为道侣不就好了?到时你等不但能保全家族不说,就说攀上了黄氏这根高枝,以后你林氏在这周边,那日子还能难过的了不成?”
  若是以前,林青林密等人可能会因此而动心思。
  但现在,别说是林雪不愿意,就连他们,在见识了黄粱之阴损歹毒之后,就算林雪肯为家族牺牲,他们都未必会同意如此!
  “我这也是为你们好!”
  黄氏主管道:“你们也该知道,这家族破败容易,可再想建立起来,那就难了……难道你们还真想你林氏数十子弟,以后世世代代都靠依附于人为生,永无翻身之日不成?”
  “好意心领!”
  林青林密道:“还有三月,我等还是先想办法凑凑,实在不行,我等再说!”
  “随便你们吧!”
  黄氏主管摇头叹息,回头进屋。
  “他等如何说?”黄粱问。
  “在下已经与林家主林长老阐明利害,至于其等将如何决断,在下也不敢妄言!”
  黄氏主管回道:“不过想来,林家主林长老也都是聪明人,应当绝不愿意让林氏先祖好不容易才打下的基业毁于他等手中,更不会愿意因林雪一人,便让林氏上下数十余口全都失去庇护,沦为孤魂野鬼般的散修……”
  “当是如此!”
  黄粱点头,同时对黄烟道:“为了以防万一,你让人通传下去,告诉周边家族,无论是谁,此时出借灵石与林氏,就是跟我黄氏作对——跟我黄氏作对的后果,相信他们都很清楚!”
  “放心吧哥,我知道怎么做!”
  黄烟怪笑一声,心说好你个林雪,居然还敢嫌弃我哥——就冲着你这心高气傲的劲儿,我还就非得让你乖乖的躺到我哥床上不可!
  到时候,本姑娘倒是要看你还傲不傲的起来!
  在赤化坊发生着这些的时候,路长卿正快马加鞭的赶回。
  乘坐巨舟从落雁岛回结缘坊的时间和去时相差无几,也差不多二十四个时辰,再加上从结缘坊回赤化坊的时间……
  整个路途所花的时间,差不多是四天四夜。
  这么长的时间,路长卿自然不会闲着。
  入了品阶的奇门功法,神识刺自然是寻常之修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东西,对路长卿来说也是一样。
  但不经过黑月吊坠推演提阶,即便神识刺再宝贵,路长卿也不可能去修炼。
  并且如神识刺这等功法,即便是立即修炼,那也绝非一朝一夕就能练成。
  所以路长卿在欣赏了一阵风景之后,便将在修炼之外的时间,全都放在了祭炼清风剑上。
  修士所用之攻防器物,种类繁多且品阶高低不同,不过大概上,却只能分为三种,那就是法器,法宝,还有灵宝。
  灵宝这种东西,就算是金丹之修,估计能拥有者都少的可怜,就更别说是凝气筑基之修了。
  所以相较之下,寻常之修能够接触到的攻防器物,大概也就法器法宝两种,而其中更以法器为多。
  但无论是法器还是法宝,都需要经过神识祭炼之后方可使用,而不是只要怀里一抱,然后抡圆了胳膊就可以到处砍了……
  除了祭炼之外,法器法宝在使用之时,也有修为限制。
  毕竟修为太低的话,体内灵力和神识强度,根本都不足以支撑修士驾驭法器法宝。
  只有等修为到了凝气三层,修士的灵力储备到了一定程度,并且神识举杯一定强度之后,才有可能驾驭法器或者法宝。
  路长卿现在只有凝气二层,明显是不具备驾驭法器能力的。
  但这却并不妨碍路长卿祭炼清风剑——因为祭炼,只要进入凝气,生出神识便可。
  整个祭炼的过程,就是将神识烙印打入清风剑内,并不断与之联通,最终达到心随意动,如臂使指的程度——如果要形象概括的话,那么祭炼的过程就有点像养宠物。
  宠物虽然不会说话更听不懂人话,但只要不断熟悉,最终听不懂人话的宠物也最终能和主人做到心意相通。
  不过说起来虽然简单,但做起来,却并不容易。
  就拿路长卿来说,整个归途足足三四天,但他对清风剑的祭炼,也就是勉强达成了将神识烙印打入清风剑内的程度——祭炼进展大概相当于让宠物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下了巨舟,自己驾驭飞舟穿越黑浪海回赤化坊。
  路长卿是一反来时随时随地准备驻舟投降奉上储物袋的卑微,而是傲立于舟头。
  即便有看着不似好人般的散修御舟看来,他都能做到不卑不亢,冷眼对之!
  似乎很是不好惹的样子。
  这其中,自然有储物袋里装着得自陈金飞的,能挡凝气八九层全力一击,能挡凝气五层之修盏茶攻击而不破灭的金刚符,加上几枚他自行购买的,号称凝气四五层之修可做到一击必杀的破锐符……
  所以自感财大气粗,腰杆梆硬的缘故。
  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时逢赤化坊暴风潮涌,周边去往赤化坊之修颇多,群舟连片,路长卿相信即便有人想要杀人夺宝,也定然不至于在此等情况之下乱来的缘故……
  总之而言之就是,回赤化坊之途,格外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