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52章 众口一词

  之前因为光问不买,路长卿在东市臭名远扬,人憎鬼厌。
  现在口袋里有了近三百灵石之后,路长卿在东市那是一掷数灵!
  所以现在,路长早成为了东市摊贩们最欢迎的客人……
  虽不如路长卿这般阔绰,但翻抄所获加上结缘之俸,口袋里的灵石也超过了十个的郑斯有孟之运二人,跟在路长卿身后那也是满脸的财大气粗,帮忙讨价还价之时,底气十足!
  “有钱的感觉,可真好啊!”
  虽然只是跟着路长卿,自己什么都没买,但出了东市的郑斯有孟之运二人依旧是连连感慨有钱真好,同时又对路长卿的关照连连致谢道:“多亏了路道友,以后我二人就也有灵石保障修炼了!”
  “谁让我等有缘?”
  路长卿笑笑,然后将购置的辟水符又分发二人少许,同时拿出玉盒打开,将其间保存之露芽藻给二人观看,表示其在海捕之余,可帮自己采集露芽藻……
  到时,自己还会以收购。
  “路道友所需,我二人帮着采集便是,何须灵石!”
  见路长卿坚持要以每株露芽藻三灵石的价格收购之后,分别在各自海域都见过露芽藻的郑斯有二人感激涕零道:“道友之大恩,我二人,何以为报啊……”
  “各取所需,何来为报之说?”
  路长卿大笑,和二人分别之后,便独自往西市而去。
  “你们林氏,都已经落魄到自操耕渔了,居然还有脸在此大言不惭?”
  “自操耕渔又如何?”
  “我等自操耕渔,力所能力的帮助家族减轻负担,乃是自食其力,何需羞愧?倒是你等不事生产,一应所需皆靠家族供给,如此混吃等死一无是处之辈,才该感到羞愧才是……”
  “什么混吃等死?我等虽不事生产,却在努力修炼……”
  “难道我等自操耕渔,就耽搁了修炼不成?”
  远远有争吵之声传来,却是林祥林慧等众在与一干弟子争执。
  看到林祥林慧等林氏子弟侃侃而谈从容不迫的模样……
  虽然知道林祥林慧等从容不迫的模样分明有掩饰过头之嫌疑,但再看到其余家族子弟那脸红脖子粗,一脸备受羞辱的表情……
  路长卿心头微笑,知道虽然林祥林慧等演技不佳,却是稳占上风。
  经过过去月余林青林密等人在周边坊市的运作,再加上林祥等家族子弟今日亲自于赤化坊现身说法……
  路长卿敢肯定,那些和林氏一样,境况不佳的小家族,命家族子弟自操耕渔的日子,已经绝对不远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好几个小家族的家主长老们,于赤化坊内注意到林氏子弟不但没有因为自操耕渔就于人前低人一等,反而个个都为能自食其力而引以为傲的模样,心头是大受振奋!
  毕竟他们最担心的,不过是怕家族子弟自操耕渔,让家族子弟在人前无法抬头。
  现在看到林氏子弟的表现,他们心头最后一丝疑虑都已经尽去!
  “看看人家林氏子弟!”
  几个小家族的家主长老对跟在身后的家族子弟们吹风道:“因为能帮到家族,人家即便是自操耕渔,都自得其乐,再看看你们自己,一提到要自操耕渔,一个个各种理由反对——都不知道跟人学学!”
  虽然也有子弟满腹牢骚,但也有子弟而大受鼓舞,表示他林氏子弟都能自操耕渔,自己也能……
  自己等,可一点都不比他林氏子弟来的差!
  而在这些发生的同时,林雪也用和林祥林慧等差不多相同的话术,将一干和黄粱同声共气的纨绔子弟或黄氏子弟驳斥的面红耳赤……
  “林雪,我们承认我们的确说不过你!”
  和黄粱同胞的妹妹黄烟冷笑挖苦道:“但你也得承认,无论你将你们林氏自操耕渔说的多么好听,但你林氏的确是到了山穷水尽,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要不然,你林氏又何至于用暗示将你许与我兄长为道侣向我黄氏借灵石这等不堪手段来度过难关?”
  “简直是颠倒黑白!”
  原本气势如虹的林雪闻言一噎,恼愤道:“究竟是我林氏暗示可将我许与令兄为道侣以借灵石,还是你黄氏以借灵石为要挟,迫使我爹爹应允此事,你黄氏自己心里清楚!
  再者说来,即便我林氏之前真的山穷水尽,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自操耕渔——但那又如何?
  我林氏子弟,能以自操耕渔之方式,所有人一起同心协力,以求帮家族渡过难关,并还上你黄氏之积欠……”
  林雪大声道:“无论你们怎么看,但我作为林氏家主之长女,我林雪绝对以我林氏子弟为荣!”
  “也只有你们这等不入流之小家族才会以此为荣!”
  黄烟嘲笑道:“若是我黄氏要是让族人以家族子弟之尊之操持耕渔等下贱之事,我可为荣不起来……”
  “就是就是……”
  一众人等附和不已道:“要是自操耕渔,你黄氏都还不上积欠,到时候可就真是丢了面子又丢人——林雪啊林雪,要我们说你们还瞎折腾作甚?只要你点头应允黄粱少爷之婚事,不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么?”
  “我哥不但是双灵根之天才修士,更是黄氏大少,在黄氏之地位,仅次于现已贵为刹海门内门的黄莺……”
  黄烟也道:“都不知道我哥到底哪里配不上你,你林氏居然拼着被所有修行家族耻笑,让子弟自操耕渔以求还清积欠,都不肯落实和我哥的婚事!”
  “不说我林雪最恨被人胁迫,就说我为何看不上你哥……”
  想到黄粱那到处仗势欺人,欺男霸女之恶行,林雪心说,难道你黄烟心里就真没点数不成?
  但想到之前路长卿曾在和自己交谈之时暗示,在还清积欠之前,万不可与黄氏撕破脸皮,以免授人以柄,节外生枝的话……
  林雪深吸一口气,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下肚子,冷哼道:“现在不应允婚事,是因为我不希望将婚事和积欠之事混为一谈——无论应不应允婚事,我都希望是在还清积欠之后,而不是现在!”
  和平常一见到林雪就拉拉扯扯纠缠不休不同,今日的黄粱一反常态,面对乱糟糟的一幕,他一直都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在看到黄烟等人如此诋毁林氏,林雪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再想到之前月许,林氏动作频频……
  一旦有人效仿林氏让家族子弟自操耕渔,那么自己在此事之上推波助澜,以图孤立林氏的谋划便会全都泡汤……
  “林氏之人,无论是那林青还是林密,都是一群酒囊饭袋,就凭他们,万不可能有此等手段!”
  想着这点,黄粱眼神微寒,心说回头,自己一定要让人查清楚,看看到底是谁,在为林氏出谋划策!
  “敢坏我黄粱的好事!”
  想到林雪那模样身段,还有异灵根之后极大的遗传属性,黄粱冷哼连连,心说查不出来便罢,一旦查出——我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