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83章 舒脉方

  PS感谢书友20200121014536830童靴的打赏!
  ……
  此界之修,虽也有虚保持童子之身的法门,但大多并无此等忌讳。
  更且,即便真有此等忌讳,路长卿恐也无法遵守——毕竟他这具身体,可早就破了男女之戒了!
  “此女骚媚,断非良配之选,但若仅图鱼水之欢,其绝对别有风味!”
  思来想去一番,路长卿手捋长须,严正表示自己正人君子,绝非**之徒!
  到时即便那崔羞月想色诱于己,自己也定要坚守本心,绝不让其得逞!
  眨眼间,天色大亮。
  虽早已定下誓死不从之心,但崔羞月居然没来这点,依旧让路长卿很是失望——毕竟,对崔羞月的身子虽不是那么非要不可,但对其身上的宝贝,路长卿可真是势在必得的!
  但对方居然没来!
  “老夫从也不从那是一回事,可你试都不试一下,这就不对了!”
  路长卿郁闷无比,但同时他也大概也能理解缘由。
  当时动手的是陈金飞,崔羞月和杜焕亭觉得跟自己关系不大,非常正常……
  并且二人明显也不傻,都清楚无论他们觉得此事是不是和他们有关,但只要来找自己,那绝对是不脱层皮是绝对走不了!
  有这功夫,还不如将这些资源拿出来,去请如许氏之类的代为炼丹,不但同样能达成所愿,而且还能免遭一番羞辱……
  “想的倒是轻巧!”
  知晓二人盘算的路长卿冷笑连连,心说杜焕亭倒也罢了,你崔羞月居然也敢不来?
  你莫不是忘了,虽然伤老夫者是陈金飞,可要不是你煽风点火,其岂会出手?
  “本想只要你能求得老夫满意,老夫便也顺手推舟,化解此节——你可倒好,居然不来!”
  路长卿冷哼一声,心说既然此女如此不识时务,将来若是再犯在自己手中的话……
  这笔账,到时可就有的算了!
  再到丹房执事殿,肖崇早已等候其内。
  “此为丹房丹师家族之偏方,知我有用便献将上来,倒是便宜了你!”
  除了充田丹之外,肖崇居然还递给了一张方子,并解释道:“此方算不得丹药,却对你等以武入道之修小有疗效,可起软化经脉,扫却沉珂之效!”
  过分追求修行速度,而忽视丹田和经脉的开拓,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却也一直是路长卿的心病。
  虽然之前林雪有言,如根基不稳这种情况,也并非就无解决之道,但路长又何尝不明白,如此等之事,那绝对是越早解决越好……
  时间拖的越久,到时候解决起来,也就越麻烦!
  但明显的,路长卿虽然知道这个道理,却根本没有解决的办法!
  没想到此次过来,不但抱上了肖崇这根大腿,得了神识刺这等秘法,清风剑金刚符这些好东西不说,同时还得了充田丹和能软化经脉,扫却沉珂的的药方,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自己根基不稳的问题……
  因此,即便灵魂中有个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双亲的声音,路长卿依旧真心实意大礼拜谢道:“前辈之恩,于路长卿不蒂再造——请受长卿一拜!”
  受了路长卿一礼,肖崇才挥袖将之拂起,训诫一番才道:“与家族结缘,乃是你等以武入道之修不得已之下策,但你如今不但成功凝气,更有清心茶在手,相信求存不难——不若我修书一封与林氏,提前帮你解除结缘符约?”
  结缘之修与家族结缘,若非修至凝气五层,那么便只有结缘之家族被上辖宗门除名,收回封海方可恢复自由之身——这些肖崇当然清楚。
  但同时他也相信,只要自己修书一封,即便是不给好处,林氏也绝对会卖自己这个面子。
  只是想到林氏对自己的关照,林雪林木姐弟对自己的情义,路长卿稍有迟疑,半晌才点头谢过肖崇后道:“林氏对在下有恩,此书只为不时之需,万一将来用之不着——还望前辈体谅!”
  “有情有义,善!”
  肖崇不但没有责怪,反倒目光激赏的赞叹一声,这才修书落下符印。
  再次拜谢肖崇,路长卿便立即赶往码头,乘坐巨舟返回……
  相比于来时被陈金飞重创的头疼欲裂,以及对是否能抱上肖崇大腿的忐忑不安……
  回程之时的路长卿,可谓意气风发。
  毕竟这一趟之收获,实在是大的让他之前根本都无法想象!
  与此同时,赤化坊周边的海面,波涛再起。
  一月一次的暴风潮涌,如期而至。
  忙碌近月,又可以休息三天,还可以去赤化坊潇洒……
  林氏子弟等等全都兴高采烈,女子们在聚在一起商量明日该采办些什么胭脂花粉,或者诉说某家年轻俊俏之男修……
  林木林祥等众则在除了讨论某些娇俏女修之余,也不忘凑数灵石,期望购买到那老少二**所著的最新皇书……
  只是,相比一众子弟的没心没肺,林氏族堂内的气氛,就显得格外凝重了。
  一想到黄粱于赤化坊大庭广众之下对路长卿动手,虽然自己这边已经竭力忍耐不愿撕破脸皮,但黄氏管事得知此事当做如何之想,一众人等光是想想,便是坐立难安!
  “怕是之前答应宽限几月之事,是想不作罢都难了!”
  林青林密等人长吁短叹,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林雪,希望林雪能如往常一般,给点意见。
  只可惜林雪此刻虽也愁眉不展,但明显她的心思并不在此事之上——毕竟,自从路长卿告假离开之后,林雪便成天都是如此模样,心不在焉……
  “都说女生外向女生外向,古人诚不欺我啊!”
  原本见林雪处处以家族为先,以为自家闺女当是其中特例的林青心头长叹一声,这才对众人道:“无论黄氏如何决定,终究得明日见过之后再说……万一黄氏真是不肯通融,到时我等再想办法!”
  “也只能如此!”
  林密等众点头,然后各自回去安歇。
  “也不知道他是否一路平安?平安的话,相信明日也该回来了罢?”
  林雪抬头之时发现族堂之内居然已经已只有自己一人,自己却连商谈了些什么都不知道,因而颇为懊恼,心说亏自己平常开解族内姐妹,万事当以家族,以自身为先,切不可事事都想着依靠男人……
  谁知现在,自己居然也为了一个男人牵肠挂肚!
  翌日一早,没睡好的林雪林青林密等等,各自驾驭飞舟带着一群翘首以盼的林氏子弟,乘风破浪,直赴赤化坊。
  刚刚抵达赤化坊,一众子弟便蜂拥而去。
  “黄粱居然不在?”
  看到黄粱居然一反常态的没在码头堵林雪,林青林密等暗自奇怪,呼唤林雪道:“横竖无事,要不你跟我等一起去见见黄氏管事?”
  “算了,你们去吧——我现在是看到黄氏之人就烦!”
  林雪找了个借口,然后便在赤化坊中随意乱转,希望能早些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反正现在,要是一刻没看到路长卿,她就一刻安定不下心来。
  “待到黄氏之事告一段落,必须要尽快处理雪儿和路长卿之间的事情,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林雪自去的背影,林青林密等等对望一眼,然后又齐齐轻叹一声,这才一起去见黄氏管事……
  刚刚进门,林青林密就知道要遭——因为在房内他们不但看到了黄氏管事,同时还看到了没在码头看到的黄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