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22章 过河拆桥

  “透障锥!”
  一看到这符器,林木立即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兴奋道:“姐,你可别告诉我只要我完成了任务,在家族赏格之外,你还将这透障锥送给我吧?”
  “你猜对了!”
  林雪有些心疼的点头道:“你想要这透障锥好几年了,现在可是你最好的机会,能不能从我手里拿走,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只是想到每天海捕两条妖渔的难度,林木瞬间就又泄气无比,揪着头发哀嚎道:“每天两条,怎么可能啊……你以为我负责的海域是那老家伙的群星礁呢?”
  “我林氏之封海的确贫瘠,但根据程康之流贪墨之数推算,达到每天两条渔获,绝对不难——这点你心里清楚!”
  林雪没好气的呵斥道:“再者说了,那路长卿在海捕方面,颇有心得,只要你虚心向他请教,我就不信你会完不成任务!”
  “向那老东西请教?开什么玩笑!”
  林木听到这话,几乎是从凳子上直接给炸了起来一般的尖叫道:“别说是为了一下品破障锥,就算精品法器——我林木,也绝不可能去求那老东西……”
  “那随便你!”
  林雪哼哼道:“反正想要破障锥,这就是你唯一的机会,要不然的话,你以后都别想了……”
  “我今儿把话撂这儿,林木堂堂林氏少爷,绝不可能为了一区区下品法器折腰!”
  林木在房内跳脚大叫,赌咒发誓!
  一大早,活动完筋骨的路长卿便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为再一次的海捕做准备了。
  可能是因为想到昨夜的修炼前所未有的顺利,自己距离成为真正的修士已经近在咫尺,所以路长卿今日的心情显得极好,甚至一边收拾所需之物的同时,一边还悠然的哼起了小曲……
  然后他便看到了林木。
  虽然海捕区域毗邻,但终归是各自方圆近百里的区域……
  所以除了第一天过来示威之外,林木一般只会在下午收缴渔获之时才会出现在路长卿面前,平时几乎没有碰面的机会。
  像这种一大早就过来的情况,实在不多见。
  “老路,给你点东西!”
  林木稍驻飞舟的同时丢给路长卿一个小袋子。
  看到袋子里足够自己吃几天的灵粮,再听到林木那一身老路而不是平常的老东西,路长卿瞅着林木的眼神便满是玩味,干笑道:“前辈这么好心……当是有所求?”
  “我说你个老东西……”
  林木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的给吞进了肚子,面皮抽搐却偏偏要摆出一副本少爷关怀后进的架子哼哼道:“普通之海获虾蟹虽能裹腹但终有杂质,而你这天赋又太差,日积月累,遗祸不小,本少爷是看你一把年纪殊为不易,因而一片好心——你可不要瞎想!”
  “那就多谢前辈!”
  路长卿便连连致谢,收好灵粮之后一点长蒿道:“时辰差不多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在下就去海捕——前辈自便?”
  说完,也不等林木回答,便驾舟而去!
  “个老东西……”
  看着路长卿的背影,林木是牙根子都在痒痒啊,心说你特么,多问本少爷几句会死呢?
  难道非得本少爷自己向你开口啊?
  想到自己低声下气开口求教的尴尬,林木是有心拂袖而去……
  只是想到要是就这么离开,到时候完不成任务破障锥没了希望,而且刚刚送给路长卿的那半袋灵粮,也成了肉包子打狗……
  家族贫瘠,配给给每一个子弟的资源可都没有半点多余。
  因而这些灵粮,可都是林木从自己的口粮中节省出来的……
  “不能白白便宜了这老东西!”
  想到这些,林木最后狠狠的一咬牙,点舟追上,吭哧许久之后道:“老路,你这修炼也有几天了,修行之道上可有什么疑难之处?有的话你尽管问我——本少爷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暂时没有!”
  路长卿道。
  “生活方面有什么困难,你也可以跟我说——虽说你是结缘之修,没资格向家族提要求,但只要我开口,家族多少也会考虑……”
  “都挺好的,没什么困难!”
  “……”
  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林木最后大发雷霆道:“老路,我都说了,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跟我说——你怎么可能一点困难都没有?”
  “我是真没什么困难啊……”
  乐的肚皮都在疼的路长卿也玩够了,总算回头看向林木道:“不过前辈好意,在下铭感五内——将来若是前辈有什么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虽你只是我林氏之结缘之修,但总算也是我林氏之人,不用如此客气!”
  林木赶紧接茬,扭捏的道:“话说你在海捕之事方面,的确有几分本事——咱们可以在这方面探讨探讨……”
  “前辈拐弯抹角半天,就是为了这吧?”
  路长卿好笑道:“想跟在下学,就明说,至于如此这般惺惺作态?何苦来哉呢!”
  “什么跟你学?是探讨,探讨你懂不懂!”
  林木憋红了脸,只是看到路长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最终也只能丧气道:“行行行,就算我跟你学……先说好啊,我之前给了你半袋灵粮,就算跟你学,那也没白学,你可别觉着本少爷还欠着你什么!”
  “这是自然!”
  路长卿点头,嘿嘿一笑道:“前辈要跟在下学东西,当然是没问题,只是在下向来严厉,就怕前辈受不了啊……”
  听到这话,林木一脸警惕。
  只是想到破障锥,再想到现在自己好不容易才拉下了脸……
  因此最后,林木狠狠一咬牙道:“今儿本少爷,但凭你使唤!”
  …………
  “海捕不是修士比拼修为,拼的是耐心……你动不动就施展术法作甚?你术法再高,能将这无垠之海给打破么?”
  “前辈啊前辈,在下都跟你说八百回了,海捕之诀仅在于一个遛字,不要跟妖鱼比力气——你力气大是吧?力气大你下苦力去啊,还来海捕作甚?”
  海面上,不时的响起路长卿毫不客气的呵斥声。
  一边为海捕忙的屁滚尿流,一边还得被路长卿给训的跟灰孙子一般,林木那心情就别提了……
  反正,每次看到路长卿舒舒服服的靠在轻舟之上对着自己指手画脚,林木都极其想要挥手一记爆炎雷过去,将之给雷个外焦里嫩!
  当然了,林木最终没对路长卿下手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在路长卿的指点之下,他已经分明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在逐渐摆脱全靠修为蛮力进行海捕的模式,各种技巧逐渐开始得心应手……
  “抓到了,抓到了,哈哈哈哈!”
  下午时分,在足足经历了三次让几乎已经到手的妖鱼漏网之后,林木总算不用蛮力,纯粹靠技巧抓获了今日的第一只妖渔,高兴的在轻舟之上手舞足蹈。
  “这次的表现,的确不错!”
  路长卿点头赞赏道:“基本的技巧也就这些了,你回去多加揣摩练习,估计要不了几天,对海捕之事你应该就能手到擒来了!”
  “我也这么觉得!”
  林木点头,然后就又开始嘚瑟起来,一脸亏大了的表情对路长卿道:“早知道就这么点东西,我才懒得跟你学呢——可惜了我那半袋灵粮!”
  “……”
  路长卿无语的瞪着林木道:“前辈这话,分明是过河拆桥啊!”
  “难道本少爷说错了么?我那半袋灵粮,可值两块灵石!”
  林木一脸心疼,半晌才嘿嘿有声的故意刺激路长卿道:“好在你还欠我三十灵石,就算减去这灵粮的两块还有二十八块——要不然我可真就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