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5章 摊上你这等老姐……

  想到先祖创建家族之艰难,再想到一旦失去家族之庇护……
  自己被迫和那声名狼藉的黄粱结为道侣也就算了,可林氏之数十口都再无庇护,沦为底层散修……
  “你之所言的确有几分道理……”
  林雪咬牙道:“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便我林雪可以拼着脸面不要自操耕渔,可我父亲,以及我林氏之家族子弟,他们定然会竭力反对,几乎没有被说服的可能……若是如此,该如何是好?”
  家主下令,不从者逐之!
  路长卿面色一寒冷哼出声,心说就不信还真有人敢抗命不从!
  不过想到林青那优柔寡断的性子,路长卿不得不将都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了肚子,循循善诱道:“家族之内,雪儿小姐你以及林木前辈,乃是你林氏未来之希望所在,若是你二人愿意放下身段,亲操耕渔以为表率——余下家族平庸之众,又还有何资格继续自持身份?”
  听到这话,林雪眼前一亮,盯着路长卿半晌道:“以你之能,却因为资质不佳而不得不屈身于我林氏为结缘之修……难道你心里真就一点都没觉得委屈吗?”
  “我路长卿,一生所求不过仙道,区区荣辱,从不挂碍!”
  路长卿青衫轻拂仰望皓月,白发长须语气幽幽,颇具高人之相。
  直让林雪一时之间,居然看的有些痴了。
  只是这种超凡脱俗的画面,只是维持了那么一瞬。
  下一瞬,路长卿就故态复萌厚着脸皮道:“常例恢复之事,还请前辈记得禀明家主——至于那十块灵石,若是前辈真的手头不太宽裕,拖个十天八天的,倒也没有大碍……”
  听到这话,原本眼神迷离的林雪简直差点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什么叫做手头不太宽裕拖个十天八天的倒也无妨?
  你还不如直说早点给我越快越好,听着来的痛快些呢!
  “虚伪!”
  林雪气愤骂道,飞身跃上飞舟疾驰而去……
  “前辈慢走,路上小心!”
  路长卿招手,看着林雪的倩影于月下拉长,咂摸心说,这男人啊,无论八岁还是八十岁,都喜欢这年轻漂亮的姑娘,那还是真的很有道理的……
  就这身段,这腰肢……
  也就是这修行界的女人能保鲜,否则的话,年纪稍大的女人,是根本没得比嘛!
  低头之时,看到海面之上自己垂垂老矣的身影,再想到自己之前故意调戏林雪……
  “得亏没人看到,否则怕是真得给人骂上几句为老不尊不知羞耻了……”
  路长卿自嘲,却也没觉得害臊,反而是嘿嘿几声怪笑,心说这种感觉,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不过很快,路长卿便收敛心情盘膝而坐,运转水木双养诀细细感受天地之灵气,正式开始了自己第一次修行修炼……
  而与此同时。
  林密等林氏一众满脸愤怒的走出了程康等众聚居之处,拂袖而去!
  “程大哥!”
  看到林密一众气咻咻而去的背影,不少依附之修有些担心的对程康道:“看样子,这些姓林的是真急了——你说咱们开出的条件是不是太苛刻了?万一林家一怒之下跟咱们一拍两散,咱们可谁都落不着好……”
  “放心吧!”
  程康老神在在的冷笑道:“现在他林氏刻薄寡恩之名已经传开了,要是不想封海被收回,不想沦为跟我等一样的依附之修——他林氏除了答应我们的条件之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可万一,他们自操耕渔呢?”有人道。
  “自操耕渔,亏你想的出来!”
  “不说家族子弟自操耕渔,必将沦为笑柄,就说他等这么自降身份,所有家族都将羞于与他林氏为伍这点——那和干脆被收回封海沦为依附之修,有什么区别吗?”
  一群人纷纷笑骂开口之人,同时对程康恭维道:“若是林氏答应我等的条件,那我等可就发了——到时候我等,定然不会少了程康大哥你的好处……”
  “什么叫做他林氏若是答应——他林氏现在是想不答应都不行!”
  程康白了众人一眼,志得意满,心说别看他林氏是修行家族,但现在在自己的眼里,林氏就是那砧板上的肉,任由自己宰割!
  众人闻言,便又是马屁如潮。
  而在听到林密等人的禀报之后,主岛大殿之上的林氏族众,则是怒不可遏!
  “居然敢直接要求依附之俸翻倍——他程康等怎么不去抢?”
  “依附之俸翻倍也就罢了,还让我等以后不得干涉他等耕渔之事——那不是说以后,无论是海获还是灵产,他程康说多少就多少?如果这都能答应,我看这林氏不是我等做主,他程康等才是我林氏之主了……”
  一众人等是怒骂声声,林木更是气的暴跳如雷,纷纷对林青表示,这等要求绝不能答应。
  “可如果不答应,我林氏之海便无人为捕,我林氏之田便无人为耕!”
  林密道:“难不成到时候你等愿意忍受其余家族之耻笑,自己亲操耕渔?又或者你等宁愿沦为底层散修,靠依附与人为生?”
  听到这话,别说那些激愤族众,就连暴跳如雷的林木都只能是脸色难看的说不出话来!
  沦为底层散修,他们当然不想。
  可亲自操持耕渔,他们同样不想!
  毕竟耽误修行沦为笑柄这些都还好说……
  但身为家族子弟,却落魄需要自操耕渔,这传将出去,必然会被人说此家族绝对难以为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剥夺封海彻底沦为散修了……
  真是如此的话,以后家族之子弟,想要寻找门当户对之家族子弟结为双修道侣这些事,那可就门都没有了……
  这种后果,别说是普通族众,就连林木,都绝不愿意承担。
  “家主,我也知道程康等众的要求太过过分……”
  见到一众族众沉默不语,林密抬头看向林青道:“但目前的情况,我看我们林家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依我之见,咱们不妨先虚与委蛇,再图谋后计?如此虽然憋屈,但总好过让我林氏子弟自操耕渔,彻底断了我林氏之未来……”
  对这种局面,林青心头是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是见众人都没有反对的意思,便长叹一声随波逐流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爹!”
  却在这时,林雪及时赶到,斩钉截铁的道:“此等条件若都能答应,我林氏怕是再无出头之日——此事万万不可!”
  “我也不想!”
  林青摊手道:“可现在的情况已经如此,若是不应,你说我林氏又能如何?”
  “我等就自操耕渔!”林雪道。
  “自操耕渔!”
  听到这话,一众家族子弟齐齐变色,林木更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道:“姐,你要自操耕渔那是你的事,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干的!”
  “干不干由不得你!”
  林雪狠狠呵斥,根本不给一干族众跟着林木起哄的机会,直接对林青道:“爹,我知道我们家族子弟自操耕渔无异于自降身份遗祸无穷,因而女儿和林木,愿意身先士卒以为家族之表率……”
  听到这话,再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几个家族的娇俏女修……
  要是自操耕渔,怕是自己就和那姑娘彻底无缘了……
  林木委屈的看着林雪,心说摊上你这样的老姐,我林木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我!
  但想到林雪为家族所作出的牺牲,再想到到这个时候要是自己这个当弟弟的都不出来支持一下,怕是就没人会支持林雪了……
  因此最终,林木只能一声不吭,算是默认了愿意跟林雪一起给家族做表率的说法。
  但即便林木不吭声了,一干族众却依旧不肯就这么答应,纷纷表示,即便是林雪和林木愿意带头自操耕渔,他们也不可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