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39章 灵植灵壤

  PS求推荐票,求收藏,老鱼拜谢!
  …………
  交完渔获,林木便带路长卿去林氏灵田。
  林氏灵田就在主岛之上,范围不大大概也就三四亩方圆,其外有小型的聚灵阵阻隔,为灵田凝聚灵气。
  “以前是人不如狗,现在是人不如草木啊!”
  刚刚踏入灵田法阵的范围,路长卿便感受到其间那浓郁的灵气。
  虽然其浓度定然比不上林氏利用灵穴为林氏子弟所布设的灵气节点,但比之路长卿所在的外界,那绝对是天地之别!
  路长卿敢肯定,就自己现在的修为,直接在这灵田范围内修炼的效果,可能都不比自己利用灵石辅助修炼的效果来的差上多少……
  毕竟,因为资质太差,他化开的灵石灵气中的绝大部分,都因为来不及吸纳而浪费掉了!
  林雪一身白衣,正于灵田中施展术法布设灵雨。
  看到林木和路长卿进来,林雪继续忙碌的同时表示无论有什么事,等自己忙完再说……
  “是老路找你,说是好久不见,想跟你打个招呼!”
  林木表示自己可没闲工夫在这里多呆,让路长卿自己等着,同时又警告路长卿道:“老路,你一把年纪,可别想着趁此机会对我姐有什么不良企图啊,不然本少爷可不放过你……”
  说完,在林雪的冷哼声中撒丫子便跑。
  “越来越口无遮拦了!”林雪道。
  “令弟也是知雪儿前辈美若天仙,所以才有此一言!”
  路长卿口中恭维,心里却在鄙视林木,心说就你这点小把戏,也想陷害老夫——想让你姐收拾老夫帮你出气?
  老夫岂会给你这个机会!
  “油嘴滑舌!”
  林雪呵斥,俏脸之上却是满脸笑意道:“且待着吧,等我忙完再与你说话!”
  路长卿点头,有心借此机会蹭些灵气修炼,但终究觉得不妥,便照例各种观察起来……
  片刻之后,林雪忙完过来,神识扫视之间凛然道:“之前林木所言你之修为进境,我还将信将疑——以你之资质,即便有灵果增助,按理也绝无可能于短短月余时间之内拥有如此进境……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在下不过顺其自然!”路长卿道。
  “居然跟我也装痴扮傻!”
  林雪白了一眼,倒也不在再路长卿修为的问题之上纠缠,只是指着灵田道:“之前观你看的仔细,可看出些门道来?”
  “此灵田内当是普通之灵粮,左边小块,当是灵药?”
  在得到林雪肯定的回答之后,路长卿才继续说道:“根据在下观察,这灵田中的土地,和外界之土地似乎差别巨大,而且这种植灵粮和种植灵药之田地中的土地,似乎都大有分别……”
  “可惜你之天赋只有杂灵根,否则以你之目光如炬,即便天赋稍好,前途都无可限量!”
  听着这些,想到路长卿初触灵田,短短时间便有如此之多的领悟,林雪一脸惋惜,然后才道:“你说的不错,这灵田中的土地的确和外界不同,此为灵壤,乃得自各等灵穴灵脉之处,其内灵机丰盛——若想种植灵植便非得灵壤不可,否则即便时常以修为布设灵雨灵雾,也绝无可得!”
  路长卿点头,又看向那一小块药田道:“如此说来,种植灵药药田中之灵壤,灵机当远盛于灵粮田中之灵壤?”
  “正是!”
  听出路长卿话外之意的林雪点头道:“利用修为行云布雨,弥补灵壤因种植灵植所耗之灵机,终是无根之木,若是想让灵壤重焕生机,需得将灵壤还于灵穴灵脉中历数十年之温养方可……
  我林氏之灵穴不但灵机太弱,而且灵穴也太小,因而不但只能温养三阶灵壤,数量也极其有限!”
  说到此处,林雪神情黯然,看着眼前的灵田道:“若非如此,将这数亩灵田全都辟为药田,全部种植灵药的话,我林氏也断然不会寥落至当今之地步!”
  “雪儿小姐无需忧心!”
  路长卿安慰道:“近日听林木前辈所言,家族子弟近月之海捕出产,比之上月激增倍数有余,今日过来,观林祥林慧等前辈,也确然一扫之前之颓唐——只要诸位前辈能和家族上下一心,相信小姐你等之林氏,定然能度过时难,重振家威!”
  “都得多谢于你提出自操耕渔之计!”
  想到族众近月的表现,林雪也极其满意,只不过想到其中还有自己受辱于黄粱,让家族子弟大受触动之故……
  林雪便岔开话题道:“你来寻我,当真就是为了跟我打声招呼?”
  “雪儿小姐貌美如花,月余不见,甚是想念!”
  路长卿笑答,在看到林雪俏脸羞红美目含愠之时忙又道:“除此之外,在下还想问问雪儿小姐,是否已经决定明日不再去往赤化坊?”
  “年逾七旬,居然还如此放浪,简直……”
  感觉被调戏的林雪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羞恼道:“我去与不去赤化坊,于你何干?”
  “那就是不打算去了?”
  路长卿盯着林雪正色道:“在下以为,雪儿小姐还是去去为妙!”
  本想发怒的林雪见路长卿如此神色,便不得不压抑羞恼道:“此言何意?”
  “在下明白,去往赤化坊强忍黄粱之骚扰,于雪儿小姐几同奇耻大辱!”
  路长卿道:“但若是雪儿小姐不再与之虚与委蛇,怕是那黄粱即刻就要撕破脸皮——以林氏当下之况,如此恐绝非良策!”
  林雪扭头,不想让路长卿看到自己心头的感激。
  “大庭广众对雪儿小姐拉拉扯扯,雪儿小姐难以忍受,乃人之常情!”
  路长卿接着说道:“但说到丢脸,丢的却是他黄氏的脸,于雪儿小姐,于林氏之清名无损——所以在下想劝雪儿小姐暂且忍耐,就当给狗爬了便是……”
  “你倒是真会安慰人!”
  听到狗爬之言,林雪不禁噗嗤笑出声来,一双美目上下打量路长卿道:“观你之面容才干,又如此油嘴滑舌,怕是于那俗世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姑娘惨遭你之毒手……”
  这话,让路长卿实在尴尬。
  两世为人,加起来才活了三十余年。
  之前一世,大半时间因为年岁太小加上又开窍太晚,等待开窍的时候就已经穿了……
  穿过来的这具身体只是一落魄武师,自然不可能有什么美妙艳遇……
  后来在黑月吊坠的帮助下的确渐露锋芒,却又因为年纪太大,心有余而力不足……
  想到这些,路长卿是遗憾无比。
  再看看眼前的林雪……
  路长卿心说,若是曾能有机会如你这等娇俏女子恩爱缠绵一番,我可能都不至于对这仙途如现今这般执念了……
  别说林雪之于现在路长卿的小姐身份,就说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被一老家伙这么赤果果的毫不掩饰的盯着……
  那都是一种极大的冒犯。
  要是换个时间点,林雪绝对会毫不客气的将路长卿给冻成冰雕。
  但林雪却没有。
  虽然感觉被冒犯,但她分明还能感受到路长卿目光里的那种自家人知自家事的身不由己,辛酸酸自尝,并不全是对自己美貌的欲望……
  满满之,意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