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72章 建设海底空间

  回到副岛,路长卿脱下衣裳,看着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伤痕,暗道侥幸……
  因为也就是现在是修士之身,要不然的话,如此伤势,自己这一把老骨头,怕是早就爬不起来了!
  再想到黄粱对自己出手之时,自己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的场面,路长卿更是后怕不已——别看当时他的表现在林氏一众眼中那是稳如老狗,但他自己最清楚,其实自己当时真是慌的一逼。
  不过好在,虽受了皮外伤,却最终有惊无险。
  “黄粱啊黄粱,难道你就没听说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话?”
  路长卿摇头嘿嘿一声,心说自己虽然修为低,又没有什么靠山……
  但自己可不是那种被欺负了就只能忍气吞声,打落牙齿只会和血吞的小角色!
  谁在藏头露尾的挑拨,自己可以不管,毕竟这种鼠辈不足为虑!
  但你黄氏,你黄粱既然能够威胁到我路长卿的性命,我路长卿就绝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鹿死谁手,咱们骑着毛驴看唱本,走着瞧!
  相比于路长卿虽被收拾的极惨,却并未因此而害怕,反倒已经开始积极筹划反击之道……
  林青林密等人,可就没这么淡定了!
  “本来黄氏长老已经同意回去跟黄家主商量,争取多宽限一些时间……”
  想到黄粱对路长卿动手的一幕,林密等人愁苦道:“谁知道却出了这一出……怕是到时,黄氏恐再无宽限归还积欠之理了——大哥,你说现在,该如何是好?”
  又特么问我如何是好?
  你们自己没长脑子么?
  林青是气不打一处来,但心头拙计的他憋了半天,却也只能道:“且容我先想上一想……”
  成功甩锅的林密等等便如释重负,大感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的感觉,真好。
  唯有林青,看着一群人脚步轻快离开的背影,再看看族堂之上历任先祖的画像,无语凝噎,心说你等可好,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就将整个家族全都丢给我,啥也不担心……
  你们知不知道,谁都指望不上,全靠自己支撑起整个林氏——我真的好难啊!
  林氏先祖的画像依旧沉默,半点没有回应林青的诉苦。
  只有那岛屿符阵之外的暴风潮涌,还在骇浪滔天。
  在副岛上将养两日,待到暴风潮涌平息之时,路长卿身上的伤便也全都好了。
  看到路长卿伤势大好,林木在放心之余,也不忘安抚表示让他不用怕黄粱——虽说黄氏势大,但说到底,大家可都是依附于刹海门下的家族!
  他黄氏再如何势大,也不可能在周边做到只手遮天。
  “总之有我林氏在,他黄粱绝对不敢真将你如何!”林木最后道。
  路长卿便笑,心说现在,恐怕也只有林木这种没有经历过生活毒打的家伙,才能如此乐观了……
  回到群星域,路长卿并未立即开始海捕,而是先到了灵藻园处放出桶状凡铁,先行释放了一个灵爆术……
  虽然因为资质差,丹田经脉的开拓不够,导致他的丹田大小以及经脉宽韧程度方面根本无法和同阶之修相提并论……
  但在进入凝气二层之后,路长卿丹田内的灵力,依旧足以支撑他每天施放两个灵爆术了。
  根据这一年多来积累的经验,以及路长卿在相关方面知识的积累,他也已经明确的知道,所有灵藻萌发嫩芽孢芽等等的时间间隔,以及品质,都跟其所吸收的灵气程度息息相关。
  其吸收的灵气愈加充沛,其孢芽嫩芽等的品质不但越高,而且在发芽之间的间隔期,也将大大缩短。
  也是因为如此,在修为一突破到了凝气二层,灵力足以支撑每天两个灵爆术开始,路长卿对灵藻园的施术,便立即从每天一次,改成了每天两次……
  施术完毕之后,路长卿这才开始进行一天的海捕。
  不过在中途时分,感觉灵藻园将灵爆术所携之灵气吸收的差不多的时候,路长卿又赶回了礁石岛一趟,以便将桶状凡铁收起。
  虽然因此会耽搁不少时间,但无论从减少海水对凡铁的侵蚀,降低成本,还是从保密方面……
  路长卿都觉得为此而浪费时间,是相当有必要的。
  日暮时分,将一天海捕所获交由林木带走之后,路长卿又放出凡铁,对灵藻园进行施术。
  不过这次,路长卿在施术之后,却没有如往常一般待在礁石岛上等待或者是进行各种研究,而是再次驾驭轻舟出海,来到了远离礁石岛某处的海域……
  抛锚定舟,确定四下无人之后,路长卿才在身上拍上了一张辟水符,然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海底。
  此处海水,比之别处明显要深一些。
  因此才刚刚接近海底,劣质的辟水符上便接二连三的爆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别庞大的水压给直接压碎。
  不过路长卿并未因此而慌张。
  毕竟这一年多来,他可在这劣质辟水符上吃了不知道多少的苦头,早已经验丰富……
  海底很黑。
  但修炼之后,不但耳聪目明,更拥有神识的路长卿,并未因黑暗而受到任何影响,轻易的将海底的一切尽收眼底……
  海底,早已非寻常海底的模样。
  一个形状特殊,似石非石的底座,正伫立在海底。
  这当然不可能是什么神秘文明所造成的,更非什么远古大能之修的遗迹残骸,而是路长卿利用自己所知的有限的科学知识,自己偷偷摸摸的烧水泥,然后一点一点筑起来的。
  啪嗒一声再次拍开一张辟水符,新生的辟水符护罩便在之前的辟水符护罩碎裂的瞬间,完成了无缝衔接,继续承担起帮路长卿分担水压的效果。
  检查了一番水泥地基的效果,路长卿在对自己所烧制的水泥效果表示非常满意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此界的术法运用和曾经的科技相比,的确算得上是各有优劣……
  毕竟,在曾经的世界想要烧制水泥,那可不简单——光是维持水泥烧制所需的高温高压等等的设备,没个百八十万的就根本下不来……
  更别说相关所需的环境啊部门啊之类的东西了!
  但现在,只要花上几十灵石购买几张烈炎符和禁锢符,批量烧制水泥虽然还是做不到,但像构筑一下这些地基所需的水泥,却是足够了。
  确定水泥地基足够稳固无误之后,路长卿才一拍储物袋!
  轰隆一声,之前才从赤化坊拿到的,那炼器坊伙计私下打造的钟状物便直接出现在了海底……
  在神识的牵引之下,巨大的钟状物便稳稳当当,严丝合缝的坐落在了地基之上。
  赶在辟水符再次破裂之前,路长卿从地基下方预留的通道中钻进了钟状物的内部。
  虽然和外部一样,钟状物内部也全都被海水所充斥。
  但因为钟状物除了底部,其余三面完全就是一个整体,因此在路长卿一进入钟状物内部之后,海水的压力便随之一轻。
  而那眼看又要被压碎的辟水符,也因为压力的大幅降低而立即趋于平稳。
  掏出震荡符连连打出,钟状物内部的海水逐渐被排出其外,其内也随之有空间显露出来……
  在无论路长卿如何继续打出震荡符,钟状物内部的海水都无法再继续排出的时候,整个钟状物内部便已经出现了一个三四米见方的偌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