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32章 为老不羞

  闲书极薄,不过十数页。
  一目十行不过片刻,闲书的内容路长卿就已经了然于胸。
  不过就是宗门家族弟子之间的狗血恋情,不但剧情乏善可陈,就连文笔也都粗糙如同稻草!
  当然最难受的,还是是少年于其中刻意添加的一些香艳桥段——因为少年明显没有相关经验之故,所写极其尴尬,看的路长卿浑身鸡皮疙瘩之冒道:“孙小前辈之文,简直无法直视!”
  “气煞我也!”
  原本信心满满,以为路长卿欣赏完自己的大作必将拜服于地的少年见状是愠怒不已,恨声道:“那以你之见,此文该当如何写?速速说来我听——要是你个老头只是胡吹大气,可别怪我孙虎儿以大欺小,对你不客气!”
  面对孙虎儿之威胁,路长卿老神在在,信心十足。
  虽说当年,他只是万千扑街中最扑街的存在……
  但看过少年之文后,路长卿敢肯定,即便是以自己的扑街水平,也依旧能吊打少年十万八千里了!
  “孙小前辈稍安勿躁……!”
  路长卿略略思索之后,便压低声音侃侃而谈道:“其余不说,就说孙小前辈文中所述那闺房之事,小老以为,当如此这般这般……”
  “你这老头,当真是为老不羞!”
  片刻之后,少年孙虎儿红脸啐骂的同时目光兴奋道:“继续啊,然后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路长卿懒得搭理抓耳挠腮的孙虎儿,只是笑道:“不知小前辈以为,在下这水平与你相比如何?”
  “你这老头,的确有几下子!”
  孙虎儿也不强辩,直接认输兴奋道:“老头,不若你我合作如何?你写我贩售,所获之利,你我五五分之——如是愿意,现在我们就结符为誓!”
  “可!”
  路长卿点头,滴血为誓,心情大好。
  “你这老头办事倒是干脆利落,颇合我意!”
  孙虎儿也是心情大好,夸了路长卿几句之后便开始疯狂暗示,刚刚所讲之宫闱情节方面,尺度不妨再大一些,再香艳一些……
  若是如之前所讲一般遮遮掩掩,隔靴搔痒,怕是会影响销量。
  “难道刚刚老朽没告诉小前辈,曾经老朽可是一专攻小黄之写手?”
  想到当初为写手之时,因为文笔剧情不佳,一直扑街……
  最后为了糊口剑走偏锋,专攻对文笔剧情要求较低的小黄居然也算混的小有名气……
  想到当初自己为了糊口所练就的手艺,来到此界之后,居然还能发光发热,不但为自己赚取灵石,同时还能造福一方……
  路长卿就得意的哈哈狂笑,得意非常。
  孙虎儿闻言也是眉开眼笑,满脸的一见如故相逢恨晚。
  正准备和孙虎儿相互吹捧拉拢感情之时,路长卿却听到两声欣喜的呼声。
  却是前来东市的郑斯有和孟志林一眼看到路长卿那标志性的白发,高声叫着打招呼。
  “原来是郑道友和孟道友!”
  二人都是在舟上相处较为融洽之修,因此看到二人,路长卿也是颇为高兴,招呼道:“二位道友,别来无恙?”
  “托道友的福,一切尚好!”
  郑斯有和孟志林点头笑道:“刚刚还担心道友是否能顺利结缘,现观道友身着家族服饰,我二人也就放心了!”
  “二位有心!”
  路长卿点头,大略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正准备问二人的情况之时,章兆鸣柳田非邢慧生等人便也进了东市,远远看到路长卿,也是高叫着招呼。
  虽不喜几人之为人,但路长卿也还是从善如流的打着招呼。
  “路老头!”
  章兆鸣柳田非看看路长卿身上的家族服饰夸张道:“我说居然有家族会与你结缘呢,原来是这林氏!”
  “林氏又如何?”
  和郑斯有孟志林结缘的也是小家族,消息没那么灵通,闻言不平道:“林氏虽比不上和你二人结缘的顾氏,但也给了路道友一个落脚之处,想来在路道友心里林氏之地位,怕不比你等顾氏来的稍差——路道友你说可是?”
  “自然!”
  路长卿道。
  “我等结缘之修,自然没资格看不起家族,哪怕是最小的家族!”
  章兆鸣柳田非阴阳怪调道:“不过我等可是听说林氏现在已经不得已让家族子弟自操耕渔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剥夺封海沦为散修——不知道到了那时,路老头你又何去何从啊?”
  受身体年纪所影响,路长卿向来与人为善,不喜事端。
  但林氏于他有恩,章兆鸣柳田非此刻又接二连三的辱及林氏……
  路长卿是不禁心头火起,冷笑道:“且不说林氏当下之境况虽然不好,但相信也断然不至于走到被剥夺封海这步,就说真走到这一步,难道以章柳你二位道友的身份,还能帮的上老夫什么忙不成?”
  这话,明显是在暗讽章兆鸣和柳田非即便和顾氏结缘,那也照样还是结缘之修,别太将自己当回事。
  因此,章兆鸣和柳田非闻言即便想要反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时间憋的面如猪肝……
  郑斯有和孟志林,则是毫不客气的怪笑出声,场面一时之间尴尬无比。
  “路道友此话虽然有理,但我想路道友你也不得不承认,你结缘之林氏和章柳二位道友结缘之顾氏,根本无法同日尔语!”
  邢慧生在此时开口,看似相劝实则挖苦道:“不说别的,就说顾氏与章柳二位道友所开之结缘条件,不过月俸四块灵石灵粮半袋,还有二阶功法以及聚灵蒲团,我敢保证,将来我等同道修有所成者,非得是章柳二位道友莫属——顾道友,你维护结缘家族之心可以理解,但你也要有自知之明啊!”
  邢慧生一开口,附和者众,纷纷劝章兆鸣和柳田非别跟路长卿这等不知好歹之人一般见识!
  “年逾七旬气血已衰,且还是个杂灵根……”
  章兆鸣柳田非傲然道:“依附了个不入流的小家族就自鸣得意,与此等之辈计较,简直有失身份!”
  “就是就是!”
  邢慧生等人马屁如潮,接茬的鄙视路长卿。
  郑斯有孟志林面有愠色,就要呵斥一众人等莫要欺人太甚……
  路长卿一摆手制止二人,同时笑眯眯的望向章兆鸣柳田非邢慧生一众道:“你等不提身份,老夫倒是差点忘了——忘了告诉你等,老夫现在已经引气成功,是真正的修士了,要说身份的话,你等得称老夫一声前辈!”
  “你已经成功引气入体了?”
  这话一出,原本对路长卿鄙视连连的章兆鸣柳田非邢慧生等一众差点惊掉下巴,呆了半晌才强自镇定叫道:“你不过杂灵根资质,所修也不过三四阶之不入流功法,居然也敢吹嘘自己已经成功引气入体?分明就是欺我等尚未修行,无法感受到你的修为罢了——真当我等是傻子不成?”
  路长卿也不辩解,只是看向了孙虎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