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128章 有阴谋
    月华,通过窗户透入客栈。
  
      路长卿盘坐于窗前,掌心中的黑月吊坠在月华之下闪耀着淡淡金线,明显已经在根据轻羽术法诀的内容,正在对之进行最优修弥和补充……
  
      而在这同时,马氏大宅之内。
  
      虽因之前的及时收手,一场大战被消弭于无形……
  
      但这一切,却绝不会因此而结束。
  
      在这最近的一两个月里,两帮一族之间那种剑拔弩张的对峙之感,却不但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弭,反倒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也就是有仙盟规则压着,要不然三方之间的大战,早已爆发了!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消失了一阵子的黑面煞又出现了,而且还杀死了鹰鹫帮香主的亲妹子……
  
      “迟不出现,早不出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马成道:“杀了香主的亲妹子也就罢了,却偏偏那香主的妹子身上,就恰好有寄魂符这等宝符——芳姨,我记得你说过,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如果有,那就一定是被人安排的这句话,对吧?”
  
      “我的确说过这话!”
  
      芳姨点头,却又有些不解道:“可问题是,只要有老爷子在,只要仙盟的人不干涉,那么无论是他徐滨或者公孙想搞什么花样,最终的结果都是一个死——虽然徐滨和公孙都不怎么聪明,但你觉得他们会笨到不知道天高地厚,故意做局陷害我马氏的地步么?如果不是做局于我马氏,那么他们这么做,又图的是什么呢?”
  
      马成也想不通这是因为什么,最后道:“那以芳姨你的看法,难道此事真就是一个意外?真就是那黑面煞贪图财货杀红了眼?”
  
      芳姨没有说话,因为就像马成所言那般,这一切实在是巧的离谱,巧合的根本就不像是真的。
  
      而与此同时,西坊的某处。
  
      “帮主,徐帮主!”
  
      半跪于地的汉子两眼红肿的道:“那黑面煞明明已经消失了好几年,迟不出现早不出现,却偏偏就在他马氏想铲除我等之阴谋暴露之后出现——二位帮主,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么?”
  
      站在他面前的二人,皆为筑基修为,正是鹰鹫帮帮主公孙,以及金线帮帮主徐滨。
  
      面对手下得力干将的哭诉,公孙并未立即回答其的问题,而是看向徐滨道:“徐兄,这件事你是如何看法?”
  
      “此事干系甚大,还请卫香主不要听信流言,妄加猜测!”
  
      徐滨扶起起半跪汉子道:“不过我也请你放心,无论此事真是那黑面煞嗜杀成性,还是此事背后真有黑手,我相信你家帮主都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我和你家帮主相识近百年,亲如兄弟,我金线帮也定然不会对此事袖手旁观——相信最后,定能还你家妹子一个公道!”
  
      好容易安抚完汉子,待其出门之后,徐滨才看向公孙道:“贤弟也以为此事,是马氏之阴谋?”
  
      “那姓马的老不死虽未因进阶金丹失败而身手重伤,但其进阶失败,却已经是板上钉钉!”
  
      公孙道:“如此的话,其寿怕已不足十年,只要其一死,就凭那马成,如何斗的过你我兄弟联手?再加上他马氏之前阴谋要将你我二人赶尽杀绝——在此等时刻出了这等事,我相信即便是你,也很难不产生此等联想吧?”
  
      徐滨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才道:“即便是真的,我等也决不能轻举妄动,毕竟那老不死的虽未能进阶金丹成功,却也依旧不是你我二人能够抵挡得了的!”
  
      “那以你之见,此事该当如何?”
  
      公孙道:“卫炎可是我帮香主,他的妹子如此惨死,若我鹰鹫帮都不能为其报仇雪恨,我这帮主如何服众?我金线帮又如何继续于这雷击峡立足?”
  
      “公孙老弟,还请稍安勿躁!”
  
      徐滨道:“当今之计,还是得将那黑面煞先揪出来再说——只要找到了黑面煞,那么无论此事背后是否有阴谋,我相信到时你我,一定能找到应对之道!”
  
      这点,公孙当然知道。
  
      但问题是这黑面煞不但心狠手辣,手下几乎没有活口。
  
      即便偶有逃脱者,其对黑面煞的印象,也仅限于其一身黑袍手持诡异黑刀,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
  
      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将其揪出来,并且还要尽快——哪里有那么容易?
  
      知道此事若不尽早解决,自己雷击峡这两帮一族,最后恐难逃腥风血雨结果的徐滨沉默半晌,咬牙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你我两帮,联合悬赏,就不信我等找不到将这黑面煞揪出来的办法!”
  
      两帮一族之间的暗流涌动,明显跟底层普通之修无关,自然也就跟路长卿没有任何的关系。
  
      随着月华的散去,同时捧于掌中的轻羽术法诀玉简瞬间化为了一团玉粉。
  
      与此同时,一段遁术法诀也烙印于路长卿的脑海之中。
  
      因为黑月吊坠的特性,路长功法运转中,法诀的种种诀窍,便已了然于心。
  
      略略尝试调整之后,路长卿修为运转……
  
      咻的一声,原本盘坐于窗前的他,身形便立即出现在了数丈开外的房门之前!
  
      “好快的速度!”
  
      感觉不过一眨眼就掠过了数丈距离,路长卿大喜过望,心说这经过修弥之后的轻羽术,遁速怕是比原本轻羽术所提升速度的基础上,又提升了半成不止!
  
      虽然只是比原本的轻羽术提升了半成速度,看起来似乎不多。
  
      但事实上,这半成的速度,可绝非小可!
  
      路长卿敢肯定,就这半成速度的提升,便能让自己在凝气三层之时的速度,和同样学了轻羽术的凝气五层之修的遁速相媲美!
  
      等于抵消了近两个小境界而带来的速度提升啊!
  
      虽然早已习惯了黑月吊坠在推演之后对法诀术法威能的提升,但今次的路长卿却明显比以往来的高兴——因为这速度的提升,代表着他的小命又比之前,有了更多的保障……
  
      他似乎都已经看到了在紧要关头,自己撒丫子就跑。
  
      那些敌意之修在屁股后头狂追,可即便累到吐血却就是追不上的样子……
  
      监狱速度提升效果显著,路长卿结合原本的轻羽术给这遁术法诀起了一个新的名字——疾羽术!
  
      唯一让路长卿对这疾风术有点不满意的,可能就是其的速度比轻羽术提升了半成,但其在运转之时所耗的灵力,也比轻羽术多了不少……
  
      按照他的估计,以自己的灵力储量,全速狂奔的话,估计不用盏茶功夫,体内的灵力就将被耗光!
  
      ”只能轻易不使用,一使用就必须用在生死关头了!“
  
      在默默遗憾的同时,路长卿也安慰自己,等将来自己的修为逐步提升,如现今这种动不动就灵力耗干的窘迫状况,相信也会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