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34章 我有一计

  PS感谢书友161001225007938,1605041357729146,20200211203608102和书友16887四位同学的打赏,今天没了,凌晨有。
  …………
  “什么声音?”
  听到外面传来的惨叫之声,还在交谈的芳姨和风行烈全皆皱眉。
  “有胆大妄为之辈,居然胆敢于坊内图谋那求见老修路长卿……”
  管事上前讨好道:“念其和芳姨相识,小的们便自作主张,帮其料理了!”
  “此个老修,倒是挺会见缝插针!”
  听到此言,芳姨冷哼出声,不过却也没有斥责管事。
  倒是风行烈闻言起身道:“既然前辈还要见客,不如在下先行告退?”
  “可!”
  虽总觉得风行烈所言不尽不实,但再次交谈,对方依旧滴水不漏,芳姨自感即便再继续盘问下去,恐也所获不多,因此便点了点头……
  “下辈子,记得别再仗势欺人!”
  眼看着光头壮汉之修几人全都人头落地,路长卿这才转身进了别苑,一眼便看到了风行烈……
  即便是以两世为人,历经三界之事的老男人的目光看,风行烈的卖相都算得上是出类拔萃。
  也是因此,路长卿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是有点目光发直。
  风行烈似有微微点头示意。
  双方擦肩而过。
  “想不到你这老修,不但惯好狐假虎威,且偏好龙阳!”
  芳姨冷哼,满脸厌恶。
  狐假虎威是有,但偏好龙阳?
  路长卿寒颤道:“还请前辈万莫误会,路长卿绝非那等喜好龙阳之辈!”
  “不用解释了!”
  芳姨道:“你求见于我,所谓何事?你最好有一个足以让我不计较被你利用的理由,否则的话……”
  要是之前,路长卿大可以用你不是想知道之前我是如何看出马氏想要对鹰鹫,金线二帮动手,所以宁肯冒着雷击风暴之危也要逃离雷击坊之言进行遮掩……
  但此刻,路长卿却没有用这个理由,只是问芳姨道:“之前那风流侠士,何许人也?”
  “他就是斩杀黑面煞的风行烈!”
  芳姨闻言眼眸微眯道:“怎么,还不死心?”
  路长卿郁闷道:“在下真无龙阳之好……在下只是随口一问!”
  芳姨懒得在这个问题上跟路长卿纠缠,回到正题道:“说吧,你到底因何求见于我?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来找我单就是想借我马氏之力,除去那几个对你欲置你于死地之修!”
  “马氏当今之况,在下都已听说!”
  路长卿微微一笑道:“如若在下可能有办法解马氏之危,不知前辈能否应承在下几个要求?”
  “黑面煞已死,现今死无对证……”
  芳姨眼光灼灼的盯着路长卿道:“你有什么办法可解我马氏当前之危?”
  路长卿笑而不语,只问芳姨能不能答应。
  “若你真有办法解我马氏之危——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芳姨道。
  “首先,我也不确定此计是否可行!”
  路长卿低声道:“若是不可行,也还请前辈不计较在下刚刚狐假虎威之罪,若是可行——在下希望马氏以后,能为路长卿撑腰!”
  “若真能成事,在这雷击坊内,你可畅通无阻,至于追不追究你狐假虎威之罪……”
  芳姨盯着路长卿道:“你最好是真有计,若是让我知道你仅仅是因为想要脱罪而敷衍于我——你应该知道在这雷击峡,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即便是在下吃了熊心豹子胆,在下也万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于前辈!”路长卿赌咒发誓道。
  “你最好不敢!”
  芳姨冷哼,这才道:“有没有需要帮手之处?若是有,我马氏之人,甚至包括老祖在内,都可助你一臂之力!”
  现在马氏之人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整个雷击坊无数人的目光盯着,让马氏之人帮忙,怕是想不打草惊蛇都难。
  再者,他到现在都还无法保证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万一自己看错了,马氏之人跟着自己瞎忙活半天,除了一身臭汗什么都没捞到的话……
  路长卿怀疑,怕即便是自己跟芳姨有言在先,恐怕马氏之人都有可能一巴掌将自己拍死泄愤……
  这种结局,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当然了,不让马氏帮忙的原因,最重要的还是他现在已经有了帮手……
  “要不要派人暗中盯着,看看此老修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路长卿刚刚离开,马成便闪身而出问。
  “不用!”
  虽不知路长卿到底在做何谋算,但芳姨明显能知道路长卿不让马氏出手,有避免打草惊蛇的考虑,因而阻止了马成。
  马成点头,半晌道:“芳姨你以为,此老修真能解我马氏之危么?”
  “虽有死马当做活马医的考虑……”
  芳姨道:“但我真感觉,此老修说不定还真有办法……”
  马成裂了咧嘴,明显是想说芳姨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这白发老修了……
  但最终,他这话也没说出口。
  从别苑出来,路长卿回了客栈,在房内给崔羞月回讯。
  “怎么这么久才回讯?”
  崔羞月的传音符很快过来,带着愠怒的味道道:“刚刚我可都听说了,那黑面煞已死——本姑娘不远十万里过来,你居然让我白跑一趟!”
  “黑面煞是不是真的死了,现在可能还言之过早!”路长卿回讯道。
  “这话什么意思?”
  接到路长卿的回讯,崔羞月两眼一亮,赶紧问路长卿到底在何处,自己这就去找他,当面说个清楚。
  “前辈不要过来寻在下,以免打草惊蛇!”
  路长卿连忙回讯阻止,交代崔羞月想办法乔装打扮一番,现在就离开雷击坊,在自己选定的位置等着……
  安排妥当之后,路长卿这才出门,看似如同漫无目的一般的四下闲逛,一两个时辰之后,便到了风行烈在城中落脚之处。
  “前辈,真巧啊!”
  看着正在吃饭的风行烈,路长卿笑道:“早上你我,在马氏别苑见过——前辈还记得么?”
  “当然记得!”
  风行烈笑笑指着桌子道:“要不要一起?”
  “不用不用!”
  路长卿摆手,然后一脸好奇的道:“不知道前辈记不记得,你我除了上午在马氏别苑,是否还在别处见过?在下总感觉在此之前,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前辈,却始终想不起来……”
  “没有!”
  风行烈回答。
  “真的没有?”
  路长卿一脸不信,最后才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那你说完了吗?”
  风行烈似有不耐的道:“如果说完了,我想继续吃饭!”
  路长卿做了个你请的姿势,回身下楼,却又回头道:“前辈寻常说话,就是这声音?”
  “你到底想说什么?”
  风行烈剑眉轻挑,满脸不耐,似乎强忍火气。
  “就是随口一问,告辞告辞!”
  路长卿干笑两声,这才下楼离开,一路嘟囔,心说这怎么可能,难道真不是他等等……
  楼上桌前,风行烈看着路长卿的背影,眼神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