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98章 你也太看得起他路长卿了!

  解除结缘关系,将路长卿驱逐出林氏封海这些事,林青林密自然是瞒着林雪的。
  只是纸包不住火。
  在几个时辰之后,林雪终究还是知道了。
  看惯了林雪满岛追打林木,林氏上下都觉得,如果林雪此刻跟面对林木那般又吵又闹甚至动手,其实大家都要容易应对一些。
  可惜林雪没有。
  她只是冷冷站在族堂前,就那么看着林青,林密几人,眼中充满了某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就像是某人看着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一次次都觉得对方已经蠢到家了,已经不可能再干出什么更蠢的事了的时候,对方却就是能够想到办法,一次次的刷新下限那样……
  林雪眼中现在便是这样的情绪,失望至极。
  这种眼神,很是让林青林密等人难堪。
  倍感羞辱的林青林密等梗着脖子为自己辩解道:“雪儿啊,我们这么做虽说是想为了家族好,可归根结底,那也是想为你好啊——你自己说说,路长卿天赋那么差年纪那么老,难不成你真以为他还能修炼出个什么名堂来不成?
  可能他的确有那么一点本事,可你也应该知道,有些东西如果没有修为,那么即便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给你弄来……
  就像筑基丹,就像筑基之后所用的法器法宝……
  这些东西,你觉得他路长卿能给你么?”
  “要是你真跟了他,你可就完了你明不明白?”
  一群人越说越是觉得自己很有道理,越加语重心长苦口婆心道:“那黄粱你不喜欢我们知道,要不然这两年我们全族上下拼了命的都想还清黄氏积欠是为啥?现如今出此下策,也是没有办法……
  也没有说就一定勉强你,只是希望你暂时委屈一下,再替家族争取点时间……
  一旦家族凑足了灵石,咱就可以让他黄粱有多远滚多远!
  到时候这天底下的才俊之修,咱们一起把关替你挑选,就不信找不到门当户对,还让你称心如意的!”
  “然后呢?然后好借着夫家之力,继续拉林氏一把?”
  林雪冷笑道:“口口声声为了我好为了家族,但到头来你们万般谋算,还不都是为了你们自己!”
  “我说你这丫头,怎么越大越听不懂人话了呢?”
  林青一拍桌子,竭力维护着自己那摇摇欲坠的家主以及父亲的威严呵斥道:“为了家族,为了族人做出最好的选择,这也是你的责任——毕竟你是我林氏长女,更是我林青的女儿!”
  “我最大的不幸,就是成为林氏长女,成为你的女儿!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委屈求全,为家族考虑,想方设法的都想为家族好——我本来都已经找到了不但可以帮我林氏化解当前之危,还能助我林氏逐渐崛起之人了,可你们倒好,居然将他给驱逐了……”
  说到此处,林雪语带悲怆道:“有你们这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主长老族人,简直是我林氏最大的悲哀!”
  “雪儿,你这话有点过了吧?”
  被林雪这番抢白,林青林密等憋红了脸道:“作为家族长女,你为了儿女之私不顾家族存亡也就罢了,居然还将此事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帮我林氏化解当前之危,帮我林氏崛起……你还真看得起那姓路的!”
  “事到如今,你们说什么都好!”
  意兴阑珊的林雪闷哼开口,就要说出从今天开始,我林雪宁可浪迹天涯沦为散修,也不想再当什么林氏长女的话来……
  “姐,你可千万不要说走,就算要走,那也不能是现在!”
  进来的林木不由分说的打断了林雪的话,然后指指点点的嚷嚷开了:“这有些人啊,一个个自己手高眼低也就罢了,还偏生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觉得自己都是对的人家都是错的,口口声声为谁好为谁好——我就想不明白了,他们怎么就有那厚的脸!”
  虽没指名道姓,但林青林密岂会不知林木这指桑骂槐的说的就是自己?
  之前被林雪气的半死,他们是有气没出发——毕竟她是异灵根,修炼又刻苦,平时在家族事务之上,也的确出力颇多,现今家族更得靠她打救……
  可你林木凭什么?
  明明有着林氏第一的天赋,却成天靠着家族混吃等死屁忙都帮不上不说,连修炼都不用心!
  这时候却还敢出来对着我等长辈狺狺狂吠?
  “我看你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
  “祖宗在上啊……”
  林青一拍桌子怒喝声声,林密等人则早就对着祖宗画像连连叩首,表示如此若都不请家法收拾林木,那就不足以正家风,不足以平族愤……
  要是往常,林木怕是一听到请家法,怕是早就跑的两腿不沾地了。
  但今日,林木不但没跑,反而扬着脖子冷笑连连道:“请啊请啊,赶紧请——本少爷倒要看看待会儿我林氏老祖一缕残念复苏,他老人家第一时间想要收拾的那不肖子孙他到底是谁……”
  这番做派,倒是让林青林密等正张罗着请家法的一众面面相觑,停手道:“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不是要请老祖显灵施展家法么?你们倒是请啊,怎么不请了你们?”
  林木的下巴都快翘到天上了,口水乱喷道:“成天一口一个为家族考虑,为我姐考虑,结果就是将我林氏搞到现在这地步,你们居然也有脸请老祖?你们是真都不怕老祖一怒之下大嘴巴抽死你们这些……”
  听到林木这个儿子晚辈当众说自己等人狗眼看人低,林青林密等是怒的后牙槽都要磨破……
  但明显的,他们也知道林木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如此这般,定然是有什么依仗,不然万不至如此,于是一个个不得不强忍羞辱,听林木继续说下去。
  “你们还记得老路被你们赶走之前,跟我说他已经发现了一处铁精矿么?”
  林木说着的同时储物袋一拍,顿时便是哗啦声响,下一秒便有一小堆零碎炼材出现在了地上。
  “真的是铁精!”
  林祥林慧等上前微一查看,顿时激动连连!
  铁精虽只是最低等的炼材,最低等的炼材那照样也是炼材,照样价值不菲!
  仅仅是现今林木带回来的这几块铁精,便最少价值百灵!
  万一那铁精矿孕材颇多的话……
  “最终有多少铁精不好说,矿脉也算不得大……”
  林木说到此处却又是话锋一转道:“但相信卖掉之后还清黄氏积欠,却是毫无问题!”
  听到林木的回答,一干族众稍显失望,却也纷纷表示即便这铁精矿出产不多,但对当下的林氏,依旧是天大的好事!
  有了这些铁精,便能清偿黄氏积欠,林雪不用再被黄粱纠缠不说,大家也不用再让黄氏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耀武扬威。
  只是相比于一干族众的兴高采烈,林青林密等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夺过几块铁精仔细的查看着,确定的确是刚刚从矿脉中开采出来,而不是林木从某处找来几块铁精充数之后,几人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失魂落魄!
  他们情不自禁的在想,林氏封海里居然真的还有炼材矿?那为何我林氏这数百年来都没发现,却偏偏被他路长卿发现了?莫非他路长卿有什么探矿秘法不成?
  再想到路长卿虽身为自家家族的结缘,却能利用操持结缘之务的闲暇,为自己赚取大把的修炼资源,用这些资源将他一杂灵根修士的修炼速度堆砌的堪比天骄……
  更想到林雪,自身优秀的同时也是眼高于顶,连那么多家族才俊甚至是那黄粱都不屑一顾,却偏偏会喜欢上路长卿这老家伙……
  越想,他们越觉得路长卿可能就是那等传说中貌不惊人却胸怀万千,分分钟便能让一落魄家族起死回生,甚至是风云直上的奇人!
  万一这是真的……
  那自己等人,就等于是为了解决黄氏不过数千灵石积欠的麻烦,将别家求都求不来,偏偏进了自家门的如此奇人给赶了出去!
  想到这种可能,林青林密简直有大嘴巴抽自己的冲动。
  当然了,他们心里的后悔懊恼,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只要他们不说,那么谁都不会知道……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现在他们眼前还有一个得理不饶人,憋了一肚子火想找人出的林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