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33章 风流侠士

  PS还有……
  ……
  “不得胡闹!”
  马氏老祖一拍桌子指着马成骂道:“你这么一没人证二没物证的杀上门去,不是将我马氏的把柄,主动送到他人手里么?”
  “这些天针对我马氏人手,马氏产业的袭击,要说其中没有公孙徐滨二人的推波助澜,爷爷你信么?”
  马成悲声道:“之前也就算了,现在他们居然已经狂妄到了连三叔都敢动的地步,这要是再不出手,怕是他公孙徐滨,还真以为我马氏怕了他们……”
  “家主,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眼见马氏老祖气的浑身乱颤,芳姨开口道:“要是平常,他公孙徐滨胆敢如此放肆,我马氏自然不妨给他等一点教训,但在当下,我马氏已是众矢之的,绝不可意气用事!”
  “那芳姨你说,我等当下,到底该当如何?”
  马成道:“难道就任由他公孙,徐滨借着我马氏犯了众怒的机会,将我马氏欺压至死么?”
  “闭嘴!”
  马氏老祖闷哼道:“自己没脑子,就该多听听别人的意见!”
  “老祖息怒,家主现在终究年少,只要加以时日,相信他是一定能撑起马氏的!”
  芳姨为马成开脱一番,这才道:“不知道那风行烈现在身在何处?我想再见见他!”
  “难道芳姨你觉得这风行烈有问题?”
  马成道:“我调查过了,这风行烈已经来我雷击峡数年,不但平素颇有侠名,其寻常更和鹰鹫帮,金线帮毫无瓜葛,反倒是和我马氏数人,略有交情——按理,其绝无和金线帮鹰鹫帮勾结,坑陷我马氏的道理!”
  “这些我都知道!”
  芳姨道:“但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还是想再见见他……”
  见芳姨如此坚持,马成虽觉毫无必要,但也还是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这边就尽量安排,相信不难……”
  芳姨点头,马成则自去安排。
  翌日。
  酝养完灼魂刺的路长卿刚刚走出客栈,光头壮汉等便立即追了上来……
  路长卿默默的磨了磨牙,进入了一家茶肆,要了一方带有隔音帐的茶桌坐下。
  “喝什么?”
  伙计依旧是一脸滚刀横的模样以及语气。
  点了普通灵茶灵点,路长卿才压低声音和伙计低语两句。
  “你以为你是谁?就凭你也想见芳姨?芳姨之名讳,是你这老修可以随便乱叫的么!”
  伙计的语气中虽依旧不乏滚刀横的气势,但表情却明显的和气起来,上下打量着路长卿道。
  “你只要告诉芳姨,是晚辈路某求见便可!”路长卿道。
  “且等着吧!”
  伙计说完,这才快步而去柜台,开始和掌柜交头接耳。
  因为路长卿所选是带着隔音帐茶桌之故,他和伙计之间的言语,光头壮汉几人根本不可能听到。
  因而几人是根本不知危险已经在不知不觉的降临,有人有些兴奋的看着路长卿的背影嘀咕道:“这老家伙虽然修为不高,但身家定然不菲——要不然其岂会喝个茶都非得雅座不可?”
  “当是如此!”
  光头壮汉连连点头,更加坚定了要将路长卿这只肥羊拿下的决心。
  另边厢。
  听完伙计的汇报,掌柜不敢怠慢,立即拿起了传音符传讯。
  马氏别苑,芳姨依旧雍容高贵,正喝着清茶等着风行烈的到来。
  而在别苑各处,都有马氏好手严加提防,以免之前如马三爷遇袭的情况,再次发生。
  风行烈没等来,芳姨倒是先等来了一张传音符。
  “白发老修路长卿求见?”
  听完传音符,芳姨立即就想到了路长卿,心说之前自己马氏如日中天,自己主动示好,此老修都装聋作哑……
  可现今自己马氏是危机重重,自顾不暇,这老修反倒是求见来了!
  要是以往,即便要见路长卿,估计芳姨都得先晾他一晾,煞煞他的威风再说。
  但考虑到现今马氏的局面,芳姨最终还是回了传音符,让掌柜转告,叫路长卿来别苑见自己。
  不等伙计将芳姨的回信传达过来,路长卿倒是先收到了一个传音符,居然是崔羞月的。
  “已经到了?”
  听完崔羞月的传音符,路长卿很是郁闷。
  毕竟昨日自己被光头壮汉几人盯上之时,这女人是音信全无,自己走投无路才决定冒险去抱马氏的大腿……
  这可倒好,自己已经联系马氏了,人家却来传音符说自己都已经到雷击坊了!
  郁闷之下,路长卿是连立即回传音符的心情都没有,在接到伙计的回话之后,便出了茶肆。
  现在,路长卿事实上已经没有必要再去找芳姨了——毕竟有崔羞月这凝气大圆满之修在,收拾光头壮汉等五六人,那还不是一巴掌都能全都呼死?
  但路长卿却不得不去。
  毕竟约好了求见回头却不见人……
  别说是芳姨这等女人,怕就算是普通人,也会有被戏耍冒犯之嫌!
  路长卿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马氏的智囊。
  所以最终,路长卿还是往别苑的方向而去,回头之时,依然看到光头壮汉几人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不禁好笑摇头,心说这几个蠢货,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别苑之类,芳姨正和一貌若三十左近之男修闲聊。
  男修剑眉星目,气度优雅,一看就有风流侠士的味道。
  虽因为只有凝气八层修为而在芳姨面前执晚辈礼,但其在言谈之间,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因为芳姨的身份和地位而有谄媚巴结之举。
  不问可知,其就是本就颇有侠名,最近又因力斩黑面煞而在雷击坊风头日盛的侠修风行烈。
  不厌其烦的回答完芳姨的盘问,风行烈道:“久闻黑面煞之恶行,在下确有将此獠斩杀,还那些枉死之修一个公道之意,但说实话,在下对此其实毫无信心——若非狭路相逢,在下怕是绝不敢与之交手,更没想到你马氏居然会因在下侥幸得手而陷入如此境地……还望前辈明鉴!”
  “风少侠误会了,我马氏绝无因此而迁怒于你之意!”
  芳姨摆手,正要说话的时候,却有家丁来报,言路长卿到了。
  “请他进来吧!”芳姨道。
  别苑外,路长卿正在等候。
  而远处的光头壮汉等正一脸惊诧,显然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路长卿这么一平平无奇之老修,居然会跟马氏之人有关。
  万为了预防路长卿虚张声势,几人却并未离开,而是选择继续观望。
  “芳姨请你进去!”
  家丁出来,颇为恭敬的道。
  “不知可否劳烦几位一事?”
  路长卿在点头的同时指了指光头壮汉等几修故意大声道:“几人见路某修为低下,便意图谋不轨……都已经足足跟了在下两天了!”
  “雷击坊内居然也敢肆意妄为?简直找死!”家丁狞笑出声。
  原本还探头探脑的光头壮汉等人听到这话,简直吓的亡魂大冒,尖叫道:“我等只是跟着你而已,从头到尾,可曾碰过老修你一根头发?你可不要因认识马氏之人,便仗势欺人……”
  “谁让你们修为低呢?”
  路长卿闻言冷笑,对几名家丁说声劳烦。
  那些家丁微微点头,便满脸狞笑,如狼似虎般的向着光头壮汉等修扑去……
  数瞬之后,杀猪般的惨嚎之声,便在别苑之外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