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96章 突如其来

  因为期望尽早掘出铁精矿,让林雪以及林氏上下放心的缘故,再次回到礁石岛的路长卿明显的更忙了……
  但即便再忙,修炼之类,路长卿也绝对不敢落下。
  每日白天海捕,忙里偷闲的扩张灵藻园,催发露芽藻灵株开掘铁精矿,入夜之后照例前往海底钟形空间内修炼,并赶在天亮之前上浮海面,就着朝阳炼化初阳之息,酝养灼魂刺。
  朝阳初升时,其状如酪,绝不灼热。
  但于朝阳之下渔舟之上的路长卿,却面色殷红,体内经脉中血湃如沸,就像是要撑爆经脉,从全身无数的毛孔中给喷溅出来一般……
  出现这种情况,自然是路长卿又在挑战极限之故。
  现在路长卿每日所能洗炼的初阳之息,已经早已从初次修炼时的每日三息增进到了五息。
  也是因此,在今日成功洗炼五息初阳之息后,他发现自己居然只差一丝初阳之息,便已经能练成灼魂刺的第一层了!
  仅差一丝初阳之息,自己就得迟一天才能感受到灼魂刺这种已入四品之列的奇门法诀的威能,路长卿哪儿能甘心?
  也是因此,他便不顾黑月吊坠的推演,抱着自己已经修炼月余,身体可能已经适应了初阳之息中那至阳至刚之力的心理,准备再强行洗炼一丝初阳之息,以求今日便将灼魂刺第一层练成……
  呼的一声,一口几成血色的炙热气息从口中喷出之后,路长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面上皆是后怕之色,心说幸好自己察觉不对,停止及时,要不然的话……
  他敢肯定,如果不是自己及时放弃继续洗炼的话,那么自己今日能不能练成灼魂刺第一层不好说,但自己的五脏六腑会直接初阳之息中的那至阳之气给直接烹熟却是可以肯定的!
  “还是年纪大了啊!”
  在庆幸之余,路长卿又忍不住的摇头,心说要是再年轻几岁,自己今日之冒险,说不定还真有成功的可能。
  就因为年纪老的太多,便连只差最后一丝初阳之息就可以练成的灼魂刺第一层都无法练成所带来的挫折感,让路长卿整整一个早上都不怎么提的起精神,就连平常能吃八碗的灵食,都只吃了七碗就不想再吃了。
  直到在海捕之时路过开掘矿脉的区域,想到根据黑月吊坠的推演,再有数个时辰的开掘,自己应该就能开采出铁精矿……
  有了铁精矿,就能帮助林雪解决林氏之危,就能向林氏上下证明林雪会喜欢上自己这个老家伙,那不是没有道理的……
  想到林木所说,因为自己,林雪这阵子在主岛可没少受气的路长卿是立即心情大好,干劲十足。
  希望早些完成今日的海捕之务,然后尽快将铁精矿开采出来,好和过来收取渔获的林木一起回主岛报喜。
  然而,当路长卿完成了海捕任务,回礁石岛准备取用开掘之物的时候,他看到了礁石岛上站着两个不速之客——林青,林密!
  一看到二人,再想到林木这阵子所说的林氏状况,路长卿心头咯噔一声,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从善如流的招呼之后才道:“不知家主,长老前来,可是有何教诲?”
  虽因林雪,林青林密对路长卿曾经的好感淡然无存,但其本身终非罪大恶极之徒,多少也知道自己等的谋划于礼有亏……
  因而此刻倒也不想说什么狠话,只是开门见山道:“自你进我林氏起,帮我林氏颇多,但自问我林氏也对你不薄,没想到你居然胆大包天,勾引雪儿——结缘一场,我等不欲因此追究于你,却也不想再继续与你结缘!”
  果然猜中!
  路长卿闻言咧嘴道:“家主长老此时过来与路长卿解除结缘,可是因积欠被那黄粱要挟所致?”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林青林密冷哼道:“更何况结缘之约,但凡主家想解除,根本不需任何理由,更无须征得结缘之修的同意——这你难道不知道吗?”
  “既然如此,在下不问便罢!”
  路长卿微叹一声笑道:“不过在解除结缘之前,在下能不能提几个小小要求?”
  “你想收拾收拾东西,我可以答应你!”
  听完路长卿的话,林青林密闷声道:“但见雪儿,以及再给你几个时辰的时间这些——你就不要想了,你和雪儿绝无可能,也希望你不要想以此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
  路长卿嗤笑一声,心说我不过是想尽最后的努力挖出铁精矿而已!
  要不是因为林雪,路长卿当真想拂袖而去,但最终却还是耐着性子道:“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强求,但求家主长老,能让在下和林木前辈见上一面——这总可以吧?”
  “可!”
  林青林密商量一阵之后点头,在激发了一张传音符之后,便盯着路长卿收拾东西。
  在这边两年,路长卿的收获极大。
  但这些收获,更多的还是以知识的形式储存于脑海之中,真要收拾的东西,无非也就是灵藻园内的露芽藻等灵藻。
  路长卿在这边研究灵藻这些事,早就被林木这个大嘴巴传的林氏上下人尽皆知,所以林青林密也没觉得出奇。
  倒是路长卿自己,看着已经扩建了一半,浪费了大把精力的灵藻园现在却因此而化为乌有,心情颇为不爽,暗想早知如此,当初一回来,自己就该拿出肖崇所给的符书,也不至于让自己浪费月许精力……
  但想到若真如此,怕是自己和林雪之间就没机会挑破这层窗户纸,最终有缘无分。
  因而最终,路长卿又是咧嘴一笑,心说这或许就是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海底钟状空间,因为不想引起林青林密的猜忌,所以路长卿便没再去拆。
  如果将来打理这一片海域的林氏子弟足够有心,那么钟形空间就当是自己送给林氏最后的礼物,如果不然……
  凡铁所铸的钟状空间在海水的侵蚀之下,没人打理的话在几个月内,怕就会锈蚀成一堆残渣,然后被掩埋在淤泥深处,就跟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