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05章 文人杀人不用刀

  PS过一个小时还有一章
  ……
  “你这是在干什么?”
  眼见路长卿就是将一个毫无灵机波动的大铁罐子塞进了符篆铺底下便回到了飞舟之上,崔羞月浪眉微皱,一脸不解。
  “跟这铺子的两个奸商有点私人恩怨,若不处理,恐成心魔!”路长卿笑笑道。
  “就这样,凭你塞进去的那个毫无用处的铁罐子?有意义吗?”
  崔羞月眼见毫无动静,忍不住瘪嘴的同时媚眼如丝道:“与其这般折腾,其实你还不如求我——就凭咱们之间的关系,帮你出手惩戒两个奸商一番,对本姑娘来说,其实也算不得难事……”
  路长卿老神一笑……
  两世为人,历三界之事。
  路长卿最大的发现就是,虽然世界不同,科技树的点开也各有不同,但世界的物质组成,却有极多的相似之处……
  比如之前烧岩石自制水泥,就是最好的证明。
  也是因此,路长卿还造了一些原料简单易得,且威力还算不错的玩意儿,比如说黑火药之类,以备不时之需……
  也是因此,在面对习惯了修士手段的崔羞月的质疑,路长卿多少有点傲然,在催促崔羞月驾驭飞舟快走的同时道:“报仇雪恨这种事,终归是要自己动手来的才算痛快的——仙子你就瞧好了罢!”
  这老不羞,倒是挺会装模作样!
  崔羞月心中腹诽,却也懒得拆穿。
  毕竟她也就是随口一说,可没有真想帮路长卿出气的打算,因而干脆依言驾驭飞莲法器,准备早些将路长卿送到去往雷击峡的巨舟渡口,早了事早安心。
  虽仙道规矩,无论是在仙城还是坊市,修士无论是驾驭飞行法器还是御剑御器飞行,都有高度限制,以示尊重或没有挑衅之意……
  不过身为刹海门内门,,崔羞月在周边不但身份超然,更因为是自己人,自然不受此限制。
  再加上其有心在路长卿面前炫耀自己的不凡或者让路长卿出丑,因此故意驾驭飞莲高飞呼啸……
  不过转瞬,下方之结缘坊便已成小点!
  颇为得意的崔羞月回头,正想看看路长卿惊恐或者新奇的脸色,然后笑话其虽有肖崇当靠山,却终究是下里巴人,上不得台面之时,却听轰然一声雷霆巨响!
  远远的符篆铺处,大片的铺子碎屑,都被炸上了半空,冲天火光更是将半边天都映照的亮如白昼!
  看到这一幕,崔羞月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半晌才心有余悸的看着路长卿道:“此等之威,堪比宝符——当真你所放置的那寻常铁罐子所造成的?你是如何做到的?”
  “在下资质虽差,修为虽低,年更已迈……”
  路长卿老神一笑道:“却自问,也还算有些独到本事!”
  崔羞月直翻白眼,完全不想搭理这个给点阳光就立即灿烂的老不修。
  不过终归忍不住好奇,半晌才道:“威能堪比宝符,做到不难——但你是如何做到让其在时隔如此之久才尽展其威的?”
  “想知道?”
  路长卿问。
  想到那铁罐子如果真能控制爆炸时间,那么无论是将之用以阴人又或者是在逃命时阻敌,都绝对好用至极……
  因此虽羞恼于路长卿的明知故问,崔羞月终究还是点头表示自己的确想知道。
  虽无力在此界造出各种高科技的定时装置,但利用简单的沙漏阻隔几种材料,也勉强能达到延迟效果……
  但这种化学反应,即便是说了,路长卿也肯定崔羞月在一时半会之间,也绝对无法理解。
  所以他干脆不说,只是故作神秘道:“仙子若是想知道,那么有时间一定要来雷击峡看望在下,若在下到时还活着,定然对仙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要不要人家到时宽衣解带,以酬相教之恩啊?”崔羞月娇笑连连。
  注意到崔羞月眼底含冰的路长卿正色道:“仙子切勿误会——在下真乃正人君子!”
  你都是君子,本姑娘那就是冰清玉洁!
  崔羞月白眼不已,不过说话间便已到雷击峡渡口所在,因而也不便继续和路长卿掰扯嘴皮子,只是领着路长卿直向渡口。
  渡口人迹寥寥,几名百无聊赖的外门弟子正在左顾右盼。
  看到崔羞月领着路长卿前来,几名弟子忙躬身招呼,目光却在不住的往路长卿身上瞟……
  想不到就连此等清闲渡口,黄烟都已经安排了人手!
  路长卿心头一凛,虽不担心几名弟子胆敢当着崔羞月的面盘查自己的身份,却也因此而真正的恨上了黄氏和黄烟……
  虽早已筹划好了报复手段,但路长卿却一直没想好是否要真的实施——毕竟是一门三筑基,再加上黄烟这么一宗门内门的豪族……
  虽有龌龊,但不到必要,路长卿是真不想如此之早结下如此死敌。
  但现在却有些不一样了!
  “看来你黄氏,是真想要我路长卿的命啊——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路长卿心头冷哼道。
  注意到路长卿面色阴冷,崔羞月嗤笑道:“若你定要报复一门三筑基加上我刹海门内门的黄烟,我不会拦你,但望你能在完成符约之后再动手——毕竟小女子能否筑基,希望可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仙子放心!”
  登舟之后,路长卿乘着巨舟尚未开启拿出传音符,分别给孙虎儿,郑斯有和孟之运三人各发了一份消息。
  原本还想给林雪或者林木发份传音符报个平安,但想到自己几日来九死一生,皆是由林氏和黄粱勾结所致……
  为了以防万一,路长卿最后还是决定等自己彻底安全之后再说。
  不过许久,巨舟腾空。
  对准备转身离开的崔羞月挥手作别之后,路长卿抬眼望向了黄氏的方向,心说黄氏啊黄氏,你等以为我路长卿资质差修为低,就真只能任由你等鱼肉?
  你们别忘了,老夫虽的确修为低资质差,却也算是一文人!
  而文人最大的本事,那就是杀人不用刀!
  你等就等着接受名誉扫地,家破人亡的结局吧!
  在飞往雷击峡的巨舟开始加速,雷音阵阵之时,姗姗来迟的黄粱带着林青,也终于御舟停靠于结缘坊码头。
  而在码头之上,胡姓外门早已等候于此。
  “黄少!”
  胡姓外门微微一礼,然后才将路长卿已经在结缘坊现身过,但自己却始终未能发现其踪迹的事低语了一遍道:“也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否则他既然出现在了结缘坊,我等就绝无找他不到的道理——除非他如老鼠般钻进了老鼠洞里!”
  “就算他真变成了老鼠,但只要身在此处,也总该有露面的时候!”
  黄粱冷笑一声,对着胡姓外门吩咐道:“继续找,只要能将这老家伙找到,除了我姐允诺与你的好处之外,我这边也定然会在黄莺面前替你多多美言……”
  “多谢黄少!”
  想到若是能和黄氏之女黄莺结为道侣,那自己这个外门便也算有了靠山,以后的修行之路定会比现今顺畅千万倍……
  胡姓外门胡成英闻言大喜,连连道谢。
  而与此同时,路长卿却已经在空荡荡的巨舟之上寻得一无人处坐下,慢悠悠的从怀中摸出纸笔,刷刷声中便在书页上留下了几个大字——某家族兄妹轮乱淫史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