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8章 那老东西……

  看着林密等一群一有什么事就冲着自己两手一摊指望自己想办法的长老,林青是气都不一处来,想说你们也是长老,你们能不能别什么都指望我?
  雪儿怪你们不公平,难道她怪我就公平了还是怎的?
  我这个家主也不容易好不好!
  只是以他的性子,这些话最多也就是心里想想,根本不可能说出口。
  这些人不说,林雪这边,林青自然就更不会说了。
  毕竟他可是听出来了,林雪的话,除了抱怨林密等人之外,也不无埋怨他这个当爹的为了保全家族,不顾她这个女儿的幸福,以暗示可将其许黄粱为道侣的借口向黄氏借灵石的怨气!
  我这家主当的,实在是太难了……
  因此林青心头哀叹不已的同时照例干咳和稀泥:“各位族兄族弟,你等和我都是林氏之人,我等谁都想让家族昌盛,现在家族之情况,谁都不想……
  雪儿乃是我家族后辈之希望,对家族之拳拳之心,你等也都看的到——和路长卿结缘,并因此而和程康等依附之修撕破了脸皮,想来也绝非雪儿所愿,我相信雪儿的心里,肯定也是想我林氏好的……”
  林青两头相劝,最后表示,现在木已成舟,大家再相互埋怨,已经于事无补,干脆各自回去,该修炼修炼该睡觉睡觉——一家人,最重要就是别伤了和气!
  除了抱怨啥也干不了,原本想抱怨一下结果反落个埋怨,林密等众自然是如获大赦,立即开溜,头都不带回的。
  “当初寻找结缘之修,大家也都是同意的,和路长卿结缘,我姐也是迫不得已!”
  看着一群叔伯离去的背影,林木愤愤不平道:“他们心里不痛快,也不想想我姐心里痛不痛快——万一还不上灵石,我姐可就不得不与那黄粱结为道侣了……那黄粱什么东西,他们又不是不清楚!“
  林雪便悻悻的瞪着两手叉腰一脸为自己不平的林木,心说这些话你先前不说,这会儿才说——早干嘛去了?
  可能是感受到林雪眼神中的杀气,林木忙又回头对林青道:“不过爹,其实这事说要怪,最该怪的还是那姓路的——爹你是不知道那姓路的老东西有多奸诈,一张利嘴是巧舌如簧……别说是我姐这么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怕是就算父亲你当时在场,恐怕也会一个不小心就着了他的圈套……”
  “哦?”
  林青听到这话,倒是有些诧异道:“之前观那路长卿之面相颇为忠厚,不似如此奸诈之人啊!”
  “那老家伙只是貌似忠厚,实则一肚子的坏水儿啊!”
  林木闻言连连摇头,将从在结缘坊遇到路长卿开始的各种是好一番添油加醋……
  一个头顶长疮,脚底流脓,都快坏出汁了的老家伙的形象,随着林木的讲述,是飞快的跃然纸上……
  “爹你可别听林木瞎说,要是那路长卿真是如此小人,女儿是绝无可能与之结缘的!”
  见林木是越说越不像话,林雪没好气的呵斥一声,这才对林青道:“那路长卿虽的确有些机心,却也远非林木所言那般不堪,甚至我觉得,此次能和路长卿结缘,说不定真有可能是我林氏之机缘……”
  “哦?”
  听到这话,林青好奇道:“何以见得?”
  林雪便将路长卿为了找到炼材矿藏之赏份而和自己万般讨价还价之事说了一遍,最终总结道:“虽然女儿也知道林氏之封海,早已被家族掘地三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未能发现之炼材矿藏,但女儿真的有种感觉,感觉他对找到些炼材矿藏信心十足——若是他真能找到什么炼材矿藏,那我林氏当下之危,必将迎刃可解……”
  “那老东西哪里是对找到炼材矿藏有自信,他分明贪得无厌,不肯放过半点占便宜的机会!”
  林木拉长着调门,哼哼的林雪白眼道:“姐啊,我说你平时也挺机灵的,怎么一遇到和这老东西有关的事情,似乎脑袋就有点不够用了呢?你连那黄粱都看不上,按说你也没理由会看上这老东西啊……”
  话音未落,林木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嗷的一声拔腿飞窜……
  几乎整个主岛,都响起了林木讨饶与呼救的声音……
  对这一幕习以为常的林青是根本懒得管,只是回忆起林雪的话,多少对路长卿留下了些印象,心说但愿此人,真是林家之机缘才好,否则……
  想到将来为了保全林家,可能真的不得不应允让林雪与那黄粱结为道侣,林青心头便几如针刺,心说为父如此,为一家之主如此……
  自己实在是太过失败了!
  夜半之时,林氏主岛事务房之大门,哗啦一声被狠狠推开。
  林密强迫自己不去看进来的林木那一脸的淤青,浑身颤抖着道:“你说你,明明知道不是雪儿的对手,你招惹她干啥啊?”
  “我这分明是替你等受过!”
  林木悲愤无比的对林密数落道:“替你等受过也便罢了,可你们居然眼睁睁看着我被她追打,连一个出来帮我说句好话的人都没有——有你这等长辈,也是我林木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
  “咱们林氏除了家主,就数你姐修为最高!”
  林密两手一摊道:“不是我们不帮你,不想为你说好话,实在是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少废话了!”
  林木狠狠挥手才道:“我来找你不是说这个的——将家族日常收取捕获之常务令牌给我,以后这方面的事务我来负责!”
  “家族子弟,修行第一,绝不可因为一些杂务分心!”
  林密忙正色道:“更何况你之修行天赋,在家族之中还在你姐之上,家族之希望都在于你姐弟二人身上,所以你的唯一任务,就是竭尽所能的修炼,只要你的修为能突破筑基……”
  “行啦!”
  林木没好气的白眼道:“你以为谁稀罕操持这些家族杂务呢?我这几天接连被揍了好几回,这些可都是因为那姓路的老家伙而起——我要是不想办法收拾收拾他,我就咽不下这口气!”
  “原来是这样!”
  林密点头给了令牌,假惺惺的嘱咐林木万不可因为斗气而耽搁了修为,而且这种事传将出去,对家族影响不好云云……
  之后,才将林木礼送出门。
  刚刚出门,林木就听到林密在房内笑的想要打滚般的声音,心头之恼恨简直几欲抓狂抓狂,悲愤欲绝的对月发誓道:“我林木遭此奇耻大辱,皆由你路长卿而起——此仇不报,我林木誓不为人!”
  啊切……
  盘坐于群星海域之一处海礁之上的路长卿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我已武道先天,难道还会着凉不成?”
  路长卿诧异不已的揉着鼻子,心说这不应该啊……
  但他哪里知道,自己这根本不是着凉,而是遭受了无妄之灾——现在林木已经将被林雪暴打,还有因此而被家族之众耻笑的账,全都记在了他的身上的缘故。
  要是知道因由,恐怕路长卿会无语凝噎……
  毕竟这枪躺的实在是太冤枉了!
  微微分神之后,路长卿便再次瞑目,在翻阅那水木双养诀的同时,细细参悟。
  在他的另外一手的掌心之中,那黑月吊坠正随着他的参悟,不断有月华渗透其间……
  随着月华之渗透,黑月吊坠之上,渐有金线在其上不断蔓延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