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6章 好你个老东西,本少爷跟你没完!

  PS感谢KYG同学的打赏,顺道求下推荐票,谢谢……
  …………
  “自操耕渔,虽能解家族一时之困,却是后患无穷!”
  “我等修行,拼的就是资源底蕴,若是因为落魄到需要自操耕渔,必将无任何门当户对之家族子弟愿意与我林氏子弟联姻,如此一来,家族之未来,不问可知!”
  一干长老祖宗坚决的反驳道:“家主,我们都知道雪儿提出自操耕渔,也是为家族着想,但此事却万万不可,还望家主三思……”
  “你不答应,我也不会勉强!”
  林雪根本不给一脸林青开口的机会,直接看向林密等一众激烈反对的长老族人斩钉截铁的道:“我林雪愿意自操耕渔以为表率,也算是为我林氏倾尽了所有,也绝对对得起我林氏之开族先祖——要是这样你们都不支持我,那可就别再做万一将来我林氏到了实在无法支撑之时,我林雪会为了林氏委身于黄粱以保全家族的美梦!”
  听到这话,原本还昂昂有声的一众,全都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毕竟大家都知道,以林氏当今之状,无论是能不能说服程康等众回心转意,恐怕林氏都很难于两年之内凑足宗门上俸了!
  想要不被剥夺封海,自己等众全都沦为底层散修,就只能指望林雪为家族献身!
  要是现在因为亲操耕渔一事将林雪惹急了……
  两年之后,家族都没了,还谈什么寻找门当户对之修联姻?
  但想想要是答应林雪,就需要自操耕渔……
  一干族众就又极其不甘,纷纷看向了林青,心说要是家主反对……
  “林氏堕落至此,我这个家主实在难辞其咎,若有半分可能,我都绝不想我林氏之任何人沦为笑柄——但相比于为其余家族所耻笑,我更在意的还是我林氏是否能继续保持传承!”
  面对众人的目光,林青此次倒是少有的坚定,大声道:“为了林氏,我林青愿意和雪儿以及木儿一起带头,给大家做个表率——若是你等还是不肯追随,不愿和家族共渡难关,那么将来沦为散修之时,可就别怪我这个家主无能,无法维系家族,庇护于你等!”
  说完,林青也不管一众人等的想法,直接向林密等人下令,让之为一干族众安排相应事务,让所有人于明日开始,按照分派行事!
  同时,立即驱逐程康等依附之修,让其人等明日一早,立刻离开林氏封海!
  见事已至此,林密等长老只能领命,一干族众虽满腹牢骚,却也只能听令行事。
  “我堂堂林氏少爷,天才之修,居然要自操耕渔……”
  众人一走,林木立即就对着林雪抱怨开来道:“若是因为这些杂事导致修途受阻倒也罢了,可若是因此而让我无法为我林氏开枝散叶——姐你如何对得起我,如何对得起家族,如何对得起我林氏列祖列宗……”
  “明明是难得的双灵根资质,却不想着在修炼之途上勇猛精进,以期将来为我林氏另觅广阔富饶之封海,一天到晚就光想着如何开枝散叶……”
  林雪恼火的斥道:“我看你想为林氏开枝散叶是假,贪恋肉体淫乐,不思进取才是真——如你这种子弟,居然也有脸口提开族先祖?若是先祖有灵,信不信他们第一个想的就是一巴掌抽死你个不知长进的子孙……“
  “开枝散叶,壮大家族血脉,怎么就是贪恋肉体淫乐了?怎么就是不思进取了?爹你评评理……”
  “好了,都少说两句!”
  林木给噎的脸红脖子粗,正要争辩,却是林青听到这话,总觉得林雪是借着骂林木的机会在骂自己……
  因此一听到林木爹的一声,其便立即厉声呵斥,一脸坚定的对林雪道:“自操耕渔虽是下下之策,却总算可以帮助我林氏暂渡过难关,同时还能免遭程康之流的要挟——雪儿,这次可多亏了你坚持此法,要不是你,我堂堂林氏可就真要任由如程康等依附之修骑在头上了……”
  “为家族分忧,乃是雪儿分内之事!”
  林雪点头道:“不过爹你不要误会,其实女儿其实原本也对此法心里没底,多亏了那路长卿,才让女儿坚定了心意!”
  “路长卿?”
  听到这话,林青汗颜不已道:“为父堂堂家主,却处处要指望于你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不如一结缘之修……我林青,真是愧对先祖啊!”
  只是相比于林青的汗颜,林木在听到路长卿的名字之时,却是瞬间炸毛!
  被自己老姐逼着自操耕渔,林木能忍,也不得不忍。
  毕竟就这么一个亲姐姐,而且打又打不过……
  可他路长卿什么东西?
  一结缘之修,居然出这种馊主意!
  想到那几个原本已经对自己春心荡漾的女修,就因为路长卿这馊主意,自己可能再无机会一亲芳泽……
  林木那是牙根子都在痒痒啊,心说好你个姓路的老东西啊,你恶心本少爷也就算了,现在你可是想坏本少爷之姻缘啊——本少爷跟你没完我!
  翌日一早。
  看到林氏族众居然拼着自操耕渔所带来的各种恶果,也要将自己等众逐出林氏,不知道多少依附之修心顿时有些慌了,对程康是抱怨连连……
  “我等散修,换个家族依附便是,有什么大不了的?”
  程康呵斥,回头对林氏一众挖苦道:“倒是他林氏,堂堂家族却自操耕渔丢人现眼,你们就等着瞧吧,我看他林氏是没几天好日子可过了!”
  “我林氏子弟有没有好日子过,就不劳你等费心了——你们还是先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
  林密等林氏长老冷笑道:“忘了告诉你们,我林氏已经连夜将你等不但肆意贪墨,而且还倒打一耙,污蔑主家之事,广传万里海域之所有家族……以为害了我林氏,大不了就是换个主家依附?做梦吧你们!”
  “什么?”
  “那不是以后,周边万里海域怕是都无我等之容身之所?”
  听到这话,诸多依附之修悲呼一片,程康更是睚眦欲裂道:“你林氏,好生歹毒之手段!”
  “不过是你等初一,我林氏十五而已,何谈歹毒?”
  林雪冷笑,挥手让人赶紧将程康一众驱逐,免得碍眼。
  看到程康一众怒吼声声气急败坏的模样,虽然因为要自操耕渔而满腹怨气的林氏一众,倒是因此而心怀大畅,笑声一片……
  “滚吧,以后别让我林木再遇到你等!”
  林木也是哈哈大笑,心说这怕是林氏最近最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了。
  林雪却在这时过来道:“听密叔言,你所渔猎之海域,毗邻群星域?”
  “有什么问题吗?”
  林木警惕,生怕林雪看出自己专门找林密将自己安排在群星域附近,是为了找机会收拾路长卿的心思。
  “将这十块灵石给他!”林雪道。
  “给他十块灵石?”
  林木顿时瞪大双眼道:“这可是你一月之例灵,没了这些例灵,你的修炼怕是会大受影响——姐,你干嘛对这老家伙这么好?”
  “谁对他好了?”
  想到路长卿的表现,林雪恼火不已的将情况说了一遍。
  “我还以为你真看上这老东西了呢?”
  林木松了口气,转而又怒道:“好他个老东西啊,瞎出馊主意坏我林木之姻缘也就罢了,居然还变着方儿的骗姐你的灵石——要是不狠狠的收拾这个老东西,他怕是还真以为我林氏无人!”
  “路长卿虽然修行资质平平,但其心机深沉,绝非等闲——我劝你别去自取其辱为妙!”林雪道。
  “哈哈哈,我自取其辱?简直是笑话!”
  林木傲然的一翘下巴,心说姐你就等着罢,回头看我怎么收拾这姓路的老东西!
  这些,路长卿当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此刻,路长卿早已吃过早饭,泛舟于碧波荡漾的海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