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81章 师妹我帮你照顾

  “你等认识?”肖崇问。
  “认识!”
  路长卿望着崔羞月三人嘿嘿一笑道:“在下神识之创,便是拜此三位前辈所赐……”
  刚刚进门,看到路长卿与肖崇相谈甚欢,崔羞月就知道要遭,现在在闻听此言,就更是脸色煞白,撇清辩解道:“伤老道友者乃是陈师兄,和羞月无关……”
  因巨舟之上显露了一手神识手段,原本跟自己走的更近的崔羞月是立即对陈金飞是刮目相看,一路过来黏黏糊糊腻腻歪歪……
  衣服都被扒了一半的女人硬生生爬到了别人床上,那滋味是让杜焕亭妒火中烧,却又毫无办法。
  此刻见状,其又岂会放过这等机会?
  “陈师弟,伤人之事乃是你一人所为,你可要敢作敢当,别牵连我跟崔师妹!”
  在撇清关系的同时,杜焕亭更是落井下石道:“陈师弟为人素来嚣张跋扈目空一切,我虽有心规劝,奈何其根本不听……还望肖执事明察!”
  听到二人所言,原本意气风发的陈金飞是如遭雷噬,悲愤不已。
  但此刻其明显没功夫顾及二人,只是连连向路长卿和肖崇抱歉道:“是在下有眼无珠,不知道友与肖执事之间的关系——还望肖执事和道友大人大量,别跟小子一般见识!”
  “陈前辈说笑——对前辈只是小惩大诫,留在下一条狗命,在下已经感激不尽,哪敢以怨报德?”
  闻言的路长卿一脸惶恐摆手,几如陈金飞所言吓到了一般,但离开之时眼底那满满的狡黠促狭,却早已暴露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道友……”
  看到路长卿的模样,陈金飞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只能回头对肖崇道:“肖执事,在下真是无心啊……”
  “不过是刹海门之内门弟子,却居然如此嚣张跋扈,仗势欺人——它日见到刑堂之汪长老,肖某定要与其好生说道说道,问问你们刹海门,到底是如何教导弟子的!”
  肖崇冷哼,根本不给陈金飞解释的机会,只是看向那丹师道:“前来何事?”
  丹师带三人前来,本是想上禀为崔羞月炼丹之事,但此刻其都恨不得说不认识三人了,哪里还敢再提炼丹之事?
  “好你们两个啊!”
  被从丹房撵将出来陈金飞是越想越气,指着崔羞月和杜焕亭的鼻子骂道:“口口声声同门同门,一出事就全力撇清——跟你二人为同门,真是我陈金飞平生之耻!”
  “要不是因为你伤那老修,本已谈好的炼丹之事,岂会平生波澜?”
  崔羞月反唇相讥道:“我还没怪你呢,你倒是怪起我来了——难道是我让你出手伤那老修的么?”
  要不是想在你面前炫技,我又岂会因为区区小事,伤那老修?
  只是此时此刻,见到崔羞月翻脸不认人的嘴脸之后,这话他又哪里说的出口?
  “师弟啊师弟,你说你没事瞎逞什么能啊你?”
  杜焕亭拍打着陈金飞的肩膀一脸你让师兄我说你什么好的表情道。
  “你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想起之前杜焕亭落井下石之态,陈金飞悲愤吼道:“枉我平时那么敬重于你,却想不到你为了崔师妹,居然如此落井下石,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自称师兄?好在我陈金飞福大命大……”
  “难道师弟你以为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么?”
  杜焕亭冷笑连连道:“师弟啊师弟,不是我这个当师兄的说你——你有时候,实在是太天真了你!”
  “你少唬我!”陈金飞道。
  “唬你?我用得着么?我可是为你好!”
  杜焕亭嘿嘿一笑,侃侃而谈道:“别说那老修和肖执事之间关系几何,就说落雁宗可是我刹海门之上宗,肖执事现在又是丹房执事,位高权重——你伤了那老修,可等于是在打肖执事的脸啊……”
  陈金飞不甘强辩道:“你少在这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肖执事乃金丹之修,就不信他会同你一般无容人之量!”
  “万一呢?你信不信万一肖执事真是一状告到刑堂,到时候师弟你被逐出刹海门都算是轻的,十之八九怕是都得废除修为啊……”
  看到陈金飞的面色彻底白了,杜焕亭才哈哈大笑道:“所以现在,师弟你还是好好想想,想想如何才能获得那老修之谅解,至于崔师妹这边——师弟放心,师兄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哈哈哈……”
  听到这话,再想到此番祸事,全都因崔羞月而起,陈金飞是悔不当初。
  但事成定局,其也不得不抓耳挠腮开始想办法——毕竟如杜焕亭所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落雁岛,虽然无法如那些无垠之海深处,执天下牛耳之超级仙宗所在的仙城那般,筑基多如狗,金丹遍地走,元婴大乘到处有……
  但不得不承认,在周边这数十万里内,落雁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
  繁华之地的好东西,相对来说明显也要比赤化坊之类多的多了,而路长卿又恰好有不少需要的东西要******如说他现在已经进入了凝气二层,又可以多学一门功法,又比如现在知道有人想对自己不利,所以也想尽可能的购买几张威能强大的符篆护身……
  虽然法器之类,得要修为达到了凝气三层,才能勉强使用,但考虑到下一次再来落雁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赤化坊结缘坊之内虽也有法器,但明显要比在落雁岛购买贵上不少……
  所以如果可能,路长卿其实也想搞上一两件在手里。
  当然了,考虑到这些东西,其价无一不是以数百上千论,因此虽然想要的东西很多,但最终路长卿能够购买的,明显只能是其中几样。
  只是眼见天色已晚,而明日在去见过肖崇之后,就得立即搭乘巨舟打道回府,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
  但路长卿却依旧在客栈的甲字号房内瞑目养神。
  客栈古朴,并应该设有灵气节点,因而客栈房间内的灵气浓度颇高。
  因为没有感受过家族灵穴宗门灵脉之类所散发的灵气浓度之故,所以无法做出对比,但路长卿敢肯定,此客栈房间内的灵气浓度,比之自己设置于海底钟形空间内的灵气浓度,那是要高出五六倍不止,足以供给筑基初期之修修炼所需了……
  当然了,这么好的房间,其价格也不便宜——仅仅一夜,便需耗费五十灵石!
  花费五十灵石来享受自己根本无福消受的奢侈,这明显不是路长卿的性格。
  但现在他不但就真的住在这里,而且还一脸的老神在在,似乎丝毫都不为那五十灵石而心疼——显然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敲门声,便在这时响起。
  “终于来了!”
  感受到那敲门节奏中隐含的试探以及警惕之意,路长卿满脸笑意,心说这金大腿不愧是金大腿啊——这才刚刚抱上,就已经开始起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