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25章 辣手摧花黑衫修

  PS感谢书友161001225007938同学的打赏,另,午后照例还有两章
  …………
  虽已下了一定要找出雷击峡的妖渔数量为何如此之少的原因所在……
  但很明显的,这种原因绝不是路长卿一下决心,然后立即就能将原因找出来的。
  路长卿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妖渔少的原因他一时半会的还找不出来,而原本剩下就不多的灵粮等等,这些天下来却已经基本耗光了,是到了不得不回雷击坊采购弥补所需的时候了!
  想着自己这半个月拼死拼活,才收获了两条雷属妖渔和三条普通妖渔,价值不过五百余灵……
  回雷击坊出售给两帮一族,对方还得抽取百分之三十的税,自己能落在口袋里的不过估计四百零都不到……
  路长卿就无比怀念在赤化坊写皇书,动动笔杆子每个月便轻轻松松七八百灵石入账,多的时候甚至还有千许……
  再想想现在,头顶着无处不在的雷电,拼死拼活才赚那么四五百灵石……
  就像是某人明明已经有车有房有家有室了,但这生活却反倒是越过越窝囊,都不如住房靠租出行靠腿生活靠手的单身狗的时候……
  那种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但明显的,无论是不是感觉这日子越过越窝囊,但日子照样还得过。
  清点所需,确定抱日谷外没有任何人躲藏左近窥伺之后……
  路长卿才小心翼翼的从那被雷电以及麻痹刺分隔割的支离破碎的小径上,按照特定的规律,进几步又退几步,反复迂回之后走出了抱日谷,然后才往腿上拍了两张神行符,开始一路狂奔……
  归途之上,可就不比从雷击坊出来之时那么平静了。
  短短半天时间,就有四五股或者单独,或者两三结队的满含敌意之修,试图靠近。
  始终高度警惕的路长卿并未给对方机会,在一察觉到踪迹之时,他便迅速拉远距离,然后找机会甩掉对方,并在入夜之后,顺利的赶到了之前两次奔波于抱日谷以及雷击坊之时早已观察好的,足够安全隐蔽的过夜之地——一个仅仅能容他藏身的不易靠近和发现的洞穴之内。
  直到躲进洞穴,确定安全之后,路长卿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放松着疲惫的身体以及紧绷的神经。
  回想到之前的几个时辰,数次差点被追上,被堵截住的惊险,路长卿忍不住的心有余悸,很是为这次回去因收获太少,能够采购到的物资不多而懊恼,心说要是所获够多,一次采购上足以支撑一年半载所需的物资,那该多好!
  而现在这样,估计要不多久,自己就又得怎么步步惊心一回!
  光是想想路长卿就觉得头皮发炸。
  夜半时分,路长卿被刺耳的惨叫声惊醒……
  “有人在打斗,而且似乎人还不少!”
  侧耳微微一听,路长卿便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无外乎是有人杀人夺宝有人在被杀人夺宝……
  若仅止如此,路长卿根本不会搭理。
  毕竟他没有冒死看热闹的习惯,同时也没有路见不平一声吼,遇见姑娘搭把手的狭义……
  只有你们打杀你们的,老夫睡自己的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那在外厮杀的声音,正冲着他藏身的所在而来……
  “躺枪啊躺枪,特么躺老鼠洞里都中枪!”
  想到自己可能被牵连,路长卿心头是别提多郁闷了!
  但郁闷归郁闷,路长卿可不敢因此就轻举妄动,只能是屏住呼吸,同时祈祷自己不要被打斗的双方发现……
  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过多时,便有数名修士和一名浑身包裹于黑衫之修追逃而来,出现在了从洞口望去可以清晰看到的范围之内!
  那几名修士看上去都该有凝气五六层的修为,不过他们却不是追的一方,而是属于逃命的一方。
  此刻数修浑身浴血,其中伤势最重者乃是一女修,不但身段窈窕容貌也算绝美,在血色的映染之下,更显柔弱之美……
  而追击之修,因浑身都罩于黑衫之下,路长卿根本看不清其面容,同时可能因为修为太高的缘故,他也无法看到对方到底是凝气几层……
  不过应该没有筑基,这是肯定的!
  毕竟要是筑基之修,对付这三四名凝气五六层之修的话,根本不用如此麻烦……
  “黑面煞,你是不是定要赶尽杀绝啊?”
  因为个个身负重伤,加上此处地势险要难以攀爬之故,包括女修在内的几修自感已经逃无可逃,不得不齐齐回身面对黑衫之修悲声道:“只要你肯放我等一马,灵药炼材便全都给你——如何?”
  “你等身上之炼材灵材我要,你们的命,我也要!”
  黑衫之修冷笑声未落,便已再次出手!
  大团烈焰被之随手挥出,呼啸裹向男女几修,却是虚招!
  乘着几修自感不可硬抗被迫分开躲避的当口,黑衫修身形如魅,电闪而出……
  法器闪动之间,几修各自瞬息倒地,仅余那浑身浴血之柔弱女修尚且苟活。
  “求你别杀我……”
  女修丢下法器哀求道:“只要你不杀我,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就在路长卿以为会发生点什么的时候,黑衫之修一刀便将女修洞穿,几乎没有丝毫犹豫!
  狠人啊!
  看到这一幕的路长卿背脊发凉,心说自问自己也绝不算心慈手软之辈,但如这般对一苦苦哀求之女修痛下辣手……
  自己绝对做不到。
  “吾兄乃是鹰鹫帮堂主,你敢杀我,鹰鹫帮绝不会放过你的!”
  被刀锋洞穿的女子没有立即死去不说,就连语气也一反外表之柔弱,嘶声厉吼道不已……
  黑衫修只是不理,刀锋狠搅之后,那女修便如破布般的倒地!
  于此同时,女修身上传来了极度轻微的爆裂之声,一道雾状阴影随之升起!
  该死!
  原本正打算搜刮的黑衫修见状惊喝出声,长刀连连斩出数道长达二十余丈的刀芒!
  只可惜那雾状阴影出现的极其突然,并且在出现之后便立即飞逝,速度快到了极点……
  因而黑衫修之刀芒,便全都斩到了空处……
  “该死的,想不到此女身上居然还藏有寄魂符这等异符!”
  黑衫修颇显气急的怒骂着,草草将尸首搜刮一般,便立即飞身而去,只余遍地尸骸和浓郁血腥。
  虽很肯定黑衫修已经走远,周边即便有躲藏之修,恐也被黑衫修之残暴手段吓的能逃多远就逃多远,但路长卿却依旧缩在洞穴之中没有轻举妄动。
  不过他也没有休息,而是在脑海中不断重复几修交手之时的画面,暗想若是自己遇到黑衫之修,该当如何应对……
  虽当下修为太低,无论如何应对,最终可能都难道被黑衫修轻松送上西天的命运……
  但路长卿还是希望能尽可能的复原一些细节。
  如此,待到将来自己也遇到黑衫修之时,多少能够掌握一点主动。
  天色微明之时,路长卿爬出洞穴,准备趁早离开。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女修几修的尸首之上时,却情不自禁的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发现,那黑衫之修虽然已经搜刮,但只取走了几修身上的储物袋以及比较具有价值的东西,似乎等闲之物其根本看不上眼,所以也就没有带走。
  路长卿却并没有因为自己再搜刮一番,怎么也能白捡数百灵石而兴奋,反而是在看到这些东西的瞬间,他的嘴角露出了苦笑……
  天上掉馅饼这种事,他是从来不信的。
  因为两世为人,历经三界之事的经验都告诉他,如果天上掉馅饼这种美事真发生了,那么那馅饼要不是馊的臭的,就一定是有毒的!
  而事实,也再一次的证明了他的经验没错!
  有几如针刺般的目光从背后传来……
  于此同时,一道身形的阴影,随着朝阳渐起,也浮现在了他的目光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