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12章 此谷以后姓路了!

  PS还有一章!
  ……
  困身孤处,除却海浪拍案,雷电哔啵之声,便只有风声低呜……
  待在这样的环境里,时间一长怕是很多人都忍不住想要发疯。
  但路长卿却没有,相反还乐在其中,非常享受这种每天考察,修炼之后独自一人的滋味,感觉自己好像是孤身一人对抗整个世界……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
  不但修为在逐渐增长,路长卿对抱日谷的考察结果,也在逐渐浮现……
  经过渐次的数据记录对比,以及利用黑月吊坠对水流信息的科学推演,路长卿已经非常确定这抱日谷,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是自己在雷击峡的固定根据地了!
  如此确定的原因,除了因为这边的环境极度适合灵藻的培育和妖渔的养殖研究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则在于,最近他在考察中,于海底发现了数处相对集中的微型灵窍聚集点!
  而且这些微型灵窍所散发出来的灵气浓度,比在群星域发现的微型灵窍所散发的灵气浓度都要高出太多!
  灵气浓度最高的一处微型灵窍集中地,若是能用之前在群星域同样的钟形空间加以利用的话,路长卿敢肯定此处微型灵窍散发的灵气,即便是自己将来的修为达到了凝气六层,都不至于为灵气不足以充分供应自己的修炼所需而担心!
  “从现在开始,这抱日谷就已经跟老夫姓路了!”
  再次确定了考察结果的路长卿默默的握紧了拳头,心说无论用什么方法,自己都要独霸这抱日谷!
  就算是天王老子敢跟自己抢,自己都得要他死!
  虽然定下了这种决心,但路长卿明显知道想要做到这点,他自己怕是还有很多很多的工作要做。
  不过路长卿却并不担心。
  两世为人,历经三界之事,丰富的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道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只要有决心,有恒心,只要不死……
  别说是独霸不过方圆数十里许的抱日谷,路长卿觉得,这天底下怕是就没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情!
  所以,相比为想独霸抱日谷,不但需要先定居于此,然后和那些有心之修进行长期的斗智斗勇而操心,路长卿觉得自己当下,最需要的还是想办法尽快将修为提升到凝气三层,找个机会回雷击坊一趟比较迫切!
  一定要想办法回雷击坊的原因有很多。
  一方面是他想知道三方倾轧的结果如何,毕竟这个结果,对他独霸抱日谷计划的展开可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另外一方面也是他现今想要长居抱日谷,还需要采购很多东西……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之前给孙虎儿,郑斯有孟之运传讯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不少日子。
  不出意外的话,几人的回讯应该也快到了。
  随着几人回讯而来的,应该不但有托郑斯有孟之运代为帮忙打造的几套钟形空间和灵藻培植所用的环形凡铁,同时还该有那本某家族兄妹轮乱淫史实录的结果反馈。
  虽说钟形空间和灵藻培植的环形凡铁,都是定居于抱日谷的必须品,没有这两样东西,自己在抱日谷的一切怕是都无法展开……
  但相较之下,路长卿反而更加期待自己的大作对黄氏到底造成了多大影响。
  这其中,固然有他因黄氏而九死一生,所以想要看到黄氏因为自己的报复而名誉扫地,声名狼藉的样子,以泄仇恨的心理,但更多的,却还是路长卿想要验证一下人言可畏四个字,是不是在这个世界,也依旧和曾经的世界一样,具备同等的威力……
  如果是的话……
  路长卿觉得,以自己对曾经传媒影响力的了解程度,再加上恰当运作的话……
  那么即便因为资质,天赋等等的原因,自己将来永远都只能是同阶最弱……
  但他相信,自己到时所拥有的能量,别说是同阶,就算是那些举世闻名的天才,可能都无法于自己相提并论!
  海浪依旧排浪声声,穿过峡谷的海风依旧在低低呜鸣着。
  那些被掩藏于杂木之间的避雷针阵所吸引的雷电,依旧在抱日谷的边缘地带不断哔啵作响,向所有路过之修发出无形的恐吓……
  在抱日谷内的某处即便是凝气五六层之修都不易抵达的山崖处,有一处洞穴。
  此处,便是路长卿暂时为自己在抱日谷内所构筑的简单洞府。
  即便是利用原本的洞穴加上了一些开拓,但洞府内的面积依旧不大,不过是米许方圆。
  盘坐其中倒还显得宽敞,但如果想在其中站立,却根本做不到。
  如果可以,路长卿当然也不想在此,当然也想在较为宽敞的地方修炼……
  选择此处为洞府,自然是有原因的。
  虽然抱日谷不产雷电炼材,众所周知,虽然利用避雷针阵见周边的雷电全都吸引到了抱日谷外围,对修士的阻吓力大增……
  但这些,却终究无法完全挡住冒失鬼或者是好奇心爆棚的家伙!
  万一真有修士冒险闯进抱日谷,只要对方没有飞行法器,或者是修为还到筑基,不足以御器飞行,那么想要抵达这小洞府,估计也得费些周折。
  如此,他便多了些缓冲的时间。
  此刻,路长卿便在小洞府内修炼。
  水木双养诀在一遍遍的运转着,灵石内的灵气在不断被汲取。
  大量丧失了灵气的灵石粉末,正如雪片般无声而落,散落于路长卿的膝头之前。
  灵气不断的被转化为灵力,然后和丹田内的灵力汇聚一处,不断的在水木双养诀的御使之下,不断的冲击着凝气三层的关隘。
  这已经是最近几天,路长卿第四次尝试突破进凝气三层了。
  只是相比从凝气一层突破到凝气二层的顺风顺水,路长卿此次分明感觉到了突破的难度——那关隘就像是无限延展的胶体,无论他如何鼓荡灵力冲击,其每次都像是崩到了极限,似乎随时都能被破开……
  却就是无法被突破!
  “或许,也只有如自己这等不但资质极差,更将各种先天缺陷都集于一身的家伙,才会在突破到凝气三层之时,就已经如此艰难了吧?”
  虽然在每次突破失败之时,路长卿也不禁唏嘘,感慨自己如果是个修行天才,那该多好……
  毕竟现今突破到凝气三层都如此艰难,以后修为渐高,那突破的难度也定然倍增!
  如果自己是个天才,就不至于如此费劲!
  但每次在感慨之后,路长卿总会在第一时间摸出灵石,运转修为鼓荡灵力,再次冲击关隘,没有因为冲击失败而生出半点沮丧或者懈怠之心……
  因为他很清楚,即便自己沮丧或者懈怠,自己都不可能变成天才!
  那些无法实现的幻想,都只能是幻想,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住自己能够把握的!
  或许是因为上天被他那绝不屈服的精神所感动,又或者是那关隘在他一次又一次毫不停歇的冲击之下,终于到了能够支撑的极限……
  终于,在路长卿又一次冲击之时,就在他感觉到自己后劲不足,又要冲击失败的时候……
  那关隘之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的裂隙!
  “给我开!”
  路长卿无声低吼着,拼尽全力鼓荡修为,拼命冲击,心说别说是区区凝气三层的破境关隘……
  就算是先天石女,自己今儿都都非得给她破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