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97章 扫地出门

  “老路你不用怕,你就这儿呆着,哪儿也别去——我这就找我姐去!”
  过来的林木人未到身先至,表情愤怒的几如小狮子一般,根本看都不看林青林密一眼,只是气冲着路长卿咆哮道:“本少爷今儿还倒要看看等我姐过来,谁还敢赶你走!”
  “林木前辈!”
  不等林青林密发话,路长卿却是抢先挡住林木道:“若你真是为了你姐好,就绝不该在此时去找她!”
  知道林雪脾气的林木岂会不清楚此时去找林雪,林雪那爆脾气一上来,和家族决裂,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想到要是不去找林雪,路长卿就肯定会被赶走,一时之间进退维谷的林木直急的都像是要哇的一声哭出来道:“老路,那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听我说就好!”
  路长卿拍拍林木的肩膀低语了起来。
  “老路……”
  听着路长卿所说的这些,林木的样子,都像是感动羞愧的都要哭出声来到:“到了这个时候,你都还在为我林氏着想——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如果他们非得要赶你走,那我就去通知我姐,我们和你一起走,这样的家族,我还就不稀罕了……”
  “别说气话,不得胡闹!”路长卿呵斥。
  让林木和林雪这两个林氏最顶尖的天才因为自己和林氏决裂,的确是对林青林密最好的报复……
  但路长卿绝不会这么做。
  虽有黑月吊坠相助,自己在这一年多两年里混的是风生水起。
  但即便如此,路长卿依旧非常清楚光是如此的话,自己充足供给自己的修炼或许还行,但要是再加上林雪,林木……
  怕是自己拼了老命,估计都无法做到!
  因此,暂且让二人留在林氏,借助家族之力增进修为,方是明智之举——所谓小孩才问对错,而成年人只讲利益,就是这个道理!
  “不但你不能跟我走,你还得劝告雪儿小姐,让她也好好留在家族修炼!”
  解释一番之后,路长卿拍拍林木的肩膀道:“如此,它日我等就必有重逢之日,否则的话,那我现今这一番谋划,可就白费功夫了!”
  “放心吧老路,回头我一定会劝住我姐——你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我和我姐,我可绝不会让某些不相干之人白占了便宜!”
  听完路长卿的一番解释,林木似有明悟,咬牙切齿点头的同时,还狠狠的瞥了林青林密一眼……
  那话语那表情,再加上林木这个儿子族侄对自己等视若仇敌,却将路长卿当亲人般的模样,直气的林青林密浑身都在直哆嗦……
  要不是因为要先处理路长卿的事情,林青林密绝对会当场爆发,给林木来个联合双打,让这小子知道知道什么叫做长者威严。
  结缘符约迎风亮起,有青烟直上。
  感受到自己和林氏之间那玄之又玄的联系就此被斩断,路长一身轻松的同时,又不禁唏嘘,心说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
  毕竟,要不是因为这两年承受了林氏太多的好,让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的将自己视为了林氏的一份子,忘了自己之余林氏,始终都只是一个外人的事实!
  若非如此,路长卿敢肯定,自己绝不至于等到这一切发生之时都还一无所察,就更不会以现今这般狼狈甚至有些屈辱的方式离开!
  “符尽缘了!”
  符约燃尽,林青丢给路长一艘破旧飞舟道:“从今以后,我林氏与你路长卿便再无瓜葛,请你即刻启程,离开我林氏封海!”
  “多谢家主所赐!”
  路长卿点头谢过,又冲着林木笑笑,这才踏上飞舟而去。
  “他刚刚都跟你说了什么?”
  待到路长卿走远,林青林密这才回头看向一脸愤懑对着二人冷笑连连的林木问。
  “都被你们给赶走了,人家老路还能说什么啊?”
  林木阴阳怪气的道:“不就是说发现了一条微型铁精矿脉,让我想办法挖出来,帮家族渡过难关,让我姐不用和黄粱那家伙结为道侣呗……”
  “铁精矿脉?”
  林青林密闻言一惊,紧接着却又嗤笑出声道:“我林氏封海若有炼材矿脉,这数百年来我林氏岂会发现不了,却偏偏要等他路长卿来发现——这种鬼话,估计也就只有你这么幼稚才可能相信!”
  “是不是鬼话,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林木气道。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被他当傻子般耍着玩么?”
  林青闷哼一声,直接驾驭飞舟呼啸而去,同时回头对林密示意。
  林密会意之后,拍手从储物袋内摸出了一张传音符,说了两句之后激发而出。
  “说我是傻子?简直岂有此理!”
  虽这两年来的确被路长卿坑了不少,但林木绝不会认为路长卿在这个时候还会骗自己。
  因此林木也懒得解释,只是拿着路长卿给的符镐等物直接去往路长卿所言之处的海底,心说等我挖出铁精,到时候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于此同时,路长卿正驾驭飞舟,一路狂奔,目标直指黑浪海。
  虽然林青林密一直竭力装作单纯的就是因为林雪才和自己解除结缘,但路长卿很肯定,这其中怕是绝对少不了黄氏的压力……
  简单的来说就是,自己等同于被出卖,情况非常危险!
  这个时候冒险强闯黑浪海,以他的修为,几和自杀无异!
  但事实却绝非如此。
  通过孙虎儿,路长卿已经清楚的知道黄氏的实力。
  所以他敢肯定,如果黄氏真铁了心的要自己死的话,那么即便在自己躲在赤化坊内,黄氏也绝对有办法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即便世间有仙盟所制定的规矩限也是一样!
  两世为人,历三界之事。
  路长卿太清楚所谓规则,更多时候只是用来限制弱者的这个事实了。
  也是因此,在常人看来躲进赤化坊,赌黄氏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动手这个办法,路长卿根本不想,在他看来,躲进赤化坊,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当然了,如果可能的话,在这时给肖崇发张传音符请对方来救命,其实是最佳选择。
  毕竟黄氏再牛,也只是刹海门下所辖的家族,刹海门再牛,那也只是落雁宗所辖数十山门之一……
  肖崇现今又是落雁宗的红人,只要他肯出面,估计连嘴皮子都不用张,就能将路长卿给保下来。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赤化坊周边所在距离落雁宗相距十余万里,等闲传音符根本做不到。
  而路长卿身上,却又根本没有准备超远距离的传音符——想给肖崇传讯,就得去赤化坊购置。
  超远距离传讯的传音符虽然贵,但赤化坊也还是有。
  口袋里有着几千灵石的路长卿,也不至于买不起。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黄氏的积威之下,路长卿可不敢保证自己有灵石就一定能买到超远距离的传音符——一旦买不到,自己的下场就又跟他最初所顾虑的一样了……
  大肥猪被困在了猪圈里,人家可有的是时间来想办法该怎么宰!
  也是因此,在离开礁石岛的第一时间,路长卿就已经决定冒险强闯黑浪海。
  虽然同样是赌,但相较于缩在赤化坊内赌黄氏敢不敢于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下手,路长卿更希望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在赌黄氏对自己的修为不够重视,在赌黄氏即便真想要自己死,但在可能的情况下,对方也不想羊肉没吃到还惹的一身骚!
  想着这些,又摸了摸早已贴身放置的金刚符以及一些攻击符篆,路长卿的嘴角少有的泛起了一丝杀意,心说自己虽没准备远距离传音符,但好在准备了这些攻击符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