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仙渔之路 > 第47章 老路你不要太嚣张

  PS感谢想吃烤鱼童靴的打赏,就是这名字对老鱼来说,不大吉利——开个玩笑,别当真。
  …………
  “行了林木前辈,你就别亲如了!”
  足将林木晾至臊眉耷眼之后,路长卿才摆手好笑道:“意思到了就行——还是那话,有事但请直言!”
  “本少爷要是直言的话,你会如实相告?”林木悻悻的问。
  “只要前辈别问在下之修为为何能如此进境神速……”
  路长卿笑道:“其它的,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果本少爷就是想知道这点呢?”林木噎道。
  “在下会说,在下之修行速度为何如此神速,其实在下也不知道!”路长卿道。
  林木哼哼道:“你以为本少爷会信?”
  “所以在下才让前辈别问啊!”路长卿道。
  “老路,你不要这么嚣张!”
  林木便气的鼻歪嘴斜的道:“你别以为你不说,本少爷就查不出来……”
  路长卿呵呵一笑,心说只要不对自己动武,那你去查便是。
  查不出来那自然是好事……
  即便是查出来了,也最多就是查到自己写皇书赚灵石而已,又不会查到黑月吊坠……
  一个为老不羞的罪名,路长卿觉得,自己完全担当得起。
  更何况他相信,到时候林氏之人知道自己仅仅靠着一写皇书的手段便能月赚数十上百灵石,恐怕还会鄙视的少,羡慕的多……
  “这老家伙虽说天赋极差修为还不高,但恶心人的手段,是一套接一套的,本少爷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啊……”
  又一次被路长卿气的三尸神暴跳的林木在飞舟之上恼火的直跺脚,却也意识到,光凭自己,怕是是没有什么机会从路长卿的口中套出话来了……
  然后他便想起了林雪!
  想起了路长卿跟自己一样,不管在外人面前如何,在面对林雪之时,几乎都跟老鼠见了猫也似……
  “你个老家伙不肯老实交代是吧——我找我姐去,看你个老家伙到时候说也不说!”
  林木兴奋的一拍大腿,将飞舟驾驭的风驰电掣的同时,一边盘算到时自己到底该如何跟林雪开口。
  毕竟他很清楚林雪的为人,要是直说自己觉得路长卿的修为如此神速,其中大有问题,林雪绝对不会搭理自己……
  毕竟,每个修士都有自己的秘密,窥探他人之秘,乃是大忌。
  这点绝不会因为路长卿是自家林氏的结缘之修便有何改变……
  林雪也绝不会因为自己而坏了这等规矩。
  抓耳朵挠腮一阵,林木心头便有了定计。
  ……
  “他之修行速度,依旧突飞猛进,可能在三月之内,便从引气入体突破至凝气一层?”
  听到林木的话,正在灵植园内行云布雨的林雪吃惊的连术法都被打断道:“若是有灵果辅助,他等低阶之修如此速度,尚可理解,但要是没有灵果丹药为辅,以他的资质……小木,你确定你没看错?”
  “姐!”
  林木跺脚道:“我天天与他见面,每次都会用心感应他之修为进展,难不成我还会全都看错不成?再说了,祥哥慧姐他们也去找过老路,难道他们也都看错了不成?”
  “三月之内,修至凝气一层——此等修为进境,比之任何天才之修,都来的不差!”
  林雪喃喃开口,想到路长卿如果一直以此修行速度修行下去,几年之内修至凝气五层,灵哺自身,容颜返老还童……
  百岁之前步入筑基,增寿数十年,绝不是梦想!
  若真如此,到时他若真还对自己有意,那自己……
  想到此处,林雪一颗芳心是突突之跳,俏脸一片血红。
  “姐,你听没听到过说话呢?”
  林木嘟唠半天,回头发现林雪神思恍惚两颊绯红,恼火道:“我跟你说老路的修为增进十分反常,你干嘛脸红啊!”
  呃……
  林雪闻言连连干咳,掩饰道:“想不到杂灵根之修居然还有如此进境,因而一时失神——你刚刚说什么?”
  这番欲盖弥彰,要是被林木察觉……
  以林木的大嘴巴,不知道得闹出些什么来……
  “我说,我怀疑老路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
  好在林木现在的心思,全都在路长卿身上,此刻正自顾自的兴奋的道:“姐你也知道我林氏当下之局面,要是我等能问出老路身上的秘密,那么我林氏之困,不就能迎刃而解?”
  “林木!”
  林雪闻言脸色一寒冷声道:“你应当知道,即便他路长卿是我林氏之结缘之修,即便他真的身怀重宝,我林氏也绝不能窥视——若真行此等行径,那我林氏与那等邪修又有何分别!”
  “姐,你听我把话说完啊!”
  林木道:“我没说我们就要仗着势大图谋他老路所怀之宝,我的意思是,如若老路自己肯说……”
  “如果他肯说,自会明言相告!”
  林雪道:“如此你又何必来问我?”
  “还不是因为老路他每次看到姐你,不都两眼放光口水长流么!”
  林木嘿嘿笑道:“我问他,他的确是不说,可要是姐你出马——只要稍稍施展些美人计,我敢保证,到时老路定然一五一十,从实招来!”
  “休得胡说!”
  林雪闻言又慌又恼道:“不说路长卿秉性忠厚,绝非如你所言那般轻浮之人,就说我……”
  响亮的巴掌同时伴以刺耳的尖叫:“我可是你亲姐!”
  “老路啊老路,自从你到了我林氏,我林木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啊……”
  揉着生疼的脑袋,林木又将这笔账记在了路长卿的头上的同时愁眉苦脸,心说现在就连提家族都不管用,看来自己老姐这回是铁了心的不会帮自己了……
  “难道我林木,真的必须接受修行速度不如一杂灵根之修的结果么?”
  想到这点,林木似乎就看到了被林祥等人嘲笑的场面,拍案而起,表示自己决不能接受这种结果……
  于是接下来的些天,林木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路长卿的面前……
  比如路长卿海捕的时候,潜入水底的时候,甚至是在某个海礁上休憩的时候……
  就差没半夜三更都跑到礁石岛上来查房了!
  只是,即便他费尽心机,却发现路长卿除了在干那些养鱼啊,种植灵藻或者是从海底捞起些砂石之类的事情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
  而他的修为,也并没有因为自己时不时的出现而有任何停滞,依旧是按部就班的突飞猛进……
  每多见路长卿一次,林木都感觉自己的自尊都被路长卿又给狠狠的摧残了一回……
  “小木……”
  看到林木的模样,林祥明知故问道:“你不是要发奋图强,挑起我林氏之重担,将来好庇护于我等么?最近这是咋了,成天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林木:“……”
  看到林木那表情,林祥哈哈大笑,转而才道:“我知道你是因为路长卿修行速度太快而不忿,但你也完全没必要如此跟其较劲,说到底,他终究还是引气之修……”
  “你们也都不信他是完全靠努力修行,就有如此进境?”林木问。
  “当然不信!”
  林祥笑道:“大家之所以笑你,是希望你真能发愤图强,没想到你居然沉迷于对其为何有如此进境进行刨根问底……”
  “难道你们就不好奇?”林木惊奇道。
  “当然好奇!”
  林祥道:“但我认为,我辈之修,各有缘法,就像你双灵根资质,就是你的缘法,路长卿能以杂灵根之资质拥有如此进境,也是他的缘法……”
  “想不到祥哥你资质平平,说话倒是还有几分见地!”
  林木嘿嘿一笑道:“如此说来,那于氏女修因我林氏自操耕渔之事不再理你,也是祥哥你之缘法了?”
  原本语重心长的林祥顿时满脸唏嘘的败退。
  “笑话完我又回头劝我……好话都被你们说完了,哪儿有那么便宜——我很记仇的好不好?”
  林木哼哼,不过被林祥这么一番开解,他对搞清楚路长卿修为进境的执念,倒是的确化解了不少……
  如此又过了些天,外出大半月的林青林密等众,终于回来了。