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20章 又多了一张底牌

  PS感谢书友20200202020153310,61124105830251两位同学的打赏……
  今天没了,再更新是例行的凌晨零点。
  …………
  打,老夫可能不是你们的对手……
  可要是玩心眼——老夫玩不死你们!
  想着那几个笨贼跟了自己大半天结果什么也没捞到,此刻一定气的跳脚的模样,早已出了雷击坊的路长卿是得意一笑,然后便往腿上拍了两张神行符,同时手举避雷针吸引游离雷电,向前狂奔而去……
  在雷击峡呆了一个多月了,现在的路长卿已经对这凶名赫赫之地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外人眼中,雷击峡最恐怖的可能还是那些漫天飘散,不知道何时就会落在谁头上的雷电……
  被等闲游离雷电给劈了,倒还好说。
  毕竟在这边之修,无论是谁只要离开雷击坊,身上都多少会配备一些霹雷符篆或者法器之类。
  可要是命不好被如绿蓝黄紫等几级的游离雷电给挑中了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即便是筑基金丹,估计都够喝一壶的,就更别说是等闲之修了!
  也是因此,外人在提到雷击峡的第一印象,往往就是那恐怖的,可能随时毫无预兆劈下的雷电。
  但对于身处雷击峡的修士们来说,他们的体悟就和外人截然不同。
  至少在路长卿看来,这雷击峡最可怕的绝不是那些雷电,而是此地所有修士,都对身边的同道抱有深入骨髓的不信任,似乎身边的每个人都想要对自己杀人夺宝一样。
  别人都要对自己杀人夺宝,如果自己有机会不杀人夺宝,不就吃亏了这种类似心态,最终促成了雷击峡当今的局面。
  这种局面,是路长卿最不喜欢的。
  毕竟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即便是可以将罪责推给那无处不在的雷霆,他也绝不愿意对谁杀人夺宝。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不杀人夺宝,却绝不会成为别人杀他夺宝的障碍!
  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只要出了雷击坊,他就不得不步步惊心如履薄冰。
  不过之于逐渐对雷击峡的了解,路长卿也发现了修士之间杀人夺宝中的一点规律,那就是从雷击坊出来的修士,只要不在坊内之时就因为露富而给人盯上,那么被杀人夺宝的几率较小……
  被杀人夺宝的几率最高的人群,往往都发生在那些外出采集雷电炼材,捕获雷击峡特有的雷属妖渔后返程,收获满满的修士身上。
  这点,在路长卿遇到回归雷击坊之修之时,感受的特别明显。
  之前他从抱日谷回雷击坊之时,对他露出敌意之修不少,甚至和好些修士对峙了几波……
  但这次出来,这种情况却在明显下降不说,遇到的那些准备回归雷击坊的修士,对方所表露出来的神色更多的是也提防,而不是恶意。
  显然,对方几乎都是在怕他想杀人夺宝,而几乎没有想杀他夺宝的心思——即便这些修士的修为,就没几个是比他低的。
  摸准了这个规律之后,路长卿虽然依旧不敢放松警惕,但紧绷的心情,却着实缓解了不少。
  也是因此,在每次遇到回归之修,路长卿都会主动放慢脚步,拉开距离,以示没有敌意,避免一个不小心之下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等双方彼此远离之后,他才再次加速赶路。
  脚上虽然穿着附带增速的法靴,但路长卿回抱日谷的速度,却并未因为法靴的增速而提升多少。
  因为在绝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靠双腿以及神行符赶路,而没有运转修为,利用法靴的增速一起赶路。
  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
  虽然脚上的法靴只是低阶货色,但也价值近千灵。
  千灵之数,在路长卿的眼里可能算不得太多。
  但对绝大多数寻常修士眼中,却已经是一个绝对值得出手干上一票的数目了!
  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路长卿自然不可能自讨苦吃,故意给人杀自己夺宝的理由。
  除了这点之外,不动用法靴赶路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这法靴的增速虽然不高,但要是利用好了的话,也勉强能当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底牌。
  底牌之所以是底牌,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要是谁都知道你的底牌是什么,那又哪能起到出奇不已的效果?
  总而言之,现在路长卿对法靴的态度就是能不暴露就尽量不暴露——鞋子穿在脚上的样子看起来都差不多,只要不开启增速招摇,一般修士自然难以发现他穿着法靴。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回抱日谷的一路上,路长卿基本都没使用法靴的增速赶路。
  当然了,乘着某个确定四下无人的时候,开启法靴增速实验一下这法靴到底能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多少,这是难以避免的。
  底牌藏好当然重要,可要是连自己都不知道底牌是什么……
  仅用双腿加上神行符,路长卿十个弹指的速度大概在百五十米许,而配上法靴的增速,也不过百六十米的样子。
  十个弹指多十米,一个弹指一米!
  虽说这绝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但考虑到终归是低阶法靴,而且是额外的增速……
  所以这个结果,路长卿还是能够接受的。
  毕竟根据根据测试结果,这法靴增速,虽要依靠灵力才能运转,但其所耗的能力极少!
  即便自己的丹田因为天赋开拓的原因,所储灵力较普通同阶之修要少的多,但在只提供法靴增速的话,路长卿敢肯定,自己能一口气跑两个时辰都不带喘气的!
  一个弹指虽然只有一米,但两个时辰下来,能拉开的距离,可绝不是一个很短的距离!
  他相信,在在双方修等阶相差不大,都只是靠双腿和神行符,且都没有休习过遁术法诀的情况下……
  仅靠法靴带来的增速,他都足以甩掉大多数对自己心怀不轨的敌意之修了!
  “有灼魂刺,能同时御使双器,现在又有了法靴……”
  路长卿感觉现在自己的脑袋在脖子上待的比以前是稳当多了!
  一路有惊无险。
  在足足耗费了四五天的功夫之后,路长卿终于又回到了抱日谷。
  小心查验了一番离开之时留下的一些树叶枯枝等等的标志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后,路长卿这才放下心来,回到洞府大睡一觉,以弥补这些天赶路,以及神经高度紧绷所带来的疲累之感。
  醒来之时,正是初阳升起的时分。
  对着初阳炼化了六丝初阳之息,吃了些灵粮后,路长卿便忙碌了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准备构筑钟形空间汇聚灵窍,即便这事关他能不能在抱日谷内这灵气瘠薄之地顺利保持修为进境。
  他首先做的,是进一步加强抱日谷的防范措施,提高抱日谷的安全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