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94章 购置符篆

  黄氏能在周边横行霸道的原因,不外有二。
  一是家族内不但有筑基后期的老祖坐镇,更有两个筑基中期之修。
  一族三筑基,而且还都是中后期的修为,这等实力,别说是在刹海门所辖的下品海域,即便是在宗门直辖的中品海域,估计都能排的上号。
  而且除了实力之外,黄氏长女黄烟资质极佳,乃是刹海门内门弟子之一,据传现在早已是凝气大圆满境界,随时都有可能筑基,因而深得刹海门的器重。
  不但有实力,同时还在上属宗门有人……
  这样的家族,谁敢不给几分面子?
  看到关于黄氏的简单介绍,路长卿的脸色很是难看。
  虽然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黄氏不简单,但真没想到黄氏的实力,居然强至如斯!
  “怕了吧?”
  孙虎儿冲着隔音障外不远的林雪努努嘴道:“反正你都还没上手,要是现在收手,估计还来得及……”
  “前辈,你年不过十七,怎生如此猥琐?”路长卿郁闷道。
  孙虎儿鼻孔朝天一声冷哼道:“我可是为你着想,而且说猥琐——写皇书画皇图的那个人,他可不是我!”
  “……”
  路长卿无语,忽然有点理解一二三的小四被人揪着一个尾巴一直怼的悲哀了……
  于是他果断的岔开话题道:“你先继续说下去,至于对不对黄氏动手,到时候我这边自会思量!”
  孙虎儿便继续介绍黄氏的情况。
  黄氏最大的依仗,除了一族三筑基之外,便是这家族长女黄烟。
  毕竟只要黄烟在刹海门发展的好,那么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刹海门这个靠山不倒,黄氏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黄氏新一代的佼佼者中,除了黄烟之外,然后便是黄粱和黄莺。
  三人乃是姐弟妹,不过却只有黄粱黄莺是亲兄妹,而名气最大的黄烟,却只是庶出。
  这种情况,别说是对黄氏这等一流家族,即便是三流家族,都算不得稀奇,因而并无甚出奇之处。
  唯一让路长卿稍稍留意到的,可能就是孙虎儿提到,可能是因庶出的关系,黄烟和黄粱黄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亲密……
  “此孙姓小修,就是你这两年来大把赚取灵石的拍档?”
  待到路长卿和孙虎儿交接完毕,又和郑斯有孟之运结算了海灵壤相关出了东市后,一直在旁安静等候的林雪才道:“虽不知你等到底在操持何等营生,但观那孙姓小修眼神猥琐,绝非君子!”
  “背后论人,也非君子行事……”
  刚刚才被孙虎儿怼过写皇书画皇图的那个人可不是我的路长卿忙板脸教诲,表示还是莫论他人,自己想去购置些符篆。
  符篆这东西,路长卿用过不少。
  但无论是他使用过的辟水符还是烈炎符等等,几乎都是从东市散修手中购买的那种残次品。
  反正是只要勉强将就能用,路长卿是怎么省钱怎么来。
  但这次却不一样。
  因为跟林雪关系的挑明,他不得不担心黄粱会不会玩什么花样。
  因而路长卿打算购买一些符篆傍身,以备不时之需。
  “只要你还是我林氏结缘,就不信谁敢冒犯仙盟规则,于混乱之海外伤害于你!”
  林雪一脸瞅瞅你那胆小样的鄙视,不过却并未阻止路长卿去购买符篆,甚至还主动帮他普及符篆相关常识。
  符篆大概分为防御,攻击以及辅助三大类,其中防御符篆最贵,攻击次之,辅助类的符篆则最便宜。
  考虑到防御符篆最便宜的也得五百灵以上,身上还有一张从陈金飞处勒索而来的上品金刚符,所以防御符篆路长卿并不打算购买,而是将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攻击以及辅助性的符篆之上。
  “此为上品冰箭符,一旦激发将会射出数百冰箭,方圆三丈内,修为七层以下,死定了——六百灵一枚!”
  “此乃上品炎爆符,一旦激发,会形成方圆三丈之炎爆,即便是凝气八层之修,若是太靠近炎爆中心,一个不妨恐也难逃身死道消的下场……”
  听着符篆铺老者的介绍,路长卿是两眼冒金光,心说这符篆贵是贵,但的确是物有所值啊……
  自己虽然修为低下,可有了这些符篆,那筑基之下,自己还不是照样想干谁就干谁?
  “东西是好东西,可你也得看看自己的修为是不是能用的了!”
  严重怀疑那符篆铺老者是故意让路长卿难堪的林雪对着老者是好一番瞪眼,然后才继续给路长卿普及相关知识。
  路长卿这才知道,即便自己真有足够的灵石可以购买到任何品阶的符篆,但仗着灵石多就想干谁就干谁的梦想,恐怕是无法实现的……
  原因很简单,实力不够。
  一方面,符篆虽然只要激发就能使用,但其的激发也是需要修为支撑的。
  就他这凝气二层的修为,等阶太高的符篆,就他那点修为,怕是还没成功激发符篆,丹田内的灵力就被抽空了……
  另外一方面则在于符篆本身的威能。
  就拿之前老者所介绍的炎爆符来说,其威能的确是惊人至极,但同时其爆发之后波及的范围,那也相当之广——按照林雪的估计,怕是方圆七八丈的范围,都在其冲击波的横扫之下……
  而路长卿的神识范围只有五丈,即便是一激发符篆就飞速逃离,恐怕也难逃被波及的命运!
  能让凝气八层之修都不死也重伤的符篆,路长卿不过凝气二层的修为被波及到,后果可想而知。
  “你能用的,也就是这些中品符篆了!”
  林雪指着架子上的一些符篆道。
  “原来老道友购买符篆乃是自用而非送与佳人——倒是老夫误会了!”
  符篆铺老者哈哈两声,这才按照林雪的指点,给路长卿介绍起了这些中品符篆。
  有了经验的路长卿详细询问了这些中品符篆每一张所需要消耗的灵力,并在心头估算一番,最终挑选了六张攻击符篆,以及一张辅助所用的迷障符,共计花去了近千灵石。
  挑选万符篆之后,路长卿便带着林雪例行去灵果铺。
  灵果铺内,王媛依旧在招揽生意。
  和往常不一样的事,今日的王媛虽依旧笑脸迎人,但眉宇间却似乎有那着那么一丝忧愁!
  看到路长卿和林雪过来,王媛才强打精神笑脸相迎道:“依旧是三十一阶下品灵果么?”
  “除灵果之外,尚有一事相求!”
  路长卿接过灵果之后,从储物袋内摸出一小份约莫够泡一次的清心茶对王媛道:“还请前辈有时间尝尝此茶,若是有兴趣,在下想跟前辈探探代售相关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