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37章 祸不单行

  PS,正式开始试水推荐了,老鱼求几张推荐票,多谢大家!
  ……
  林木的碎碎念,路长卿自然是不知道的。
  即便知道,他也不会关心。
  确定林木走远,四下无人之后,路长卿这才从舟中的海藻之下摸出了一个玉盒,然后走向了礁石岛远端的一片浅海区域停步,打开。
  玉盒之内也是海藻,名为紫竹藻。
  只不过这紫竹藻明显与之前那些捕捞到的紫竹藻不同,其上灵机涌动,分明是因为某些机缘而进阶的紫竹灵藻。
  在图册之上记录下关于这株紫竹灵藻的种种信息之后,路长卿这才跳进了浅海之内。
  浅海之内的海底,有一大圈由各种岩礁形成的房屋状的墙体。
  其状一看便知,绝非天然形成。
  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些房屋状的礁石墙体,是由路长卿花了不少功夫搜集零散礁石搭建而成,目的就是为了种植灵藻之时,使其不会轻易遭受各种渔获的啃噬破坏……
  小心翼翼的将紫竹灵藻种植在礁石墙内之后,路长卿便再次返回海面,回到了礁石岛上。
  将捕捞上来的各种海藻分别投喂养殖于暗涌巢**的普通虾蟹的同时,又特意的为几只鱼虾投喂了从之前紫竹灵藻之上取下来的残沫,并将之列为特别观察对象……
  一切做完,路长卿生起火堆烹煮灵粮,并借着烹煮的时间,在图谱上记录一天下来的观察所获。
  一切忙完,煮熟的灵粮已经开始散发灵粮那特有的香气了。
  哗啦啦的激烈水响声从几个养殖暗涌洞**传来,路长卿眉头一动,便根本顾不上肚子,而是直奔暗涌洞穴……
  之前投喂了灵藻残屑的几个洞穴中的鱼虾之类,早已在其中翻起了肚皮……
  一通解剖之后,路长卿便又开始在图册之上记录。
  从解剖结果来看,这些鱼虾蟹的内脏都有爆开的迹象,明显是灵藻灵力过甚让这些普通渔获无法承受所致。
  “这几样鱼虾蟹,都已经确定是喜好食用紫竹藻的了!”
  路长卿分析,既然如此,就可以排除这几种鱼虾蟹是因为吃错藻类造成的死亡,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两种,一种是自己所投喂的紫竹灵藻碎末分量还是太大,还有一种就是些鱼虾蟹本身还过于脆弱,还没达到进阶所需的要求……
  进阶要求到底要如何,路长卿现在还没摸清规律。
  所以当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下次投喂灵藻碎末的时候,将分量再度降低……
  虽然第一次试验直接失败,但路长卿一点也不担心。
  毕竟他很清楚,这个过程一定是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撮而就。
  慢慢来就是。
  忙完一切,填饱肚子之后,路长卿便跳上了吊脚楼,拿出上次在赤化坊所购之颜料,在一大摞经过勾勒的纸张上填色。
  微微海风中,路长卿白发长须飘飘,神情专注,颇有几分老艺术家专心创作之风采……
  要是不去看纸张上那些经过填色然后表现出来的那让人面红耳赤血脉偾张的内容的话。
  半个多时辰过去,路长卿满意的看着又完成了好几张的画作,嘿嘿怪笑数声的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
  感激曾经的谋生生涯,让他深入骨髓的掌握了很多的谋生手段。
  比如写作,比如这绘画。
  这些画作,以专业的目光来看,绝对毫无艺术水平,就是彻彻底底的垃圾。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其画面的确是栩栩如生,和真人现场都相差无几。
  “之前写好的书,再配上这样的插图——就这边这娱乐水平,怕是想不大卖都难啊!”
  仔细的欣赏一阵,路长卿一边啃着灵果一边平复自己因为自己的画作而激起的稍感躁动的心情,一边想着这作品大卖之后所能得到的收入……
  “这灵果可不能断!”
  想着这阵子因为灵果所带来的修为暴涨,再想到经过了二十来天,已经没剩下几颗了的灵果……
  路长卿心说,即便是到时候所获的收入无法保持如现在这般几乎每天一个灵果的水平,但只要有灵石,自己能补充多少灵果,就一定要尽量补充多少灵果。
  “就这二十天,靠着这些灵果所增加的修为……”
  路长卿估算着,心说按照正常结缘之修按部就班的修炼方法,没有个一年,怕是没有可能达到自己现在的修为水平!
  加上这一年,我就等于将自己和同舟结缘之修们之间的年纪差距,进一步拉近到十八年了!
  要是以后,每个月都有两三颗灵果辅助修炼,那每个月就还能拉近两个月的时间!
  别人自己修炼一年的修为进境,差不多等于别人修炼三年……
  再想到之前的章兆鸣柳田非等……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想着这些,路长卿心头情不自禁豪气干云,心说待到有朝一日,再记忆往昔……
  也不知是他章兆鸣等挥斥方遒,还是自己能粪土当年万户侯?
  结果尚未可知。
  但依照当下所获的资源来看,路长卿对自己是充满了信心!
  眼见时间还早,路长卿也不忙着修炼,而是拿出了从孙虎儿摊位上拿到的书籍翻看了起来。
  书籍名为丹道杂记,其中所述,乃是些丹道相关。
  可能是因为孙虎儿终究只有凝气四层修为,加上其对于丹道之了解不深之故,因此书内所述之丹道,不过是泛泛谈之,根本没有什么深入的内容。
  但即便如此,路长卿也通过这丹道杂记,对丹药相关有了一定的了解。
  不但知道所有丹药,都是根据各种灵草加上各种灵材配伍而成,同时也知道了炼制丹药至少需得凝气四层之修为方可……
  炼制之时,通过丹鼎以神识为引,炼化灵药灵材以取其精粹凝结成丹等等……
  “凝气四层……”
  合上书本的路长卿微微轻叹,心说自己也不知道得何年何月,才能修至凝气四层。
  待到心境平复,眼路长卿便再次手握灵石,开始了修炼。
  时间只是一眨眼,便又到了新的一日。
  结束了一天的海捕,将一天所获交给气鼓鼓的林木带走之后,路长卿再次来到了礁石岛的远端,跳进了海底,去查看种植于礁石墙内的的紫竹灵藻……
  片刻之后,路长卿跳出水面,两条白眉直接皱成了两条蚯蚓,揪着胡子一脸不解,心说这怎么可能?
  要是紫竹灵藻生机逐渐衰竭,路长卿还可以怀疑是自己在移栽之时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可以下次改进……
  但现在,种植于礁石墙内的紫竹灵藻生机方面毫无问题,但其内的灵机,却在快速消散!
  不过短短一天,其内之灵机都已经消散了一半了!
  如果不出意外,三五天之后,这株紫竹灵藻彻底褪去灵机变成普通的紫竹藻,那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将紫竹灵藻碎屑饲喂量减去大半,原本以为总该没问题了的几只鱼虾蟹,一如昨日一般的爆体而亡……
  虽说还是有投喂量太大,普通鱼虾蟹承受不住其内灵力所致的可能……
  但根据自己的投喂量,路长卿不得不怀疑是这么直接投喂灵藻,无论自己将投喂量降低到多少,都无法引动普通鱼虾蟹的进阶了……
  其中定然有什么关键,自己尚未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