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28章 骗你都是为你好……

  想要的东西,当然很多。
  比如现在已经成功引气入体,完成周天运转进入凝气一层,那是迟早的事。
  进入凝气一层之后,就可以修行术法了……
  结缘之修的基础供给,可不包括术法,所以购置一本术法明显是有必要的。
  又比如法器,还有符篆。
  这些东西,可都是修士争斗不可或缺之物,因此为了安全着想,也必须要有。
  当然更现实的,还有辅助修行的各种丹药等等……
  原本因为口袋里有十八块灵石,还觉得自己挺富有的路长卿,便是一阵阵的头大……
  因为周边万里海域,最大的就是赤化坊之故……
  因此周边海域如他这般,盘算着去往赤化坊会花多少灵石的周边之修,不知凡几。
  其中甚至也包括了不少跟路长卿同舟而来的结缘之修。
  章兆鸣柳田非就是其中两个,只不过二人心头盘算的可不是去赤化坊花灵石的问题。
  当初在飞舟之上,二人可是出尽了风头。
  因为二人不仅仅都是武道先天,而且他们三灵根的修行资质,别说和路长卿等结缘之修相比,即便是和普通之修相比都是半点不差。
  也是因此,二人一路过来,是眼高于顶,对谁都是明嘲暗讽,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你们以武道先天成为结缘之修,那是因为你们天赋不行,因此才不得已而为之,但我们可不一样!
  我们以前没成为修士,那是我们不想!
  现在我们既然已经决定成为修士了,那将来就一准能出人头地……
  而且抵达之后的结果,似乎也在佐证着他们的狂言。
  因为资质天赋,二人刚刚一下飞舟,甚至不用自己开口,周边万里海域内首屈一指的顾氏就立即以远超普通结缘之修的条件进行招揽,并最终结缘……
  想着自己二人虽然也是结缘之修,但修炼的是二阶功法,所拿的结缘之俸是每月四块灵石,比普通结缘之修,那可是足足高出一块,甚至是两块!
  还有专门为自己二人配备了辅助修炼的聚灵蒲团!
  想着自己二人拥有的这些,再想想其余那些结缘之修……
  章兆鸣柳田非二人每每是情不自禁的志得意满,心说也不知道这次去赤化坊,能不能碰到几个同舟而来的结缘之修?
  “要是能碰到,那就最好不过啦!”
  光是想想其余人等听到自己二人所获的待遇之时那羡慕的表情,二人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这些,路长卿当然是不知道的。
  盘算一番之后的路长卿早已那些符篆啊功法啊丹药等只能想想之物抛诸脑后,更换了些更切实的自己能买得起的东西——比如,购买一些灵粮,以补足结缘之俸不足的部分。
  以后,就全以毫无沉珂的灵粮为食。
  虽然也安慰自己,别说如自己这般,踏入仙门不过月许,便已经攒下了十八块灵石身家,就说自己决定以后将以纯灵粮为食这点,在初踏仙门的结缘之修中,估计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
  但那种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却依旧让路长卿愁眉难展,心说此去赤化坊,定要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适合于自己的进项……
  要不然,就自己这资质,这年纪,想要修有所成,简直比登天都难。
  吃完饭,路长卿稍事休息之后便已经恢复了平静,然后再次握住灵石,安心修炼了起来……
  灵石中的灵石,丝缕化开,然后不断被吸纳进入经脉。
  随着功法的运转,灵气中的杂质被逐渐消弭,转化为精纯的灵气……
  那种一点一滴积累所带来的满足感,让路长卿是无比沉醉。
  如果非得说有什么不满的话,可能就是因为资质太差,那些化开的灵石中有很大一部分因为吸纳不及,直接被消散于虚无了。
  时间便在这修炼中无声无息的消逝。
  夜半时分,在路长卿隐觉经脉鼓胀,准备结束今次的修行之时,激烈的潮涌之声,在天地之中激荡开来……
  因为封禁长城的所在,原本无常的气象被直接限定为固定时间的暴风潮涌,终于到了。
  虽然知道此界神异……
  但一直以来,路长卿都觉得既然都是海,那么这无垠之海的暴风骤雨,应该与别处并无太多不同。
  但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路长卿清楚的知道自己想错了。
  暴风,夹杂着骤雨,漫天席卷的海潮,如同山峰一般劈天盖地的卷砸而来………
  法阵的光幕,保护着林氏主岛和小小的副岛。
  站在副岛之上的路长卿向外看去,就像是站在玻璃罩内看着那暴风潮涌,那种巨浪携天地之威而来的景象,直让他震撼莫名,很是担心林氏的法阵能不能护自己之周全。
  但好在,法阵光罩虽看不见摸不着,却依旧牢牢的保护着其内的一切。
  不但让其内的一切半点不受那些暴风潮涌所带来的滔天巨浪所冲击,甚至站在副岛之上的路长卿都没有感受到流动的微风因此而起上半点变化……
  “这修士之手段,当真神奇!”
  看到这和曾经的科技力量所表现出来的截然不同的手段,路长卿心神激荡,甚至连原本就极其坚定的修行之心,似乎都因此而变的更加坚定了数分。
  足足看了许久,路长卿才终于再次盘膝而坐,缓缓运转修为,打磨灵力。
  一夜无话。
  一大早,路长卿便就醒了。
  暴风潮涌还在继续,依旧狂风呼啸激浪滔天……
  只是昨夜已经见识了此般景象的路长卿,对此已经波澜不惊了。
  好好的打了一趟拳熬锻筋骨之后,路长卿便开始伺弄灵食填饱肚皮。
  直到此时,林氏子弟才陆续出门,在主岛各处草草修炼一番之后便开始装扮,然后分乘各舟准备出发。
  路长卿候在副岛渡口,等着林木驾驭飞舟来接。
  不过驾驭飞舟来接他的,却不仅仅是林木,还有林雪。
  林雪一身白衣,发髻高挽。
  雪白的肤色衬托着那一身白衣,美艳不可方物。
  “恍若仙子!”
  看到林雪的瞬间,路长卿就是情不自禁的眼眸猛缩,不过面上倒是神色如常,问好之后跳上飞舟,开始对林雪是大加赞叹。
  “老路,想不到你这老嘴挺甜的啊!”林木嘿嘿怪笑不已道。
  路长卿慷慨陈词道:“此乃在下由衷之言,字字肺腑!”
  “油嘴滑舌!”
  林雪盯着路长卿道:“昨日便已回来,为何不来看我?”
  “林木前辈言雪儿小姐在照料灵田,因而不敢打扰!”路长卿道。
  “巧言令色!”
  林雪冷哼道:“我看你分明是因为骗了林木之数十灵石,心中有愧——难道你敢说不是?”
  路长卿不慌不忙道:“林木前辈虽资质绝佳,乃天纵之才,但终究不知江湖险恶,因而才有了这赌约之事!”
  嗯?
  听到这话,林木炸毛道:“老路你这话啥意思?莫不成你是想告诉我姐,你骗本少爷灵石都还是为了本少爷好不成?”
  路长卿懒得搭理林木,只是对林雪道:“还请雪儿前辈明鉴!”
  “我跟你拼了我!”
  这无视的态度,就加倍的刺激到了林木,气急败坏张牙舞爪。
  “别胡闹!”
  林雪冷哼,这才看向路长卿道:“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
  就在路长卿心头微松之时,林雪却又是一声冷笑道:“但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他给人欺负了,我这个当姐姐的,可不能不管!”
  话音刚落,飞舟破空,径直冲向了那法阵庇护之外,惊涛骇浪般的海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